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杀父之仇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3:59本章字数:2081字

    第011章杀父之仇

    苏定方迅速开弓搭箭。

    箭矢如闪电般划破长空,直接将那怒吼的贼将射杀于马下。

    “杀!”范愿狂吼,不用苏定方命令便率先勒马冲出。

    “杀!”

    众轻骑再度掩杀而出,眨眼就冲入贼军之中,将贼军后方完全冲乱。

    将长弓背在身上,苏定方持银枪杀出,嘴角勾勒了一抹浅笑,他所要的就是这种状态下的气势,所向披靡,一往无畏。

    将勇,兵勇!

    将不畏死,兵必强悍无匹!

    一支悍不畏死的军队,足能以一当十!

    与此同时,在那城门之下,两军之将正相互厮杀,其中一面容冷峻、壮若猛虎、手持长枪的灰甲将军正是苏定方之父——苏邕。

    “贼首受戮!”苏邕持枪挑刺,威势狂猛,两撇向下弯曲的眉毛散发出强烈的英武之气。

    “走狗老儿休得狂言,看本将斩汝首级。”贼首张金称异常凶猛,持一杆三叉戟,戟的两头皆尖利如针,前后均可杀人,锋利非凡。

    三叉戟挑击,长枪格挡!

    长枪横刺,三叉戟平钩!

    二者相互碰撞,对战十分凶险,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万民造反实乃天应之事,汝逆天而行,仍为隋军走狗,此乃自寻死路。”两人交叉而过,张金称持戟回砍而出。

    “汝之贼军所过之处,百姓涂炭,杀戮遍地,如此也能算作天应之事?”苏邕反驳,双眼圆瞪如铜铃,对张金称的话嗤之以鼻。

    “反抗吾之义军者,杀;挡吾前路者,杀;不识时务者,亦杀!”张金称狂妄至极,终归还是被权力蒙蔽了心智,忘记他自己也曾是个普通百姓。

    “这等军队也配自称为义军?”苏邕狂笑,“以苏某看,尔等不过贼军矣!”

    “找死!”

    两人交战,凶猛无匹,谁都不曾留情,倾尽全力厮杀,均想置对方于死地。

    张金称忽听喊杀震天,即使相隔老远也能听见,他于皱眉间勒住战马,回头望去,但见军阵忽然变得混乱,敌人的援军赫然到来。

    战场太过混乱,一时间令其无法判断隋军来了多少援军,眉峰当即一挑,额头微皱。

    “援军来矣,众将当奋勇杀敌!”苏邕大笑着狂吼,令得四周的隋军将士像打了鸡血一样,瞬间变得如猛虎下山般凶猛。

    “那小将何许人也?”张金称凝望率领轻骑冲杀在战场上的苏定方。

    “哈哈,此乃吾儿定方!”苏邕狂笑,眼中尽显骄傲,“吾之援军已到,汝还不速速投降!”

    “投降?”张金称狂妄大笑,“能让本将投降者尚未出生,不成功便成仁!”

    二者再战,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

    忽然,张金称心生一计,又与苏邕交战数招,竟以输半招,左肩被刺伤的代价佯装败退而后撤。

    “贼将休走!”苏邕见状则大喜,勒马追出,一副必取张金称首级的样子。

    “驾!”

    “贼将受戮!”

    一跑一追,在战场上疾驰。

    “吾父勿追,”苏定方看到了两人交战的情况,心中顿生不妙,想要喝止苏邕却已来不及,他的声音淹没在了喊杀声和兵器碰撞声里,“有诈!”

    勒马杀出,苏定方凶猛狂勇,所过之处无人能挡,迅速朝苏邕和张金称追去。

    然而就在这一追一跑中,张金称突然一勒缰绳,勒马折返,单臂抡动,猛地持手中长戟翻刺而出,脸上露出了冰冷而又残忍的笑。

    面对此景,苏邕猝不及防,顿觉自己大意了,已知中了对方诱敌之机。

    当他想要以长枪格挡时,却突然醒悟手中的长枪不是那银枪,而是木柄的长枪!

    苏邕想要更换对敌方式,为时已晚!

    “此番亡矣,天公不作美!”他在心中嘶吼,悔之晚矣,深知已经无解,自己必死。

    长戟来临,生生将长枪击断,冰冷无情的戟尖狠狠刺入了苏邕的左胸,鲜血横流,

    “挡吾者死!”张金称猖狂地冷笑。

    “苏某今日虽死,汝亦休想久活于世!”苏邕回头看了一眼飞奔而来的苏定方,即使是在这战火纷飞的战场上,遍地浓烟滚滚也掩盖不住前者那眼眸里射出的浓浓深情,似疼爱、似不舍、似关怀和无奈。

    这种目光,叫做慈!

    这种眼神,叫做严!

    这种感情,叫做父爱!

    “妄想那黄口小儿替汝报仇?”张金称冷笑,根本不将苏定方放在眼里,“既如此,吾便将其杀之,令汝父子黄泉相逢!”

    “哈哈、哈哈……”苏邕一边大笑一边咳嗽,嘴中血如泉涌。

    他笑张金称的狂妄,更笑张金称的无知,殊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若非苏邕将银枪移交给了苏定方,今日谁胜谁负还真没有定数!

    “受死!”张金称拔出长戟,苏邕的身体便从战马上摔下,砸落在地面。

    看着黑烟滚滚,听着战鼓擂动,感受那天地间的苍凉气息,苏邕似乎看到了黑烟后的天,正一点一点变蓝。

    “贼将敢尔!”亲眼见到苏邕战死而无能为力,苏定方当下便红了眼,如同战魔复苏,胸中的火焰立即喷发,一杆银枪在他手里变得更加残忍起来,所过之处鲜血飞溅如灿烂的烟火,仿佛是在以此为苏邕送终。

    “啊!”苏定方怒吼,声音歇斯底里。

    还没临近张金称,苏定方就以左掌猛地一拍马背,整个人腾飞而出,如同化作了一支利箭,眨眼就腾空冲出数丈,紧握银枪由上至下拍击而出,劲风呼呼,似能开山裂地。

    张金称瞳孔骤缩,竟被苏定方的威势吓的心惊,身下的战马更惊惶不安,被这股如战魔般的威势所震慑。

    仿佛从天而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战无不胜的魔神,让人莫名恐惧,让人莫名胆寒!

    这一刻,张金称终于知晓苏邕临死前的大笑是什么意思了,当真正感受到苏定方的威势时,张金称才明白其中恐怖,仅气势就令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将军胆寒,心生畏惧。

    莫名的感觉与情绪,看似虚无缥缈,却真实存在。

    刚一交手,张金称便先畏惧,已属下层!

    “嘡!”

    张金称横戟格挡,长枪打在上面发出刺耳的碰撞声,就仿佛那战戟要断掉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