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悍不畏死

    更新时间:2016-08-10 09:32:13本章字数:2105字

    第026章悍不畏死

    张金称率诸将撤离战场,以致于贼军兵卒无人领导,呈大乱之状,人人自危。

    马汉率隋军大战敌军,仅五千兵卒便俘虏敌军数万之众。

    片刻后,苏定方率大军赶至,见密林处的战斗已然结束,正欲率军追击时,马汉上前道:“末将愿随将军追击贼军。”

    “不可,”抬眼一扫那数万俘虏,苏定方当即就摇头拒绝,“俘虏敌军,汝在此看住他们便可,那张金称已成瓮中之鳖,吾率轻骑就能胜之。”

    “杀鸡焉用牛刀,末将愿替将军前往杀敌。”

    “吾必亲取那张金称首级,以告吾父在天之灵。”苏定方摇头,神情决然,话语不容置疑,“张枫已至,随后便会率军到来,汝与之押解敌军随后赶来。”

    话落,苏定方不给马汉说话的机会,挥舞长鞭抽打在马背之上,率万余轻骑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贼军诸将率领残兵回往南宫城,认为只要进入城中就能万事大吉,殊不知南宫城在此期间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南宫城中,范愿被押至城主府监禁,好吃好喝招待,唯独不能踏出房屋半步。

    算了算时间,估计该是时候动手了,范愿于是停止饮酒,竟从长发之内抽出了一柄亮晃晃的匕首,横宽三寸,长乃七寸,刃处锋利,尖利如针。

    没人会想到,他那披下的乌黑长发内竟藏有这等利器,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躲过敌人的眼睛。

    将匕首藏在衣袖内,范愿起身拉开屋门,但听“吱呀”一声轻响,屋门应声而开,守在屋外的四名兵卒立即冷目凝视于他,四人的右手更搭在了佩刀的刀柄之上,随时能拔刀进行攻击。

    “几位兄弟,不知在下能否上个茅厕?”范愿笑着问,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

    “将军有令,阁下不可踏出房门半步,否则……”一兵卒回答,虽然没把话说完,但白痴都能听明白其中寓意。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就不为难四位了。”范愿苦笑间转身,给人一种他要折返回屋子的感觉。

    四名兵卒见状,心中遂既一松,且又闻到范愿身上传来的酒气,四人心里的防备更为大大缩减。

    在四人想来,奸细绝不会这般轻松的饮酒,且还喝得面孔通红!

    但四人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们放松警惕的一刹那,范愿出手了!

    寒光乍现,冷光如电!

    迅猛如猎豹,快速如风,匕首滑落在手,范愿转身挥出,仅眨眼之间就连续划破了两名兵卒的咽喉,血花绽放,在这屋前绚烂非凡。

    另两人见状先是一愣,旋即就下意识地想要拔刀砍杀范愿,然而后者的动作更快,双脚捻动之下如猎豹躬身冲出,持匕首又刺破了一人的心脏,鲜血瞬间就染红了此人的胸膛。

    “吱啦!”

    将匕首从此人体内抽出,范愿正欲袭杀最后一人之际,却见那人已然拔出佩刀,挥舞间闪烁着寒芒朝前者劈砍而至。

    范愿顺手拉过那被刺破心脏之人的身体,用其挡住了劈砍而至的长刀,范愿紧接着猛地一脚踢出,将此人身体踢得倒卷而出,直接砸在那最后一名兵卒身上。

    闪身冲出,范愿翻手横握匕首,猛地自那兵卒的太阳穴扎入,紧接着迅速抽出,又将其咽喉划破,鲜血立即如同泉涌般灌了出来。

    一切的发生不过数息间,范愿解决掉四人,遂既晃身朝城主府外冲去,避开了一名名贼兵。

    出了城主府,他抢过一匹马,以最快的速度直奔城门。

    同时,在那南宫城外,刘宠率两千精兵来到南宫城下,皆穿着贼军兵服,一个个垂头丧气,身上沾有鲜血,脸上全是黑乎乎的,俨然一副刚经历了大战的模样。

    “来者何人?”城上守将喝问,并令军士做好应敌准备,众多弩箭搭上墙墩。

    “吾等中了敌军埋伏,将军中箭昏迷,命在旦夕间,尔等还不速速打开城门,让将军进城治疗!”刘宠大眼圆瞪,一副悲壮的表情,泪花都在眼里打转。

    “将军何在?”城上守将极为谨慎,断不会因为一句话就打开城门放刘宠等人入内。

    “将军在此!”刘宠抬手一指身旁那担架上躺着的人,但见此人浑身是血,脸上是血夹着黑灰,让人根本分辨不清其样貌,但体型却与张金称极为相似。

    看不清此人的模样,城上守将的眉头拧成了疙瘩,有些犹豫要不要开门。

    “沈将军何在?”守将喝问,眯眼凝视城下,在做最后的确定。

    刘宠犹豫良久,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深知这是进入南宫城的决定性问题,一旦回答错误,就有可能造成此次计策的功亏一篑。

    “沈将军何在?”城上守将已经开始有些怀疑了。

    “沈将军下落不明,被隋贼冲散了!”刘宠咬牙道,并暗示众人做好强攻准备,即使被敌发现,他也不能就这样退走,哪怕战死在这里也要打出一个缺口来。

    额头冒出汗珠,刘宠在这一刻真正感受到了肩上的压力有多大,更看明白了苏定方对他的信任,竟将这重担压在了他的身上。

    “哈哈,”城上守将大笑,张狂而又不屑,“吾军之中并无姓沈的将军,尔等隋贼休想计取南宫!”

    守将抬手一挥,上千支箭矢直奔城下飞射而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异变横生,但见南宫城城门忽然被人打开,缝隙不大,仅能通过一人,却给了刘宠曙光般的希望。

    “杀!”刘宠大笑,高呼间挥舞着兵器前冲,身先士卒,冒着箭雨冲向南宫城城门。

    其麾下将士见他这般勇猛,悍不畏死,也都一个个如狼似虎般冲向城门,根本顾不得那射来的一支支箭矢,完全就是在用肉身抵挡,如同发疯的魔鬼。

    城上守将见状,无不震惊失色,大呼不妙!

    刘宠身中三箭,鲜血直流,其中一支箭矢直接从他的左胸穿过,幸好他避让得快,躲过了心脏的致命要害。

    此时此刻,隋军众将士完全将生死抛之脑后,刘宠只想着完成任务,不要命地冲出,用悍不畏死来形容恐怕都不够。

    试问,拥有这样一支军队,怎能不胜?见到这样一支军队,怎能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