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5章 瓮中之鳖

    更新时间:2016-08-09 12:04:12本章字数:2090字

    第025章瓮中之鳖

    金铎之声响起,贼军撤退,阵脚慌乱,人人恐慌。

    张金称在众将的护卫下安全撤离,贼军士兵在撤退中被隋军杀了不少人马,更因地窄,留下了不少扶胥战车。

    “杀!”张枫持大刀,勒缰绳,怒目圆瞪,欲率军继续追击贼军。

    “穷寇莫追,”苏定方喝止诸将,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清理战场,战车扶胥收缴归为己用,他物尽皆不取。”

    “敌军已然战败,为何不乘胜追击?”张枫勒马来到苏定方面前问道。

    “呵,追与不追都一样。”苏定方意味深长地笑着,弄得张枫一头雾水。

    隋军将士开始收缴战场,只取战车、强弩等硬性兵器。

    “事可办好?”苏定方问张枫。

    “诸事已毕,”张枫回答,“老将军灵位安然送至武邑,战死之兵士亦处理妥当,将军勿需担忧,家中一切安好。”

    话语间,张枫似乎欲言又止。

    “还有何事,但说无妨。”苏定方看出了张枫的蹊跷。

    “那上官崇乃上官统兄长,恐将军此战之后……”

    “宵小之辈,量其也不敢如何。”苏定方早已猜到,脸上虽挂着冷笑,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他害怕的不是自己,而是家人。

    “末将来时得郡守之令,让将军速速破此贼军,郡西又有贼军作乱,特令将军速往破之。”张枫又道。

    “张金称已成瓮中之鳖,今日便可取其首级。”眺望远处,苏定方信心满满,随后收回目光看向张枫,问道:“郡西有何人作乱?”

    “杨公卿!”

    听得此名,苏定方微愣,沉默良久才道:“此人虽是叛乱,但相比张金称则为天地之差,此人善待百姓,实乃义军也!”

    苏定方曾听苏邕提及过此人,又道听途说不少,故对杨公卿有一番感慨。

    “将军为隋效命,杨公卿虽是义军,却也是叛军,若遇之该当如何?”

    苏定方摇头,没有回答,但在心里却已有了答案。

    面对张金称,苏定方是杀之而后快,可一旦面对杨公卿,他必将得饶人处且饶人,断不会赶尽杀绝。

    以他对时下局势的了解,隋朝风雨摇摆,灭亡乃迟早之事,如今不过垂死挣扎,他也只能于心中苦叹。

    就在此时,一男一女勒马来到苏定方面前,纷纷抱拳道:“苏将军!”

    由于苏邕战死,众人不再喊苏定方为小将军。

    “二位能鼎力相助,苏某感激不尽。”苏定方抱拳回礼,认得来者正是在那衡水县见过的邓渃雨和邓世宝。

    “我等闻听苏老将军驾鹤,又知您大破贼军,恰逢张将军途经衡水,故特来相助,望将军莫要嫌弃才是。”邓世宝抱拳,一身红甲宛若真龙的鳞片,威武非凡。

    “诸位能来相助已是苏某之荣幸,岂有嫌弃之理?”苏定方摇头淡笑。

    “好了、好了,”邓渃雨撅着小嘴,似乎因为邓世宝抢了她的台词而不满,“贼军撤退,我等何时追击?”

    话落,她又嘀咕道:“如果不是本姑娘执意集结庄内之众,哪里会有什么相助?”

    话音虽小,却也传入了苏定方等人耳里,邓世宝额头冒黑线,苏定方则一笑了之,对方能来便足以表明一切。

    待隋军清扫完毕之后,竟得战车扶胥十余架,遂既朝南宫城进逼而去。

    “骑马者,与吾为前军,战车随后,步兵由张枫领军随后赶至。”做出安排后,苏定方便率轻骑快马加鞭赶往南宫,而邓世宝所率领之兵尽皆骑马,使得隋军轻骑的队伍瞬间壮大,足有万余之多。

    “衡水一别,不知定方哥哥可有想奴家?”邓渃雨眨着丹凤眼,睫毛轻颤间偏头凝视苏定方,一脸的妩媚,如同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邓世宝在一旁看得甚为吃醋,似乎邓渃雨在他面前还没有出现过这种表情。

    “驾!”苏定方不曾回答,直接挥舞着长鞭,驾马而去。

    “定方哥哥,自衡水一别可想死奴家了!”邓渃雨不依不饶,一副我缠定你的表情。

    自古美女爱英雄,邓渃雨着实迷恋上了苏定方那冷峻的面孔。

    “苏某尚小,年龄不及汝大,莫要再称苏某哥哥了。”

    “哼,奴家就要叫定方……哥哥!”

    与此同时,贼军撤至密林处,马汉率军伏于密林草丛中。

    “将军所料非凡,贼军果真撤来,看其阵脚实乃大败而至。”密林中,一小将见贼军撤来,原本懒散的脸瞬间蹦出笑容,连连称赞马汉。

    冷视越来越近的敌军,马汉一边让众人做好准备,一边摇头回答那小将:“吾并非神算,此乃苏将军之功。”

    待贼军进入密林伏击处,马汉一声令下,立即便有成千上百支箭矢飞射而出。

    “咻咻、咻咻……”

    箭矢划破茂盛的草木,漫天都是,一时间让人分辨不清究竟有多少伏兵。

    “杀!”

    喊杀声震耳欲聋,如天雷滚滚。

    撤至此处的敌军见状,无不胆战心惊,人人自危。

    就连张金称也心生惶恐,本就郁郁寡欢的他更为心恨了。

    密林之中旌旗林立,不断传来“簌簌”的声音,似有大军在移动般,给人一种密林之中有千军万马的感觉。

    张金称以及诸将之中或许有人识破了蹊跷之处,但此情此景下,就算他们想挽回众兵卒的混乱已不可能,命令根本无法完全传递出去,只能自身相保。

    “有埋伏!”

    “快跑啊,隋军大兵到来了!”

    “啊!”

    惨叫、恐惧、惊慌,瞬间弥漫四方,空气里都充斥了血腥的味道。

    “该当如何是好?”有将领一边抵挡飞射而来的箭矢,一边问张金称。

    “杀出去,”张金称双眸血红,“隋军虽有埋伏,想来并非援军,数量不会太多,吾军冲杀出去并非难事。”

    “杀!”

    马汉率军冲了出来,隋兵自密林两侧掩杀而出,出口的地方却没有任何障碍阻拦,就如同特意给贼军留出一条生路让他们逃走一样。

    鲜血飙飞,场面骇人,短暂间就有数百人倒在血泊里,这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贼军一心只想离开此地,尽快撤出。

    张金称身中两箭,在诸将的护卫下得以冲杀而出,朝南宫城的方向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