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2章 父愿儿继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4:21本章字数:2180字

    第012章父愿儿继

    “死!”怒吼震山河,凶猛如蛮龙,苏定方双目赤红,额头青筋暴起,灵魂都在这一刻暴虐起来。

    “嗷!”张金称身下战马悲鸣,竟被震得四腿跪下,马眼流血,片刻就一命呜呼。

    恐怖的碰撞,让张金称感觉天要崩、地要裂了一样,他双臂被打得弯曲,战戟携带巨力打在其身上,当场就被震出内伤,双眸充血,嘴中喷血,只觉五脏六腑似都被震碎了。

    张金称被打飞出去,双臂变得毫无知觉,握戟的手冰凉、冰凉的,浑身都止不住地颤抖,他真实察觉到了死亡之感。

    “咳咳……”嘴中咳血,他眯眼凝视苏定方,眼中充斥着掩饰不住的恐惧,深知只要后者在一日,他便休想攻破这信都郡。

    落于地上,苏定方如魔神般单臂持枪,迈步走上前,每一步地踏出皆让张金称心脏一颤。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银枪刺出,划破空气,直取张金称咽喉。

    “咳、呵……”张金称也不知是在笑,还是在悲,一双眼凝视苏定方,也不知他是看到了什么。

    “嘡!”千钧一发之际,贼军三名大将来临,同时出手挡下了苏定方刺出的银枪。

    临近的敌兵又趁机纷纷上前围住苏定方,并有人迅速扶走张金称,将自己的战马给了后者。

    张金称趴在马背之上,又赶来数名贼军将领为其护卫四周并开路,将其迅速带离战场中心。

    离去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被众人围于中间的苏定方,眼神忽然变得有些迷离,心里总有一股挥之不散的阴影,仿佛后者就是他的索命阎王一样。

    “挡吾者……死!”苏定方发狂了,横枪刺出,转瞬便将那三名贼军将领身下的战马刺穿而亡,遂既横扫而出,将那三人挑死在这战场之上。

    苏定方欲追张金称,却被数百贼军团团围住!

    “杀!”

    数百贼军嘶吼,兵器的寒光熠熠刺眸。

    “杀!”苏定方浴血而狂,长枪滴血,整个人在杀戮中变成了血色红人。

    冷箭飞射,他避开了一次,却无法避开三次、四次,其大腿、手臂皆有中箭,鲜血很快就染红了他的衣服。

    数百人竟难以阻其锋芒!

    范愿随后率轻骑杀至,为苏定方解了围。

    敌军被逼退,苏定方迅速翻身上马,欲追杀张金称,却已不见后者身影,心中当即大恨,取下神武弓,并从马侧取出箭矢搭于长弓上,双指拉动弓弦,“咻”一声便令箭矢飞射而出。

    箭矢划破战场长空,破空之声“咻咻”,穿破了滚滚浓烟,击灭了杀戮之声,如流星般在穿梭。

    “咔、砰……”

    贼军帅旗被箭矢射断,苏定方坐于马上冷言而望,道:“吾若不杀此贼,死后不入宗祠!”

    帅旗被击断,数万贼军皆惊,且于同时响起了敲击钲的声音,此乃贼军收兵之意。

    贼军如潮水般退走,将那折断在地的帅旗踩踏得破损。

    苏邕战死,消息如风一般传遍开来,三军皆知,百姓皆闻。

    城中百姓悲恸,见贼军撤离后,竟自发涌到城外,悲动苍天。

    若无苏邕,信都早已破!

    若无苏邕,信都必生灵涂炭!

    若无苏邕,信都必毁于一旦,尸骨如山!

    有兵士抬来了一口棺木,其中一人道:“苏将军曾言,战场万变,若天下不平,百姓不安,吾辈将士当马革裹尸还,故苏将军久备此棺木,何曾想今日……”

    众人闻言皆悲,百姓当场跪倒于地,哭声遍处。

    苏定方沉默了,亲自为将苏邕的尸身抬入棺木,随后扫视四周,喝道:“尔等休哭,吾父死得其所,尔等当为之高兴。”

    百姓惊诧,将士讶异,谁都没想到本该最伤心的苏定方竟会说出这等话。

    “吾等从军者,征战四方,在这乱世为百姓争一席天地,又岂能没有死伤?”苏定方的话语铿锵有力,传遍在硝烟弥漫的长空,“自从军之日起,吾等便已做好马革裹尸还的准备,今朝有命,或许来日便已相聚地府。

    “吾父未完之愿,吾当继承之,若天下不平、百姓不安,吾辈将士当马革裹尸还!

    “父愿儿继!

    “若是天下大乱,吾当扫平天下,还尔等一片朗朗乾坤。

    “若天下太平,吾当护疆塞安宁,此生沙场点兵。”

    无数人沉默,怔怔地看着苏定方,有人诧异、有人茫然、亦有人对之崇敬。

    谁也想不到,苏定方今日所做下的承诺,他真的用尽一生来履行。

    “张枫,率军打扫战场;马汉,率军守卫城池;范愿,率军巡视周边,以防散兵闹事……”苏定方虽红了眼,却未因父亲的死乱了心智,他当即做出各种安排,以防敌军折返攻城。

    众百姓和将士见状,皆被其折服,当为一代领军之将。

    郡守并未前往现场,而是来到城墙上,俯视城外的情况。

    “苏邕战死,吾心甚悲。”郡守神情痛苦,“若无苏兄克守此城,吾当亡矣!”

    “信都已然守住,死一个苏邕并不碍事,不是还有一个苏定方吗?”一名官员立于郡守身后,表情冷漠,根本不在乎苏邕的生死,只在乎城池是否守住。

    “苏定方……”郡守双眼大亮。

    “苏家之名必将传遍全郡,届时若苏定方揭竿而起,必有千万百姓应之,此比十个张金称还恐怖啊!”有人面露担忧。

    郡守微皱眉头,眼中闪过一抹戾芒。

    “苏定方年龄虽小,却因其父之故,此番必得民心,来日的信都莫不成都是他苏家的?”贼军还未完全平定,就开始有人嫉妒起苏定方来,“如此一来,信都百姓只知有苏定方,却不知有郡守大人您啊!”

    说话之人,与苏定方似乎有生死大仇,这是在置苏定方于死地啊!

    “大胆,”郡守回头怒视众人,“尔等休乱军心,如今贼军未破,岂能相互猜忌,若再有下次,吾必斩之。”

    众人皆低头,不敢再言语,却都没发现郡守眼里闪过了一抹寒芒。

    “上官崇,汝为上书佐,何以置那苏定方于死地?”郡守眯眼凝视其中一官员。

    “下官全为郡守着想,郡守饶命!”上官崇身高八尺,状若猛虎,国字脸,浓眉毛,面容呈现凶厉之状,让人望之莫名畏惧。

    “哼,下不为例。”郡守拂袖而去。

    同时,苏定方亲自为苏邕抬棺,一路所过,无数百姓皆殇,放于县衙之内,并于此设立灵堂,接受百姓及兵士的吊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