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神武英雄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3:17本章字数:2068字

    第009章神武英雄

    翌日卯时,天未亮,苏定方率军出发,得衡水府兵两千余,得战马五百余匹。

    衡水城百姓皆知上官统已死,竟争相燃放鞭炮,比过除夕还要高兴和热闹。

    众百姓相继涌到西城门送别苏定方大军,无人相告,均为自发而至。

    当大军行至西城门处,忽见一白发苍苍的老人立于城门中间,其身后立着不少男女老少,静静等待苏定方地到来。

    “何人拦路?”张枫勒马上前喝问。

    “老朽乃衡水上任县令,今代衡水县千万百姓来谢将军之恩。”老者在众人的搀扶下杵着拐杖上前,迈步蹒跚,“将军替天行道,救衡水百姓于水火之中,当为天神下凡,神威盖世!”

    “苏某所行之事乃是顺应天命,岂敢托大受老先生如此感谢?”苏定方勒马上前,衣袂随风飘卷,稚嫩的面孔透出英武之气,“救百姓于水火,替百姓行事,当为吾等该做之事。”

    “老朽已为入土之身,今有一神弓当送与将军这等英雄。”老者抬手一挥,便见十余人抬着一个架子从其身后走出,上面赫然放有一柄银光闪闪的长弓,“此弓神武,当世鲜有人能拿起,神武陪英雄,实属天公作美。”

    十余人抬着架子,口中竟大口喘气,足见那架子和弓的重量绝非寻常之物。

    “如此神物实非苏某所能接受,老先生的心意苏某心领便可。”苏定方道。

    遭苏定方拒绝之后,老者竟双膝跪地,道:“若将军不受此礼,老朽则长跪不起。”

    苏定方亲自下马扶起老者,摇头道:“苏某确未做何大事,怎敢让老先生如此劳神?”

    “于将军而言,杀那上官统仅是小事,可于全县百姓而言,却是大快人心之事,将军勿再推辞。”老者紧握苏定方的手,一双浑浊的眸子竟瞬间变得炯炯有神,“将军途经此地,救民于水火,此乃天注定,难不成将军要违背天意乎?”

    “望将军莫要推辞!”跟在老者身后的人纷纷跪下恳求,一旁的百姓也随之而跪,纷纷请求苏定方接受此弓。

    “苏某何德何能,竟让诸位这般相请?”这一刻,苏定方被眼前的一幕所感动,首次见到这种场景,心中那盏模糊不明的灯终于亮了,找到了此生行军的方向和目的,“诸位快快请起,苏某受了此弓便是,今生将以此鞭策己身,当不忘今日之场景。”

    “好、好!”老者激动得老泪众横,紧握苏定方的手不知该如何述说。

    众人在苏定方的相请之下起身,皆等他前去取弓。

    此弓神武,但凡听过此弓威名者都有些担心苏定方能否将之拿起。

    “吾代将军取弓!”张枫下马,将长刀挂于马背之上,径直走到架子前欲取长弓。

    张枫单手拿弓,却发现银弓纹丝不动,任他如何使力也无用。

    “吼!”其张口低喝,双手拿弓,憋得脸红筋胀也仍旧拿不起长弓。

    长弓被其抬起一丝,紧接着又落回架子上,他则被震得“哒哒”倒退,双臂颤抖,双腿打颤,面色胀红,脸色十分难看。

    “吾来!”马汉下马取弓,最后的结局却与张枫一样。

    “还是请将军亲自取弓吧!”老者道。

    苏定方面露异样,走到架子前,张枫、马汉抱拳道:“小人无能,请将军治罪。”

    “无妨,此弓神武,与二位无关。”苏定方上下打量银弓,但见其光芒闪耀,弓柄之上刻有古怪的纹路,他竟也看不出弓弦是由何物制成,闪烁着令人心颤的寒芒,真的就像天神的兵器一样让人敬畏。

    “好弓、好弓!”

    苏定方越看越是喜欢,眸光大盛,他遂既在架子前站定,略一活动手臂,便以左手握住弓柄,轻轻掂量片刻,发现此弓果真很重,非常人所能拿起。

    仿佛此弓通灵,会认主人,重得有些诡异。

    深吸口气,苏定方猛地一用力,竟以单臂将那银弓生生拿起,面不改色,大气不喘,如同此弓在他手里轻如鸿毛。

    “好弓!”他大笑,喜爱非凡。

    长弓入手,冰凉之感骤然入体,他只觉身体一阵舒畅,当真神勇无比,勇力盖世,好似此弓就像专门为他准备的一样。

    “将军神勇!”老者激动得大笑。

    “将军神勇!”张枫、马汉亦道,二者亲身体验过长弓的重量,深知其中厉害。

    “将军神勇、将军神勇……”百姓及兵卒皆高吼,范愿更是心惊,要知道上官统当初都没能拿走此弓,苏定方如今轻易便拿起,可见真的是上天注定。

    苏定方走到老者面前抱拳一拜,道:“定方多谢先生厚赐!”

    “好、好,英雄陪神武,当盖世天下。”老者甚为开怀,似乎他这一生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替此弓寻找主人。

    “信都危急,定方暂借城中兵士一用,仅留五十兵士守城,此间事务还请先生代理。”苏定方之前还愁无人管理县城,此刻正好寻到人选。

    “但有老朽一条贱命,定护此城无碍。”

    “县府内尚有大量财物存放,还请先生将之还与百姓,定方还需迅速救援信都,无暇顾及此事。”

    “将军大可放心前去,老朽定不负将军所托。”

    苏定方握弓上马,竟压得身下战马跪倒在地,无法承受此弓的重量。

    “这该如何是好?”范愿皱眉。

    “世间恐无战马能承受此弓之重量吧?”张枫亦摇头轻叹。

    苏定方淡笑,并不惊慌,只见片刻之后,他身下的战马竟站了起来,黑毛竖立,四腿也不再颤抖。

    “此马乃苏某儿时所遇,虽非上品,却也非寻常战马所能比。”将长弓挂于战马的侧面,苏定方拿起长枪,勒马前行,很快便率军出了城门,朝信都方向快速行军而去。

    “真乃上天注定,”老者眺望苏定方远去的方向轻叹,“老朽能在有生之年见此将军,平生无憾矣。”

    苏定方率军一路疾驰,亲领前军,张枫居于后军,马汉居于中军。

    一路所过,遇到不少散兵,苏定方更率军斩杀不少贼军,当临近信都时,其率领的军队已达八千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