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吾乃苏烈

    更新时间:2016-08-03 16:11:53本章字数:2057字

    第016章吾乃苏烈

    苏定方勒马出了营寨,诸将立即上马跟随,营中兵士尽立于营寨前,各种兵器散发着无限寒芒。

    “来者何人?”苏定方勒马喝问。

    “吾乃周毅,今特来破尔等隋贼,还不快快下马受降,否则休怪周某手中铁棍嗜血无情。”周毅领一万精兵,端坐于马背之上,昂首挺胸,如一头蛮龙般魁梧。

    “大言不惭!”苏邕麾下一老将冷傲回应。

    “哈哈,”周毅大笑,令兵士击鼓,亲自勒马上前,犀利的目光如利箭般扫视隋军,“吾若败,愿受戮于尔等刀下,无怨无悔。

    “尔等若败,当跪伏在吾脚下。

    “尔等敢与吾一战否?”

    话落,隋军之中无人应答,恐怖的寂静蔓延四方,如同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何人敢与吾一战!”周毅气焰嚣张,对隋军诸将极为蔑视。

    周毅并未参与信都城之战,之前被张金称派往后方,监督粮草押运等事宜,故不知苏定方的强悍,认为后者不堪一击。

    “贼将休狂,吾来取汝首级!”苏邕麾下一老将勒马冲出,大眼圆瞪,乃一中年男子。

    “击鼓!”苏定方令兵士击鼓助威。

    “哈哈!”冷视隋将勒马冲来,周毅狂声大笑,竟没有任何举动,唯独双眸越眯越小。

    “咚、咚、咚……”

    战鼓一旦响起便不会休止,除非交战的双方死亡或胜利!

    狂风呼啸,沙尘飞舞,战鼓鸣动,杀戮永远都是残酷而又血腥的!

    “杀!”隋将抡动双臂,持狼牙棒砸向周毅脑袋。

    “呼呼!”破空声刺耳,若真被狼牙棒砸中,一颗完整的头颅必将稀巴烂。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周毅猛地动了,仅身体微侧,单臂持玄铁棍捅出,破空时的速度之快,令人只能看见残影。

    “砰!”当狼牙棒距离周毅天灵只有五寸时,玄铁棍赫然率先击中了隋将的前胸,骨裂的声音犹如魔音,隋将的身体瞬即向后躬起,骨头被生生打得从后背凸出。

    “噗!”狼牙棒无法再落下分毫,隋将如被一座大山砸中般向后倒卷出去,嘴里汩汩冒血,瞳孔立刻变得涣散,砸落在地面抽搐两下便没了呼吸,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吼、吼、吼……”贼军众兵士高举兵器大吼,士气高涨,对周毅充满崇拜。

    同时,张金称及一干手下立于城墙上观战,此刻无不惊骇,很多人都是首次见周毅出手,当真凶猛无匹。

    张金称漠然,冷冷凝视苏定方,他就是想看后者和周毅对战!

    “何人敢战!”周毅低吼,目中的狂妄更为不可一世了。

    “杀!”

    “贼将受戮!”

    两名隋将冲出,欲围攻周毅,然而两人竟被后者于五招内拿下,皆当场毙命。

    “哈哈!”周毅仰头长笑,如神灵一般俯视隋军,脸上写满了不屑。

    “杀、杀、杀!”贼军兵士高声喝喊,似乎要震破了苍穹,音波狂猛如雷霆,震慑人的耳膜及心灵。

    “何人敢与吾战!”周毅再次宣战,持一柄玄铁棍立于两军之间,就像战神一样俯瞰整个战场。

    隋军众将皆沉默,苏定方微微握紧了银枪,眯缝起双眸凝视那贼将,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场,当为一员猛将。

    马汉、范愿欲勒马上前,却被苏定方阻止。

    “吾来战汝!”苏定方亲自出手,深知隋军诸将里无人是那周毅之敌。

    “汝乃何人,吾不斩无名小将。”周毅瞳孔微缩,同样察觉到了苏定方身上的气势,那是一种不爆发则已,爆发就必定如山崩地裂般的恐怖。

    “吾乃苏烈,武邑定方!”

    大风呼啸,太阳照射,战马前冲时掀起了沙尘飞舞,二者交手数十招竟不分胜负。

    枪、棍碰撞,“嘡嘡”震鸣,火星四溅,当真惊天动地,狂风呼啸时似乎能让鬼神都哭泣。

    飞舞的沙尘在两人身周仿佛形成了一股股漩涡,在空气里不断摩擦,“嗤嗤”的声音就像厉鬼在磨牙一样。

    两军皆沉寂,唯有战鼓声越来越高,震动四方。

    “呵,看汝年纪虽小,却真有一身勇力,此刻投降可饶汝不死。”周毅与苏定方交叉而过时冷言道,竟起了招降苏定方之心。

    苏定方弯身,持银枪反刺而出,银芒闪耀,寒光熠熠。

    “能杀苏某者,世间无人!”苏定方的话比之周毅更狂,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言不惭,”周毅避开反刺而来的银枪,并顺势持玄铁棍砸下,“吾来取汝首级!”

    刺、挑、钩、点、扎、舞、挡……

    二者厮杀,当真是一场龙争虎斗,看得两军将士心神震撼,瞳孔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银枪抖动,枪身摇颤,枪尖发出“嗡嗡”的声音,宛若一条游蛇般袭杀而出。

    玄铁棍格挡,防守、进攻娴熟,棍身看似粗糙,可在两头的中间皆有一个凹槽,很轻易的就能刺入人体,简直就是一根吸血棍。

    悄然间,苏定方左掌一拍马背,其身体便腾空而起,双手立即紧握银枪劈下,目光冷厉如电,银枪劈下时仿佛要斩破了空间,打破沙尘漩涡,击散狂风怒吼。

    周毅瞳孔猛地一阵收缩,想要躲避却已来不及,只能以双手持棍横挡。

    “嘡!”

    苏定方被反弹而回,坐在马背上。

    周毅身下的战马被震得七孔流血,当即毙命,而他自己则嘴角溢血,眸内血丝暴增,额头青筋鼓起,似乎接下这一击极为艰难。

    双臂颤抖,其虎口被震裂,有血淌下。

    滚落在地,周毅顺势翻滚,随后一掌拍在地上,单手持棍站了起来,强忍住一口逆血没有喷出,想要立即反击。

    “你败了!”苏定方略松握住枪柄的手,并以手臂传力于银枪之上,使银枪顺着手掌滑刺而出,碰巧在周毅翻身站起时抵住其咽喉。

    咽喉淌血,冰凉袭遍全身,冷冷的杀意令周毅心头微凛,死亡的气息瞬间就笼罩了他的灵魂。

    想要反抗已是不可能,因为枪尖已经点在了他的咽喉上,只需苏定方稍稍使力,他的咽喉便会在顷刻间被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