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勇猛无敌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3:35本章字数:2072字

    第010章勇猛无敌

    信都城外,声嘶马啸,战火纷飞,黑烟滚滚。

    城门将破,城中将士已然冲出迎战贼军,杀戮血腥,喊杀声震破寰宇,血染红了护城河。

    在那城墙外,尸堆如山,战死了无数人,当真一将功成万骨枯。

    鲜血飞溅、头颅滚落,随时随地都有人战死,箭雨覆盖了苍穹,战火遍及大地,场面之残忍,当让人望之心怯。

    苏定方率军立于一山坡之上,但见信都城墙残破不堪,城墙上满是贼军的身影,此城已是将破之际。

    回头扫视众兵士,苏定方一眼便看出众人脸上皆有怯懦之意,被眼前的战况所震慑。

    若此刻率军冲杀而下,八千余人必被淹没在那杀戮之中,难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唯有众军奋勇杀敌,悍不畏死,如此方有扭转局面之能,否则此番救援信都必以失败告终,信都城破只在旦夕间。

    任苏定方再厉害也只是一人之力,双拳难敌四手,想凭一人之力扭转局面的可能微乎其微。

    “众军听着,吾等救援信都乃是为拯救信都全郡百姓,一旦信都城破,贼军声势壮大,战火必将蔓延全郡,届时必生灵涂炭,尔等家人必将面临贼军之屠刀。”苏定方犀利的目光扫视而过,如刀剑一般,似能斩破人的灵魂,“若能击退贼军,必能护全郡生灵周全,吾等哪怕战死也不能让百姓倒在贼军铁蹄之下。”

    苏定方内心很清楚,想仅凭此话激励众人杀敌根本不可能,但他还是说了,只想让众人看清个中利害。

    不少将士皆面露苦涩,一个个瞪眼凝视苏定方,目中似乎带着哀求,不愿参战,已心生退意。

    “一往无前者,赏;胆怯懦弱者,斩。”苏定方目中闪过厉芒,冷目扫过,众人皆畏惧他的眼神。

    再回头去看那战场,苏定方目中满是坚定,面容里多了一丝冷峻,冰冷的杀意遍及其双眸,“张枫、马汉听令!”

    “在!”张枫、马汉抱拳。

    “待吾亲率八百轻骑于贼军中冲杀三个来回,汝二人可见机率军于侧杀出,当喊杀震天,使敌军胆破,如此必破贼军!”

    张枫、马汉对视一眼,皆明白苏定方此举用意,只得抱拳道:“领命!”

    二人虽勇,却深知唯有苏定方能在贼军中冲杀而无碍,亦知此举是为了激励全军将士奋勇杀敌,也唯有他才能给众人那等勇猛的信念,一往无前。

    想要激励起众人的士气,苏定方此刻别无他法,只能铤而走险!

    “范愿!”张枫喊道。

    “小人在。”范愿上前道。

    “汝亲随将军身旁,必护将军无碍!”

    “小人即使粉身碎骨,也定护将军周全!”范愿领命上马,持一柄狼牙棒。

    苏定方再无他言,直接勒马从山坡上俯冲而下,率八百轻骑绕至贼军后面。

    八百轻骑随其后,皆为武邑子弟兵,跟随在苏定方身后面对数万大军而面不改色,一个个胆魄非凡。

    “杀!”苏定方一马当先,高举手中银枪,为众人表率。

    “杀!”

    “杀!”

    “杀!”

    八百轻骑怒吼,喊杀声惊得贼军回头望来,此刻才发现后方有敌军杀至,想要组织防线已晚了。

    “咻、咻、咻……”

    八百轻骑皆拿起放于马侧的长弓,拉弓搭箭,箭雨立刻飞射而出,划破长空。

    “噗噗……”

    不少贼军被箭矢射中,后方当即混乱开来。

    “杀!”苏定方持枪冲入贼军之中,手起枪落便有鲜血四溅,勇猛无敌。

    八百轻骑将长弓背在身上,挥舞着冰冷的武器跟随在苏定方身后,身下战马飞奔,手中兵器如割命镰刀,斩杀了一个又一个贼军。

    信都城被团团围住,十余万贼军声势浩大,若苏定方不来救援,此城用不了多久必破。

    率军绕城冲杀三个来回,苏定方身上沾满了鲜血,眸子里的戾气甚为浓厚,其左肩插着一支冷箭,可他却面容不变,依旧如之前般冷峻。

    苏定方的勇猛当真震撼了贼军不少将领,更有数十名大大小小的贼军之将被他斩于马下,其威势勇不可当,实属战神下凡,吓破了无数贼军的胆。

    被苏定方率军冲杀三个来回,贼军的阵势已乱了大半,攻城的速度锐减,且信都守军也见到了援军到来,一个个杀敌更为勇猛了。

    苏定方率轻骑从贼军后方冲杀而出,仰头大笑,勒马回望贼军,竟无一人敢冲上前来,皆被他的凶猛所震慑。

    “哈哈,”范愿勒马大笑,“爽、爽快,自范某从军以来,从未像今日这般痛快厮杀过。”

    他虽也受了伤,却并不致命。

    杀入时,有八百轻骑,第三次杀出时,有七百九十六人,三进三出仅损四人,如此战绩当威震天下。

    同时,在那山坡之上,张枫、马汉等将士早已热血沸腾,众兵士之前的怯懦一扫而空,胸中被火焰所填满,皆被苏定方及那八百轻骑的勇猛所震撼与折服。

    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

    将军都能如此悍不畏死,勇猛无敌,士兵又怎会怕死?

    “杀!”张枫、马汉率军从山坡上冲杀而下,立即就从侧面冲入贼军之中。

    “杀、杀、杀……”

    众兵士一往无前,皆为勇士,无人再有胆怯之心,退走之意。

    喊杀声响彻四方,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上,根本让人分不清来了多少援军,只知喊声似乎要震破了苍穹。

    如此大规模的冲杀,顷刻就瓦解了贼军右侧的阵势。

    “包扎伤口!”见贼军大乱,苏定方立即下令众人包扎伤口,竟胆大到无视那一群手握兵器的贼军。

    多亏众贼军被苏定方杀破了胆,此刻竟不敢前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畏惧苏定方手中的那柄银枪。

    他们似乎忘了还有弓箭,竟这般傻愣愣地看着苏定方等人包扎伤口。

    说是包扎伤口,其实只是扯出插在身上的箭矢,根本没有时间上药包扎!

    折断左肩的长箭,苏定方目光冷漠,面不改色,似乎这一点痛连蚊子叮咬都不如。

    “放箭、放箭……”有一贼军之将怒吼,众贼军这才反应过来,弓箭手立即拉弓搭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