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2章 金称中计

    更新时间:2016-08-07 17:53:27本章字数:2109字

    第022章金称中计

    凝视范愿,张金称心头跳动,杀意自心底滋生,从始至终都未真正相信前者。

    被人这般猜透,试问谁能不恐?

    “将军,此人定为奸细,切不可被其言语混淆,当杀之!”一谋士抱拳劝谏。

    “奸细?”范愿冷笑,“试问哪一个奸细会献计让将军出兵致胜?”

    “哼,谬论。”

    “我军当立即出兵,使敌计谋不成!”一武将上前请战,“末将愿领兵为先锋,当为将军扫平隋贼。”

    “如此可大胜矣,范某甘做先头兵,为大军带路。”范愿说得一脸诚恳。

    张金称沉默片刻,上下打量范愿良久,随后笑道:“此刻出战尚早,本将自有定夺。”

    范愿越这样说,张金称心中就越谨慎,故而举棋不定,犹豫不决,生怕隋军有埋伏。

    时间流逝,及至丑时,张金称仍未下令出兵。

    “时辰已到,望将军下令出兵。”见一干武将及谋士准备开口,范愿却抢先道。

    “望将军出兵!”众人顾不得范愿是不是奸细了,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出兵偷袭隋军大营。

    张金称左手托着剑柄,右手攥成拳头杵在墙墩上,眯眼眺望隋军大营,心中仍未得出最终决定,猜疑太重,“再等等!”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将军若再犹豫不决,战机必失矣!”范愿一脸替对方着急的模样,语气透着急迫,“战机稍纵即逝,待隋军撤退再出兵就晚了。”

    “这……”范愿的话说到张金称心坎上了,就连众将都有些分辨不清前者是奸细还是真心投靠了。

    “再等等!”张金称眯眼眺望黑夜。

    “大军已整装待命,此刻不出战更待何时?”一武将话露怨气。

    “军令若朝令夕改,恐会影响众将士之士气。”范愿又道。

    张金称没有回答,也没有下令出兵,众人也只得静静等待。

    卯时,张金称仍旧未下令出兵,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在犹豫什么。

    “想必那隋军已然开始撤军,将军再犹豫不决,战机必失。”范愿单膝跪地,请战道:“范某愿为先锋,跪请将军出兵。”

    他越是这样,张金称就越是犹豫。

    “夜色甚黑,待天明再出兵。”沉思了良久,张金称方才下达命令。

    与此同时,隋军已然按照计划撤兵,连营寨都不曾拆。

    天色渐明,可贼军将士一直处于高强度准备中,此时已是疲惫不堪。

    “汝率三千轻骑出城,先行试探隋军。”张金称回头对一武将道。

    “领命!”终于得到出兵命令,武将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瞬间变得精神抖擞,立即转身下了城墙,亲率三千轻骑出城。

    “战机已失,恐怕将军要扑个空了。”范愿轻叹,遂既又建议道:“此刻没了战机,若强行追击,恐那隋军布有伏兵,望将军莫要出兵追之,以防中计。”

    “若隋军真退,这才是吾军大胜之战机!”张金称大笑,竟反其道而行之,范愿越劝他不出战,他就越要出战。

    可他却忽略了己方将士的士气,此刻的战力必然不在巅峰。

    片刻后,一轻骑来到城墙下,吼道:“报,隋军大营空无一人。”

    “哈哈,好、好!”张金称朗声大笑,“苏定方不过一黄口小儿,今日必叫他身首异处。”

    说完,张金称回头凝视范愿,笑了。

    “吾若大胜归来,必大大赏赐于汝,当计头功。”

    “若有不妙,望将军莫要强追,当回城守之。”范愿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忘劝谏,再次为张金称打了一针兴奋剂。

    “来人!”张金称喊道。

    “在!”有兵士上前。

    “送范将军下去歇息,莫要怠慢了贵客。”说完,张金称便径直走下城墙,诸将紧跟其后,数名谋士则不曾跟随,而是站在城墙上静静等待结局。

    看着张金称领兵出城时的巍峨身影,当真雄风万丈,英姿飒爽。

    “咔!”

    城墙上的一根旗帜忽然断裂,空中大风忽起。

    见状,城墙上的数名谋士一个个苦着脸,其中一人叹道:“旗帜断裂,怪风忽起,此乃不详之兆,恐张将军此去不回矣,真是命运否?”

    张金称率兵进入隋军大营,却见营中一片混乱,地上落下了不少兵器,造饭的工具更是没有带走,就连营帐都不曾拆,如此便给人造成了隋军撤离的混乱和急迫感。

    “丢盔弃甲,如此敌人无惧矣!”有武将大笑着感叹。

    “切莫大意。”张金称极为谨慎,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放松警惕。

    “将军放心,末将若遇隋军,必杀得隋贼胆寒。”

    “将军且看地面,隋军竟连兵器都舍弃了不少,衣服铠甲更是遍地皆有,我军若追击而出必大胜矣。”

    “穷寇莫追,谨防有诈。”

    众将你一言、我一句,能做决定的只有张金称一人。

    “轻骑在前追击,车兵尾随其后,步兵及弓箭手、强弩兵士等紧随在后,分三段追击。”张金称下令,以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放弃追击隋军的机会,“若遇敌军,轻骑可与之交战,拖住隋贼,大军随后便会赶到支援,此番定要斩了那苏定方头颅,报吾在信都之仇。”

    众将领命追击。

    此刻,马汉早已抵达伏击地点,刘宠也率军隐藏在了周边的村庄内。

    张金称虽有天时、地利,但苏定方所拥有的却是人和,故而刘宠才能顺利隐藏。

    一路追击,所过之处都能看到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及兵器,张金称心里更为高兴了,真的认为隋军已经大乱。

    轻骑追出三十里,方才看到隋军的身影,正是苏定方亲率的撤退大军。

    隋军兵士一个个垂头丧气,衣衫不整,队形混乱,几乎没了士气。

    “若敌军真的追来,以我军此刻的状况恐难以抵挡。”有将领叹道。

    “呵,无妨。”苏定方淡笑,仍旧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但他扫视四周时露出的目光却也带着一抹别人看不到的忧虑,“敌军率先追来的必是轻骑,吾军与之一战不可退,待敌之车兵临近方能撤退。”

    “一旦交战,还能撤得出来?”有人问。

    想了想,苏定方点头,道:“传令众军,届时由吾亲领轻骑与之交战,汝等率大军撤退,切不可与敌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