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 手刃金称

    更新时间:2016-08-12 20:25:06本章字数:2133字

    第027章手刃金称

    箭如雨,血溅四方。

    隋军士兵死伤众多,却悍勇地冲到了城门前。

    “杀!”刘宠持一柄狼牙铁棒,即使受伤也强忍着,率众冲入南宫城中。

    隋军士兵上前将城门猛地推开,一个个都红了眼,怒吼着冲入城中杀敌。

    他们亲眼看到之前还活生生的战友被一箭射穿脑袋,不少人倒在了冲锋路上的血泊里,每一个活着的人在心里都憋足了火气,终于能得到发泄,他们又怎会平静,早已如火山的岩浆般喷发。

    刚冲入城门,隋军将士就见到了浴血奋战的范愿,他如今浑身是血,身体表面有肉眼可见的伤口,血肉外翻,看起来十分恐怖。他手持一根从敌人手里夺过的战矛,横扫八方,竟以一人之力开了城门,又以一人之力挡住了前来支援的敌军,虽算不上万夫不当之勇,却也有百夫不挡之力。

    “杀!”

    隋军冲入城中,杀戮凶猛,立即血溅大地。

    有士兵上前替范愿杀退敌军,并将之护在中间,避免他再有所受伤,若他真的出了问题,众人恐难以对苏定方交代。

    “呵,呵呵,哈哈!”范愿疲惫不堪,只觉眼前一阵缭乱,却猛地将战矛插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不倒,脸上写满激动而又兴奋的表情,“做到了,我做到了,贼军破矣!”

    城中贼军不多,南宫城很快就被攻破。

    良久后,南宫城外灰尘大起,张金称率近万余残兵到来。

    “驾!”贼军诸将心中甚急,已然发现苏定方自后面追来。

    “速开城门!”有将领来到城下怒喝,但见城上无人回应,也不见守城士兵的身影,只有那旗帜依旧随风飘扬,哗哗啦啦。

    见状,张金称心中顿时一跳,忽有大难临头之感。

    他瞳孔收缩,眯眼扫视四周,立即就发现了此地所留下的大战痕迹,此刻又不见城上守将,他立即就察觉到不妙。

    “退,速退!”

    在张金称略显颤抖的断喝下,贼军诸将有些发懵了,不知他的意思,分明已到了城下,又为何要退?

    贼军虽中计战败,但众将士对张金称的命令却坚决服从,二话不说就领兵退去。

    然而贼军还没开始移步,忽有怪风大起,天色骤暗。

    “呼呼!”

    “呜呜!”

    大风吹着贼军的旌旗,怪如阴风,声如鬼哭,竟让人不寒而栗。

    “咔!”

    张金称的帅旗在怪风中被吹得断裂。

    “凶兆,此乃大凶之兆!”贼军之中有人下意识地吼了一句,立即就引起所有人的共鸣。

    “贼首张金称,汝今日当埋骨此地尔!”南宫城上忽然传出一声大喝,但见贼军的旗帜于瞬息间被换下,变成了隋军之旌旗,刘宠立于其上冷视城下,范愿扶着墙墩站在一旁。

    贼军众人回头望去,一个个面色大变,唯独张金称面无表情,唯有一抹苦笑在嘴角勾勒,他瞬间想明白了一切。

    “范愿小儿,吾不杀汝,誓不为人!”有贼军将领怒吼,“尔等可敢出城与吾一战!”

    “哈哈,败军之将,有何脸面在吾之面前叫嚣?”刘宠冷笑,根本没有出战的意思。

    “轰轰!”苏定方率万余轻骑赶至,战马嘶鸣,士兵高吼,一个个战意昂扬,如狼似虎。

    “贼首张金称,吾乃苏烈,今代天下百姓取汝首级,以告汝之杀戮之恶!”苏定方来临,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就率军冲入贼军之中交战,“吾曾言,必亲取汝之首级以告吾父在天之灵,今当实现矣!”

    “定方小儿休得猖狂,今日便决一生死!”张金称自知跑不掉了,心里虽恨,却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率军与隋兵交战。

    “乒乒乓乓……”

    “砰砰、轰轰……”

    “啊!”

    “杀!”

    无数的兵器在碰撞,成百上千的士兵倒在地上哀嚎,血染红了城外大地,草木都从绿色变成了红色。

    乌云压顶,怪风呼啸,似鬼哭狼嚎,又像阎王索命,宛若人间炼狱。

    “哗啦啦!”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如同天哭,又像是上天在用雨水来净化杀戮所带来的邪恶。

    战鼓响动,代替了雷声,这是一方不倒下就不会结束的战争,战鼓不听便长鸣!

    “杀!”南宫城门大开,刘宠率城中将士冲杀了出来,致使贼军腹背受敌。

    苏定方单枪掩杀,所过之处无人能挡,直接穿过敌军阵营,冲到了张金称面前,冷漠的脸上泛起了恨意,他始终年轻,热血激情,双眸很快就变成了血红色。

    银枪挑刺而出,瞬间与那张金称战至一处!

    “哈哈,想取吾之首级,也要看汝有无本事!”张金称发狂,拼尽老命与苏定方厮杀,深知稍有不慎便会去见阎王。

    “砰、咔!”

    仅仅三个照面,仅仅三招,张金称座下之马就被苏定方挑翻在地,张金称手中的三叉战戟更是断成了两截。

    “噗噗、咳咳……”张金称面目苍白,嘴中涌血,摔倒在地上,俨然失去了再战之力,只能瞪眼看着苏定方下马走到他面前。

    “吾恨,吾之大恨啊!”张金称用尽浑身气力嘶吼,“若吾听从众将及谋士之劝谏,下场当不为此!”

    苏定方拔出腰间佩剑,目光冷漠,仇恨夹着血色的光充斥在眼里,他没有丝毫怜悯地挥出了手中如屠刀般的剑,仿佛眼前要杀的不过一畜生!

    “哈哈、哈哈,”凝望长剑劈砍而来,张金称不恐反笑,“吾在阎王那儿等着,狡兔死,走狗烹,看汝能有何等好下场,信都郡守岂容尔等做大,汝之父实非吾所杀,乃那郡守所逼,哈哈、哈哈……”

    “尔敢!”贼军诸将见张金称危急,立即就驾马前来救援,然而他们再快也快不过苏定方手中的剑。

    “噗嗤……”

    长剑斩下了张金称的头,可他的话却在苏定方耳边回荡,令后者瞳孔收缩,一抹冷光自眼里闪过。

    一颗头颅,滚落在旁,猩红的血四溅,散出一股浓厚的腥味。

    之前还叱咤风云的一代“义军”大将,就这般被苏定方斩于剑下!

    头颅的眼还等着,只是瞳孔已经涣散,没了神采。

    那没了头的身体抽搐了两下,也就不再有任何生机。

    一将功成万骨枯,再强大的人,到头来终也要成为一捧黄土。

    自此刻起,苏定方脚下的路,注定要用尸骨来堆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