• 第007章 休怪无情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2:35本章字数:2099字

    第007章休怪无情

    眼见这女子欲咬舌自尽,苏定方握住对方的手腕猛地一拉,使之身体一转便被他挽腰抱在怀中,另一只手则迅速扣住此女的嘴,使之无法咬舌。

    “呜呜……”被人如此抱在怀中,女子顿觉心跳加速,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拗不过苏定方。

    “再重申一次,苏某非汝口中所言之淫贼,与那上官统非同类人,否则又怎会替汝斩断绳索?”苏定方面容漠然,俊俏的脸上尽显冷酷,“那上官统已被苏某斩于枪下,汝可自行回家,如若不信,汝自行前去一看便知真假。”

    说完,苏定方手臂一弹,顺势松开扣住此女的手,不再去管对方自杀与否,他遂既转身走出屋子,不再多看后者一眼。

    “淫贼……”女子险些摔倒,刚一站稳便拾起地上长剑,却只看到苏定方离去的背影,她悄然皱起柳眉,心生犹豫,喃喃道:“莫非此人所言不虚,是本姑娘错怪他了?”

    想及此处,女子心神略微镇定下来,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悄然发现苏定方对她的确是处处留手,“或许,真的错怪他了。”

    女子遂既走出屋子,手握长剑,在府内找到一名女仆,用剑逼之拿出一套衣服给她换上,遂既又令女仆为她带路。

    来到府门外,女子果真发现上官统已死,不由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苏定方,脸颊骤然一红,心中的某根弦被莫名地挑动了。

    “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女子走到苏定方身后歉声道。

    “自行回家去吧,以免家中人担心。”苏定方回头扫了一眼女子,遂既点头示意。

    “谢……”女子的话音还未落,就听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数百根火把升腾间刺人眼眸,将县府前的整条街道都照亮了。

    “哒哒哒……”

    马蹄声震耳,苏定方立即皱眉,一眼就看出来人不是城中将士。

    府门外尚有数十兵士看守蹲在旁的府兵,此刻见状纷纷严阵以待,紧握手中兵器,等待苏定方的命令。

    “吁……”

    “嗟……”

    来者勒马立于六丈外,并未立刻冲杀向苏定方。

    同时,张枫、马汉随后追至府门外,率军来到苏定方面前,下马道:“小将军可无碍?”

    苏定方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却抬手一指那到来的数百人,问:“这是怎么回事?”

    “回小将军,他们乃是趁乱从西门冲入的贼军,属下未及时防备,请将军治罪。”张枫抱拳低头。

    “无妨,既是贼军,杀了便是。”苏定方傲然挺胸,丝毫不将那数百贼军放在眼里,“乌合之众罢了。”

    “尔等狗军,速叫上官小儿出来受死!”贼军中有人吼道,乃是一头戴红巾,持一柄蛇矛,穿半身红甲的魁梧男子。

    “尔等何人?”见对方欲杀上官统,苏定方也未曾率先动手。

    “吾乃邓家庄邓世宝,速叫那狗官出来受死!”

    “汝率众强闯县城所为何事?”苏定方再问。

    “黄口小儿休得与吾多言,再不交出那狗官,休怪邓某率众踏平这县府!”

    那女子在旁凝视苏定方的侧脸,一双眼睛闪烁着无限异彩,只觉心脏跳动加速,整个人似乎都沉迷在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中。

    “贼人休得猖狂!”张枫怒吼,直接翻身上马,双腿一打马背,立即持大刀杀出。

    “呵,看吾斩汝首级!”红甲小将持蛇矛勒马冲出,欲与张枫一战。

    见状,苏定方单手搭剑,眯眼凝视着。

    “嘡、砰……”

    大刀与蛇矛碰撞,火花四溅,张枫与那红甲小将骑马厮杀,相互交叉而过,稍有不慎便会性命不保。

    “呵,身手不错。”红甲小将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浅笑。

    “贼人受死!”张枫持大刀砍下,似要劈开空气一样,寒光四溢。

    “嘡!”邓世宝横矛抵挡,身下战马都被震得后退,他旋即大喝一声,双臂忽然拥有千斤之力般,竟生生将砍在矛柄上的大刀给弹开,并震得张枫身体不稳,险些摔下马背。

    “张枫不敌,马汉速援。”苏定方已知此战结局。

    马汉闻言便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身,便持四楞锤冲杀而出,高吼:“张兄,吾乃相助!”

    “哈哈,二打一?来得好,看邓某斩汝二人首级!”邓世宝大笑,丝毫无惧。

    又是数个回合厮杀,张枫和马汉联手竟也拿不下那红甲小将,他始终游刃有余,似乎未曾使出全力,仿佛之前战张枫都只是热身而已。

    “高手!”苏定方瞳孔收缩,若张枫、马汉继续与对方战下去,必败无疑。

    苏定方遂既从马背之上抽出银枪,翻身上马,持银枪勒马而出。

    “哼,看你这厮张狂,之前在屋内竟敢欺负本姑娘,先让二哥教训教训你!”那女子见状,轻哼间面露调皮,显然与那邓世宝相识。

    “受死!”邓世宝弯身避开横砍而来的大刀,并猛地将蛇矛刺出,直取马汉前胸。

    “尔敢!”张枫收大刀而回,再次折返持刀劈出。

    一切只在瞬息眨眼间,马汉想要躲避却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蛇矛刺来,怪自己技不如人,今日该当殒命于此。

    然而就在关键时刻,苏定方驾马来临,其刺出的银枪无声无息,就连破风声都极其微弱。

    “嘡!”

    银枪击打于蛇矛之上,生生将之弹开,在关键时刻救下了马汉的性命。

    “三打一?”邓世宝勒马抽身而回,眯眼凝视苏定方,问道:“汝三人乃何许人,之前怎不曾听闻城内有尔等猛将?”

    “武邑苏定方!”苏定方反手拿枪,冷视那邓世宝。

    “将军……”马汉一脸愧色。

    “无妨,汝二人先行退下。”苏定方道,根本不屑于三打一。

    “是!”马汉和张枫勒马而回,深知自己二人非那邓世宝之敌,留在场上也只能给苏定方增添麻烦。

    “哦?一对一!”邓世宝冷笑。

    “汝来此所为何事?”苏定方淡声问。

    “杀狗!”邓世宝傲气十足。

    “既不明说,那就休怪苏某无情!”苏定方双眸一眯,寒光闪耀。

    “汝既非衡水县人,为何要替那狗官出头?”邓世宝瞪眼,怒视苏定方,“汝既要充当狗官爪牙,那就休怪邓某手中蛇矛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