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对症下药

    更新时间:2016-08-29 19:09:32本章字数:2187字

    第029章对症下药

    殿内众将沉默不言,唯有苏定方的话语在回荡,响彻四方。

    雕刻美丽花纹的柱子,粉饰奢华的殿宇,谁又能看到在这光华下流淌了多少鲜血?

    如果没有战争,如果天下太平,谁又愿意提着脑袋杀戮,所为的不正是为了让自己能活得更好一点吗?

    经历这一次次杀戮和交战,苏定方也在心中自问,自己累吗?

    累,他很累!

    手里掌握了成千上万人的生死,承担了信都无数百姓的命运,他真的太累,可他没有办法,只能提起兵器,无可奈何、奋不顾身的冲杀在前,或许这就是他的命运,一生都不会止步。

    稚嫩的心开始在血腥里成长,他只希望自己到最后的初心不变,仍能保持一颗琉璃玻璃心。

    即使再累,路也得走,他必须一个人扛起一切,要为麾下将士负责,要为治下百姓负责,要为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负责。

    “这片土地经历了太多的战乱,参与战乱的人,有的为了钱、有的为了权、有的为了美人,但更多的人只是为了想要活命,从而让自己过得好一些,钱是生活的根本,权是根本之外的欲望,很多人迷失了,所以需要有人来带领这片土地上的人走回原来的路……”

    年纪轻轻就发出如此感慨,没人知道苏定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所言不假,皆于心中默认。

    他不知道能带领天下人回归正途的是谁,亦不知道战乱何时止,他只知一定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天下人皆有可能。

    “小人……愿追随将军,死而后已!”贼军一谋士听了苏定方的话,心中甚是感动,颇有遇到知己之感,当下便誓死效忠。

    “将军所言,实乃天下时局之变化矣,与小人所见略同,且将军又有仁爱之心,小人愿誓死追随将军,施平生抱负!”另一谋士开口,两人眼中都绽放着精光,终于明白张金称为什么会败给苏定方了,二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

    邪不压正,张金称的败局从一开始就已定下!

    苏定方含笑点头,竟亲自上前将二位谋士扶起,为他们解开绳索。

    “谢将军!”二人得到如此礼遇,竟感动的再次抱拳跪下。

    “快快请起、快快请起。”苏定方再次将二人扶起,“二位年龄均在苏某之上,这不是折煞苏某吗?”

    二人没有再说话,任由苏定方把自己搀扶起来,但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目中看到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坚毅光芒。

    同时,周毅仍旧斜眼看着一旁,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表情,但他的心里亦深受触动,他之所以能不被贼军那个大染缸侵蚀,何尝不是心中还有一个梦想,一个如苏定方所言的那种梦想!

    紧接着,苏定方偏头看向周毅,一脸淡笑,后者却佯装看不见,眼神蔑视,当真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即使被俘亦无惧。

    苏定方以德报怨,竟当着众人的面亲自上前为周毅解开绳索,遂既看都不再看后者一眼,迈步走向大殿之外,说:“汝既不愿投入苏某麾下,那就请便,自行离去吧,只希望我二人下次相见别在战场。”

    周毅愣了,身体轻颤,昂着的头低下,转过身望向苏定方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对待后者,苏定方竟会不杀他,还放任他离开。

    如果两人交换个位置,周毅深信自己绝对做不到苏定方这种程度的淡然和洒脱!

    刘宠、范愿诸将见状,无不目露杀意,颇有周毅只要离开这里,他们就会下杀手的意思。

    正所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范愿等人自不愿发生这种结果,所以暗下决心,哪怕会被怪罪,他们也要暗中杀掉周毅,当然,前提是周毅一意孤行!

    “他若走,何人敢为难之,日后便不要见吾。”苏定方似乎看穿了众人的心,一句话就令诸将面色骤变,一个个咬牙凝视周毅,不甘地叹气。

    “是!”众将只得苦涩抱拳。

    若没有苏定方此言,他们定会下杀手,可一旦他说了此话,诸将心中就算杀意再浓也不会动手,这就是他在诸将心中的威信!

    “为什么?”或许,周毅之前是感动,但他听到苏定方的交代后,心里的挣扎就已经在开始偏移了。

    “呵,苏某能擒汝一次,便能擒汝二次,放眼天下,今日送汝一句话。”苏定方顿了顿,终于回头含笑看向周毅,眼中露出明显的不舍,真的很希望后者能助他一臂之力,“像汝此等悍勇之将,日后不论走到哪里,切莫忘了心中的根,莫要行伤天害理之事,否则吾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取汝项上人头。”

    眼中闪过一抹戾芒,杀气爆棚,苏定方眯眼看了周毅数息,就如同在说,我今天放了你,希望你以后做个好人,不要再跟错人了。

    “将军……”周毅眼中淌下了泪,深深抱拳一拜,九十度弯腰,“恕小人多有冒犯,眼高过顶,实乃那张金称对小人有恩,故不愿背叛之,然今日听将军一席话,令小人茅塞顿开,幡然醒悟,还望将军大人不记小人过,周某人愿随将军左右,驰骋沙场,若有异心,不得好死!”

    有些话可以作假,有些人可以装,但当自己对上苏定方的眼睛,看到那双眸里闪过的戾芒后,周毅心头一突时赫然明白,对方所言不是假的,也不是装的,而是切切实实发自内心的话。

    所以,当看到苏定方转身继续迈步离开,周毅做出了选择,他的心同时一松,感动的同时也为自己感到幸运,能遇上这样一位将军实属今生幸事。

    “汝曾杀吾三员大将,吾念当时各为其主不予追究,但汝必须上那三人坟头祭拜,待来日天下太平时,汝必须奉养他三人的妻儿老小。”苏定方走出了大殿,却留下了一句让周毅激动的话。

    “末将领命!”

    或许,范愿、刘宠等人在之前对苏定方招降周毅有些不满,甚至可以说是愤懑,但随着此话的落下,诸将只能苦涩一笑,深知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开始接受周毅这个新来的同伴。

    诸将不得不承认,苏定方年龄虽小,但处事之老练也让他们望尘莫及。

    如果他们战死,最放心不下的自然就是家中的妻儿老小,自然希望有人在他们战死后能代为照顾,而苏定方便是摸清了他们的心思,对症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