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5章 首战必胜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5:12本章字数:2048字

    第015章首战必胜

    一夜无话,苏定方及至后夜才潜睡过去,仍未想出破敌之计。

    翌日,大军拔营起寨,在苏定方刻意压制下,行军缓慢,于正午时分方到南宫城十里外。

    眺望而去,平原广袤,花草丛生,遥遥可见那南宫城墙。

    “贼军居于南宫,如今该当如何?”马汉问,众将皆把目光投于苏定方。

    沉吟片刻,苏定方道:“此间距南宫城尚有十里,众军再行五里便可安营扎寨。”

    “五里外安营?”众将皆惊,马汉问:“是否距敌太近?若敌夜袭,众军危矣。”

    苏定方淡笑,清风拂起他的一缕长发,若有深意地道:“吾不惧敌军偷袭,却怕敌不出城!”

    众将不解其意,惟范愿点头道:“敌军拒城而守,我军又无攻城器械,且敌众我寡,若我军贸然攻城甚有可能溃败,惟有引敌军出城战之方乃取胜之道。”

    苏定方看了一眼范愿,虽没有说些什么,但众将已明其意。

    隋军行至五里外安营扎寨,站在此处看去,南宫城已然清晰可见。

    南宫城内,张金称接到禀报,得知隋军抵临城下,遂既招众将于大殿议事。

    “隋军追来,尔等可有破敌之计?”张金称坐于正位之上扫视诸将。

    “领五千精兵,末将愿往破之!”一将托剑站出,傲然挺胸。

    “不可,”一谋士献计,“义军新败,当以休整为主,且将军伤势未愈,此刻出战当属不智。”

    “胆小怕死,”武将冷视那谋士,“隋军兵弱,少于我军数倍,若不趁机攻之,何以扬我军之威?”

    “某非怕死,”谋士对张金称一抱拳,“有密探称,信都郡守苛刻军队,致使内部不和,想那抵临城下的隋军粮草必定不足,我军只需静等数日,隋军必自退之。

    “且我军占据南宫,后又有巨鹿、清河等城为援,只需休整半年,何愁信都贼军不破?”

    张金称微皱眉,淡漠地看着下方众人争吵,一边听一边沉思,片刻后轻咳一声,道:“吾之伤势并不碍事,倒是那隋军是由何人领兵?”

    “拒密探报之,乃一小将领军,无官职。”

    “此小将姓甚名谁?”张金称问。

    “隋军旗号乃……苏!”

    “苏?”张金称瞳孔骤缩,心脏不知怎的,竟突然一跳,回想起在信都城外的一幕幕。

    “将军,末将愿领五千精兵破之,如若不破隋贼,末将愿提头来见!”那武将抱拳道,身形极为魁梧,像一头蛮龙般雄壮,眸似铜铃,耳似大叶,生的极为怪异。

    殿内一片沉默,无人再言,皆等张金称做决定。

    “给汝一万精兵,若不破隋贼,当自戮矣。”张金称冷言道。

    “末将定不辱使命!”贼将托剑走出大殿,魁梧昂扬,大步而行。

    待此人走出后,张金称起身道:“周毅败矣!”

    “将军既知周毅必败,又为何允其一万兵士?”有人大惊。

    “我军新败,若再败,恐军心不稳!”谋士轻叹。

    “隋军刚至,吾之义军岂能不出战?”张金称迈步走出大殿,“吾军以逸待劳,可借此试探其虚实,若有机会,吾军便可一举出城攻之,必大破隋贼。”

    众人凝视张金称走出大殿的背影,仿佛有一股冷风忽然吹过,令众人心中一凛,心底深处冒起了寒气。

    试探?

    用一员大将和一万兵士的生死来试探敌军,足见张金称的冷漠和狠辣,做事太过决绝,不仅对别人暴虐,对自己人都如此冷血。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走吧,去城墙上看看。”那谋士率先走出大殿,众人于内心一叹便快步跟上。

    且说那大将周毅,出了大殿之后便亲自点兵一万,遂既率军出城,来到隋军营寨前叫阵。

    隋军营寨已是扎好,哨兵见敌军抵临便迅速通告苏定方。

    其实不用别人通告,苏定方仅凭那高吼就能判断敌军来了,当下便起身穿上紫白相间的战甲,提上银枪出了大帐。

    众将早已等待于账帐前,见苏定方出来,皆抱拳喊道:“将军!”

    有兵士为苏定方牵来战马,他当即翻身而上,问:“敌军来兵几何?”

    “万余。”马汉道。

    “才万余兵士,此乃那张金称试探之意,汝等说说吾军是该胜还是该败?”苏定方一眼就看穿了张金称的意思,嘴角不由勾勒一抹冷冷的浅笑。

    “当胜!”马汉道。

    “第一战,必须胜,以增士气。”一老将赞同马汉所言。

    “不可,”范愿皱眉沉思数息才说,“贼军若拒城守之,我军取胜太难,而今正是诱敌出城之机,可将计就计。”

    “营寨不曾扎稳,首战若败,甚有可能全军溃退,一发不可收拾。”苏定方轻叹,他又怎能不知范愿的想法,只可惜眼前的时局很无奈,“可吾军若胜,贼军必以城据守,再想诱其出城便更为困难。”

    诸将闻言皆皱眉,深知此事两难,任何一个选择都有可能导致整场战役的失败。

    “将军何不置之死地而后生?”范愿凝视苏定方试探性的建议道。

    “置之死地而后生?”苏定方摇头,未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用这种办法,“此乃下计,若是不生,那便是死。”

    苏定方抬眼扫视诸将。

    “苏某的带兵原则便是尽量减少伤亡,身为主将绝不能拿众将士的性命说笑,苏某既带他们上了战场,那就有把他们安全带回家的责任。

    “所以,用众将士的性命作为代价来赌,是苏某最最不愿的。

    “故,首战……必胜!”

    周围的士兵闻言,无不面露感动,眼眸内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彩,那是一种愿为苏定方拼死的激情和热血。

    兵为知己者死!

    诸将不再言语,范愿虽感觉失去了战胜敌人的机会,却也不得不在心里佩服苏定方,能把众将士性命放在第一位的将军,必受爱戴,其麾下将士必勇猛无畏!

    失去机会,并不代表日后就没有机会!

    包括范愿自己在内,哪一个将士不愿跟随这样的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