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7章 威惊三军

    更新时间:2016-08-03 16:12:15本章字数:2131字

    第017章威惊三军

    反击成了奢望,周毅嘴角溢着鲜血,内心虽苦涩,表面却一片坦然,抬头凝视苏定方,眼皮眨也不眨,丝毫不见其害怕。

    “来吧,败就是败了,要杀要剐随汝之便。”

    苏定方眯眼不语,心里竟真的起了招揽之意,却又明白如此悍勇的将领绝不会轻易屈服,当下抬手一挥,对隋军众将领吼道:“杀!”

    见周毅被俘,万数贼军心胆皆颤,鼓声也戛然而止,整个战场骤然变得十分寂静,只有苏定方的喝吼声在随风回荡四方,如雷霆震鸣。

    “杀!”马汉、范愿等人领军掩杀而出。

    “杀!”

    “杀!”

    “杀!”

    前一刻平静的战场,下一刻就喊杀震天,战鼓轰鸣,如滔滔江水与山洪瀑布在碰撞时所发出的恐怖响动。

    主将被俘,万余贼军之中纵然有人想要反抗,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刚一与隋军交锋,众贼军便成败逃之势,帅旗落在地面被一双双脚印践踏,败如潮水,朝那南宫城中溃逃而去。

    周毅于同时被隋军兵士擒住。

    “暂且将其押下,待破此城再杀之不晚。”苏定方不再去看周毅,勒马冲入了战场内厮杀。

    他表面看起来无碍,但也只有其自己心里清楚,体内气血因和周毅交战而翻滚不已,双臂都微微有些发麻,涌到喉咙处的逆血更是被他咽回肚中,表面的平静掩盖了暗里的汹涌波涛。

    “杀!”苏定方手持长枪杀出,如战神般不可匹敌,他深知此刻士气正旺,自己就算强撑也得撑住。

    “放箭、放箭!”见隋军掩杀而至,城墙上有将领立即低吼,并大开城门让退来的贼军入城,且能看到城门后已有一名名将士严阵以待,手中的兵器散发着九幽般的地狱寒光,就像寒冬看到的冰河一样慑人。

    箭雨漫天,覆盖而下,阻止了隋军的前进。

    马汉、范愿等人欲趁此机会攻城,却见苏定方勒马道:“收兵。”

    遂既,隋军之中便响起敲击金铎之声,众将开始勒马撤退,步伐整齐,后退时阵脚不乱,随时能应对敌军突如其来的袭杀。

    苏定方勒马抬头看向城墙上,张金称同样也负手凝视他,二者的目光在空中碰撞,擦出一道道冷冰冰的火花。

    将银枪插入地面,苏定方拿下背上的神武弓,搭箭于上,迅速拉动弓弦,当即便听“嗡”一声轻鸣,箭矢就如同流星般飞射了出去。

    “咻咻……”箭破长空,于无数箭雨内穿梭,宛若一支箭中之王。

    “将军小心!”城墙上的将领大声提醒张金称。

    张金称眯缝着双眼,负手而立,虽已看到箭矢的射来,整个人却不为所动,不闪不避。

    “嘡!”

    苏定方射出的箭矢竟贴着张金称的脸皮划过,射在了房柱之上,这一幕当真惊骇了不少人,贼军之中不论是将领、谋士亦或兵卒,均在此刻深深记下了苏定方。

    一箭下马威!

    威势惊三军!

    若是常人在城下射出此箭,必到不了城墙之上,惟苏定方有如此勇力,岂能不让人惊骇!

    苏定方在以此告诉张金称,他与后者不死不休,此乃战书。

    凝视城下,张金称心中凛然,双眼眯成了细缝,脸上不见任何表情,他也没有去在乎被箭矢划破的脸颊,只望着苏定方喃喃道:“此将骁勇,可惜不能为吾所用。”

    撤回营中,苏定方刚进大帐便“哇”地喷出一口血。

    “将军!”

    “将军!”

    众人见状大惊失色,立即上前扶住苏定方。

    “无碍。”苏定方摆手,推开众人自行迈步走到主位端坐,深吸口气。

    他与周毅交战本就已有受伤,随后又强行开弓,自无法再压住体内上涌的逆血。

    “将军欲如何处理那贼将?”一将领走出抱拳问。

    “暂且收押,待破城之后再做处理。”苏定方道,心知如此处理会令苏邕麾下众将不满,可那周毅杀了实在可惜,他暂时还在犹豫之中。

    “我军战死二位老将,将军莫非就如此处置?”那将领再问。

    “汝等莫急,苏某并非不做处置,只是想等城破之后再做定夺。”苏定方含糊其辞,自然看出了众人的心思,“两军交战自有死伤,当把两位将军厚葬之,并派人送二位回归故里,抚恤金来日由苏某亲自上门相送。”

    “将军……”又有人想开口,却见苏定方挥手示意众人离去,道:“有些累了,诸位也去歇息、歇息。”

    众人见状,只得离开营帐,殊不知那苏邕麾下的数名将领已心生怨愤,他们怎能看不出苏定方欲招降周毅的心思?

    两军对阵,各为其主,相互厮杀实乃常事,生死各凭本领,所以苏定方也挺为难,只得暂且收押周毅,待破城后完全了解后者的情况再做定夺。

    若周毅乃奸佞、嗜杀之徒,常年残害百姓之辈,不论其再有天大的本领,苏定方都会将其枭首!

    翌日,苏定方令马汉率五千精兵于城下叫阵,嘶吼连天,直接就对着张金称的祖宗十八代而去。

    骂声传入城中,无数兵士愤懑,更有将领向张金称请战。

    见众将请战,张金称起初还接见众人,以告知不可随意出战,违令者斩,一点也不在乎隋军在城下对他的谩骂。

    贼军武将实在憋不住这口气,纷纷请战,张金称索性闭门不见人,自顾自地在府中享受美女、佳肴、舞曲。

    有人抬头对天长叹:“吾军当亡矣!”

    谁知此话传入了张金称耳中,此人当夜就被暗杀至死,全家三十五口无一活命,翌日便震惊了整个南宫城,令得人心惶惶,贼军之官无不胆战心惊,皆不敢再乱言,就连众武将亦不再请战。

    张金称都不在乎,他们身为属下的又为什么而在乎?

    且张金称暴虐的举动当真令众人寒心!

    上面的将领都平静下来,下面的士卒自是松懈不已,完全对城下的谩骂不予理会。

    连续数日叫阵无人搭理,苏定方于夜晚站在营寨前眺望那南宫城,吹着夜风独自沉思着应敌之策,眉峰始终紧皱,若如此消耗下去,隋军必先支撑不住。

    可若是强行攻城,胜算恐怕连三成都不到,这是他所不愿看到的。

    清晨,苏定方邀众将来到营寨外,望着南宫城问道:“诸位可有破敌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