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章 官逼民反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2:58本章字数:2205字

    第008章官逼民反

    “杀!”苏定方低喝,勒马持银枪挑刺而出,速如疾风。

    “哈!”邓世宝高吼,手中蛇矛当真如游蛇般飘忽不定,神出鬼没,充满强烈的不确定性,随时能取人性命。

    短暂之间,二者便交战十余招,尚不分胜负。

    夜风呼啸,四周众人屏气凝神,全神贯注地盯视场中的交战。

    “小将军能赢吗?”范愿从县府内快步走出,来到张枫、马汉身旁问道。

    “小将军之勇猛,当世罕见。”张枫道。

    “那红甲小将身手尚可,但想赢小将军实属做梦。”马汉对苏定方充满自信。

    场中劲风咻咻,矛与枪不断碰撞,在这黑夜擦出一道道绚烂的火花。

    “若就此罢休,苏某可饶汝一命。”几番交手,苏定方亦看出了对方的不俗,心生爱才之意。

    “哈哈,”邓世宝大笑,猖狂而又不屑,“汝若跪地求饶,邓某可为汝留一全尸。”

    “大言不惭!”目中冷芒如电,苏定方眉峰一挑,动了真气。

    其手腕忽然一翻,手臂骤然用力,银枪在其手中便“呜呜”旋转起来,直接破空而出,直取邓世宝前胸。

    千钧之势,似有神挡杀神、魔挡灭魔之意,其势不可阻!

    邓世宝心中大骇,面露凝重,猛然醒悟,发现对方之前根本不曾使出全力,可他自己却已尽了九分力!

    银枪如电,破风之声似要斩破人的耳骨,劲风扑面时令人顿有刀割之感。

    邓世宝侧身闪躲,并欲使蛇矛刺出,却见苏定方猛地握住飞速旋转的银枪,眨眼就令它定住并被其紧紧握在手中。

    乘胜追击,苏定方根本不可能给对方反击的时间,其握住银枪时,手掌竟被摩擦出一丝焦烟,可他却面不改色,持银枪猛地对准邓世宝拍击而去,就像挥动长鞭一样挥动银枪。

    别人无法感受到其中的凶险,但邓世宝却能清晰感觉到,那拍击而来的银枪所携带的冷风似乎能冻结人的灵魂一样,让人感觉那不是一柄银枪,而是一座大山砸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避无可避,邓世宝只能用双手紧握蛇矛横挡于身前,欲以此抵挡拍打而来的银枪!

    “嘡!”

    银枪拍打在蛇矛之上,钢铁碰撞的声音传遍开来,尖利得令人心头抓痒!

    “砰!”邓世宝的双臂竟弯了下来,根本抵挡不住那银枪所携带的巨大力量,使得蛇矛撞击在他的前胸,其身体一颤间,当即就被打得倒飞出去,身体脱离马背。

    “嘶!”他身下的战马传出悲痛的叫声,竟也被震得侧翻在地,肚子起伏极快,大口喘气,马眼之中尽是血丝。

    邓世宝在空中腾飞,嘴里喷血如泉,浑身颤抖,已然受了内伤!

    一招之差便分胜负!

    “砰、嘡……”他砸落在地上,蛇矛掉落在一旁,口中“汩汩”涌血,已无再战之力。

    “贼人受死!”苏定方勒马冲至红甲小将身前,如冷血阎王般刺出了手中的银枪,划破空气的声音透着死亡的气息,令红甲小将只觉自己堕入了九幽地狱。

    然而不知何时,那被苏定方救下的女子竟冲入了场中,在这要命的时刻挡在了红甲小将身前,闭上眼颤声吼道:“住手!”

    女子的身影忽然闯入苏定方眼中,他瞳孔骤缩之下连忙收力,握枪的手似乎都在颤抖。

    枪尖,刺破了女子咽喉的皮肤,一缕鲜血淌下,在这黑夜里红得妖艳。

    “找死吗?”收枪而回,苏定方冷视女子,若非他对力度掌握得好,能收发自如,恐怕那女子的咽喉已然被银枪洞穿。

    “我没死?”女子睁开眼,面色苍白如纸,抬手摸了摸脖子,道:“还好、还好,只是一道伤口,脑袋尚在!”

    她长长松了口气,在那一瞬间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冰冷寒气,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汝找死?”苏定方皱眉,目光如刀,落入人的眼里就像要斩入灵魂一样。

    “邓二哥前来仅是为了救小女子,求将军开恩,饶了邓二哥性命。”女子楚楚可怜地望向苏定方。

    “救你?”苏定方皱眉,“苏某之前问他又为何不明言?”

    “将军不也没说自己杀了上官统那狗官吗?”女子反驳。

    “尔等有民不做,为何聚集成贼?”苏定方抬眼一扫那逼迫而来的数百贼军。

    “试问将军,在这天下大乱之际,又有上官统这等狗官,小女子等人用什么来自保?”女子自问自答,“我等平民百姓惟有武装方能自保,并非是要打家劫舍,仅仅只想保住一条性命罢了。”

    深深看了一眼女子,又扫了一眼那上官统,苏定方心中也颇为无奈,遇上乱世,最苦的当属百姓,正所谓官逼民反,而民不得不反!

    他早已看出,眼前这群贼军正是寻常百姓武装的,只不过在需要时可上阵杀敌,不需要时,他们就在庄中务农为百姓。

    闲时为民,战时为兵!

    “罢了,尔等立即离去,休得骚扰城中百姓。”苏定方勒马折返,“记住,若有朝一日让苏某知晓尔等暴虐百姓,休怪苏某冷血无情!”

    无奈的天下,他只能于心中苦叹,怪这天下百姓生错了时间。

    谁也没有看到,苏定方在转身后,嘴角竟溢出了一缕血丝,被他悄然抹去。

    强行收力,他亦有所损伤!

    “小女子邓渃雨,在此多谢将军救命之恩。”女子欠身一拜,真诚地感谢,遂既转身扶起邓世宝。

    “不杀之恩,来日再报!”邓世宝勉强站立,对着苏定方的背影抱拳道。

    邓渃雨及邓世宝都不曾想到,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少年竟这般凶猛,勇武盖世,出乎了二人的意料。

    邓渃雨想借邓世宝之手教训苏定方,最后却发现苏定方的骁勇在当世恐怕也鲜有人敌!

    数百贼军上前带着邓世宝和邓渃雨离去,片刻便出城,消失在无尽的黑夜里。

    但在离去时,邓渃雨深深看了一眼苏定方,眼中的光芒极为复杂,让人分不清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将军威武!”张枫高举大刀,眼中充满了崇敬。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众将士不由自主地高吼,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传遍开来,惊动了不少百姓。

    苏定方摆手,示意众将士噤声。

    “禀将军,所擒将士该当如何?“张枫上前道。

    “查,一查到底。”苏定方对这件事相当严肃和认真,“大罪者斩,小罪者罚,无罪者放,发告示昭告百姓,将上官统暴尸于市,大晒三日,以告慰众多亡者之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