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章 忠言逆耳

    更新时间:2016-08-04 13:29:41本章字数:2061字

    第019章忠言逆耳

    待得众将说累了,苏定方才淡淡问:“完了吗?”

    众人闻言微愣,没想到他们在这里说了半天,苏定方居然无动于衷,一时间看着苏定方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既已说完,便听吾言,吾军与贼僵持月余,胜负已在旦夕间,诸位稍安勿躁便可,明日便可知胜负矣。”苏定方起身走到地图前,诸将互视一眼,纷纷跟在其后,“军中尚有多少粮草?”

    “若继续大吃、大饮,仅能维持两日,且周边村镇的积粮也所剩不多,想要再换粮食只能强征,可一旦强征,百姓必无果腹之物。”马汉道。

    “两日……”苏定方眯眼,负手立于地图前,嘴角不由地微微斜向上翘起,露出一抹浅笑,道:“无需再剩粮食,今夜便全然发放,令众将士吃饱喝足,并于营前杀两百匹年迈之马。”

    “这……”一听要杀战马吃肉,诸将顿时震惊。

    “切记,杀马时定要在营前,必须让那南宫城内的贼军亲眼见到。”苏定方不顾诸将的震惊,直接开始安排任务,“马汉。”

    “在!”马汉抱拳,虽不知苏定方用意何在,前者对后者的命令却绝对性服从。

    “汝明日卯时率五千兵士撤退,伏兵于此地。”苏定方一指地图上的某个位置,那里树林密集,草木茂盛,乃是他之前亲身勘察过的,“切记,一旦有敌军追来万不可露出踪迹,必让之通过,待见敌军折返再杀将而出。”

    “领命,”马汉抱拳,但还是问出了心中疑虑,“若是敌军不曾出城追击,那该当如何是好?”

    “月余的僵持和奢靡,是该到发挥作用的时候了。”诸将闻听此言方才大悟,终于明白苏定方的些许用意了,但他们还是面露担忧,生怕那贼军不上当。

    “刘宠,待大军撤离之后,汝率两千精兵化作百姓隐于附近村庄之中,一旦敌军出城,汝便可自行定夺时间,于时机到来之计化作敌军样貌入城,此城当破矣。”

    一魁梧男子上前半步,抱拳领命,状若蛮熊,满脸络腮胡,乃苏邕麾下旧将。

    “其余人便与苏某同率大军撤退。”苏定方抬眼扫过,众人皆抱拳称是,此刻再不明白他的用意就都不配领军了。

    营前杀马,只为迷惑敌军,让对方半知半解,弄出隋军粮草不足的烟雾弹。

    “范愿,贼军能否中计,就看汝之能力了!”苏定方抱拳对范愿一拜,“此战胜负,众将士生死便交与将军了!”

    “为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范愿抱拳回礼,神情决绝,苏定方早与他商量好了。

    诸将退出大帐,开始着手安排各种事宜,马汉亲领兵卒于营前杀马,声响嘶鸣,传出数里之外,令得南宫城内都能听见。

    待众将离开后,两名身姿婀娜的女子被人带入大帐。

    隋军兵卒显得十分散乱,铠甲乱扔,兵器插在泥土里,一个个样貌憔悴,哪里还有高昂的样貌。

    张金称再度被请到城墙上,起初不信隋军杀马,当亲眼见到后,其瞳孔内便闪过流星般的精芒,却又转瞬即逝,冷言道:“之前饮酒高歌,欲引吾领军出城,谁奈吾不中汝计。

    “尔等如今无法继续僵持,又想利用杀马来表明粮草不足,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想引吾出城,吾岂能中汝之计?”

    冷冷一笑,张金称准备转身离开之际,却忽见隋军营寨内一阵骚乱。

    “苏定方?”他瞳孔收缩,一眼就认出其中一道身影来。

    但见苏定方衣着散乱,左右搂着一个女子从大帐里走出,长发散在后背,走路时摇摇晃晃,俨然是喝醉酒的样子。

    两名女子生的甚为妖娆,浓妆艳抹,两人身上的衣着同样散乱不堪,极为暴露,让人看到她俩和苏定方的样子就会遐想连篇。

    “将军,回帐吧!”一女子扶着苏定方劝道。

    “滚,本将视察营寨,汝不过区区女子也敢教训于吾?”苏定方瞪眼,一脚将说话的女子踢滚在地,身体抽搐,嘴角溢血,寻常女子哪里能经受住他这一脚,恐怕已然内伤。

    “将……将军……”另一名女子面色霎时苍白,想要开口却又胆颤。

    “嗯?”苏定方转头瞪眼,“汝也滚!”

    他抬手就是一掌扇在女子脸上,五掌印立即清晰可见,女子被打得踉跄摔倒,口中吐出一口血,还夹杂着一颗牙齿。

    四周众兵卒见状皆不敢上前,生怕触怒苏定方,是个人都看出他喝醉了,似乎是因为久攻南宫城不下而心烦。

    范愿在这时刚好领兵走来,快步走上前对身后的兵卒道:“将军醉了,快扶将军进帐歇息。”

    “醉了?”苏定方摇摇晃晃地走到范愿面前,“汝言吾醉了?”

    “还不扶将军入帐!”范愿没有回答,而是于皱眉间对兵卒喝道。

    “大胆,”苏定方大怒,霍地拔出腰间佩剑,架在了范愿脖子上,“汝不过一小将,也敢来教训吾了?”

    “将军醉了!”范愿不卑不亢,根本无惧架在脖子上的冷剑。

    四周众兵卒见状,无不胆颤心惊,一个个低头不语,皆不敢触苏定方此刻的火气。

    “本将没醉!”苏定方抬腿就是一脚踢在范愿小腹上,生生将后者踢得倒飞出去。

    有兵卒想要上前去扶范愿,却被苏定方瞪眼喝止,“谁敢上前?”

    众人住脚,深知喝醉酒的人不能惹。

    “将军,”范愿起身抱拳,一副义愤填膺之状,“吾军粮草不足,如今杀马果腹,吾等此刻不撤更待何时?望将军定夺,勿被仇恨冲昏头脑,当以大局为重!”

    “霍乱军心,当真认为苏某不敢杀汝?”苏定方提着冷剑上前,摇摇晃晃,但眼里却冷芒爆射,戾气甚重,但在其眼底却隐藏了不忍。

    “忠言逆耳啊,将军!”范愿直接跪倒在地。

    “哼!”苏定方气得浑身颤抖,众兵卒此刻也是敢看不敢言,心里真为范愿打抱不平。

    扔掉手中冷剑,苏定方从旁夺过一根长鞭,二话不说就狠狠抽在范愿身上。

    “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