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生死进退

    更新时间:2016-08-07 17:54:06本章字数:2075字

    第023章生死进退

    众将领命称是。

    一盏茶的功夫眨眼便过,贼军骑兵杀至。

    “杀!”

    “擒住贼将苏定方者,赏黄金百两!”

    顿时间,喊杀声震破四方山河,战马咆哮,贼军骑兵掩杀而出,马蹄轰轰,灰尘四起。

    苏定方双眼一眯,一抹精芒闪掠而过,如璀璨的皓月般明亮。

    “汝等先行,吾率轻骑应之!”

    转身勒马而出,苏定方亲率八千余轻骑迎击来敌,双方于转瞬间便接触,双方都没有任何言语,一开始就是血腥杀戮。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贼军悍勇,一个个都杀红了眼。

    隋军轻骑士气极弱,人员又不如贼军,刚一接触便落了下风,但由于苏定方的凶勇无匹,隋军竟越战越勇,在贼军骑兵中冲杀而过,血溅战马之下。

    “杀!”苏定方手持银枪高吼,大眼圆睁,神情冷峻,就如同战神下凡,所向披靡。

    他专杀敌军将领,使敌处于无人指挥之状,故贼军战力直线下降,作战逐渐变得混乱。

    “轰隆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自远处传来,贼军车兵临近,苏定方又率军冲杀了数息,使敌阵脚更为混乱,其遂既率军冲出,远遁而去。

    从交战到贼军车兵赶至,双方交战不过一炷香时间,可最后随苏定方冲出的轻骑只剩下了三千不到,战死一半以上。

    能有如此战绩已是最好,要知道隋军一开始时毫无士气,最后能爆发战力已是极限,否则必将全军覆没。

    若没有苏定方亲领,并斩杀敌之将领,恐隋军败矣!

    “虎将,真乃虎将也!”张金称随后赶到,得见苏定方撤走的背影,不得不眯眼长叹,承认了后者的神武之勇,“若是本将处在他的情况下,恐无力抗敌!”

    “将军,可要继续追击?”一将军被苏定方的勇猛所惊住,颤声问张金称。

    “为何不追?”张金称高声大笑,一副胜利在握的表情,“由眼前之战可见隋军士气不足,若非有那苏定方,隋军哪来的抵抗之力?

    “即使那苏定方再勇猛,吾也不信其能以一己之力斩吾军数万之众,而隋军其余将士则乃乌合之众,不足为惧矣。

    “此刻正是大破敌军之际,地势平坦,车兵当起胜利之用。”

    张金称一声令下,贼军便紧追而出。

    很快,苏定方便率军抵临一树林密集,草木茂盛之地,但见众将士皆等待于此。

    一眼就能看到紧追而来的贼军,隋军众将士皆面色大变,瞳孔收缩之下脸露惊惧,更有人丧失了一战之心,若不是有苏定方压阵,恐隋军早已四散奔逃。

    “将军!”诸将对苏定方抱拳。

    “敌军紧追不舍,如此该当如何是好?”一将领满脸恐惧地问道,并不清楚苏定方的退敌之策。

    “无妨,继续撤军,吾自有破敌之策。”苏定方手持银枪,沾了鲜血的铠甲在发光,他大袖一挥,带着隋军继续朝远处撤离。

    张金称率军临近密林之地,却有将领说:“前方恐有伏兵。”

    “哼,隋军逃走都如此散乱,哪里还顾得上埋下伏兵!”张金称冷哼,继续率军追击。

    “别人不可能,但那苏定方乃是苏邕之子啊!”此将领轻叹,心中已有某种预感,却又因劝谏无果而无能为力,只能跟随张金称一同追击。

    冲过树林密集之地,但见贼军距离隋军越来越近。

    “停止前行!”一勒缰绳,苏定方忽然转身扫了一眼身后那滚滚灰尘,遂既对众将士道:“敌军来势汹汹,吾等再快也不及之,想安然撤走已成奢望,汝等究竟想死想活?可想回家再见亲人?”

    众将士沉默不语,皆凝视苏定方,想看看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我等退无可退,若破釜沉舟,与敌死战一场,还尚有机会寻得一条性命回家,如若继续萎靡下去,此地必将成我等战死之处!”苏定方的目光扫视而过,欲激励众将士,“苏某虽为领军之将,但此时此刻却不再是一大将,而是一兵卒,当与诸位同生死,共进退,若苏某擅自离开,则当人神共愤,死无葬身之地,天打五雷轰!”

    是个人都能看出,隋军众将士都想回家,眼里充满了对亲人的思念。

    此为……励军!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哀兵必胜,明知不敌亦要战,为了活命只有杀,此乃破釜沉舟之勇!

    听到苏定方所言,众将士萎靡的士气刹那回归!

    “同生死,共进退!”有将领立即附和苏定方。

    “同生死,共进退!”

    “同生死,共进退!”

    怒吼响彻八方,惊得不少鸟类飞起。

    为了活命,又听了苏定方慷慨激昂的话,且处于这种特定环境下,众将士都被逼得眼睛发红,而苏定方最后的话语不过只是一个火引。

    “随苏某冲杀,斩那贼首张金称首级!”苏定方勒马折返而回,一马当先,以行动诠释了自己的话语,“诸位大可放心,只要我等勇猛作战则必胜,杀!”

    隋军之中无人应答,但他们都转身跟随苏定方折返而回,无言的沉默,沉默中的战意轰然而起。

    在这无声的战意里,似有无数咆哮响起,喊杀声如万兽咆哮,战马奔腾所掀起的烟尘和狂风就像山洪暴发般汹涌。

    两军交战,血腥厮杀,每时每刻都有人战死!

    贼军的战车虽然勇猛,但苏定方选的地点却极佳,一侧靠近高山,一侧靠近河流,战车在这里根本无法发挥它本该拥有的作用。

    万箭齐射,血花迸出,有人惨死在锋利的箭矢之下。

    杀戮极为无情,也许你前一秒在杀别人,可下一秒就有可能被别人所杀。

    残肢被利器砍断,头颅被大刀削落,血流如柱,场面就像血腥地狱一样恐怖,似有万鬼在哭嚎般。

    鲜血流进了侧面的河流,使得河面都沾染上了鲜艳的红色,在阳光下散放着诡异的冰冷。

    一个隋军将领骑在马上冲杀,持一柄战矛与敌交战,杀得眼睛都红了,死在他手中的人不知多少,他只知自己杀得双臂都有些麻木了,身上的伤口更是不断淌血,似乎整个人都出现了麻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