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0章 万民相送

    更新时间:2016-08-29 19:10:26本章字数:2556字

    第030章万民相送

    凝视苏定方走出大殿的背影,邓渃雨犯花痴般的笑了,邓世宝同样笑了,只是后者是为自己能遇到苏定方而笑,那一句句话确实打动了邓世宝这个热血男儿的心。

    手刃张金称,斩其首级,父仇得以大报,苏定方心中非但没有任何快感,反而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哀伤。

    隋军在南宫城休整了五日,当胜利的消息传回信都,郡守便不断派人来催苏定方率军西上,迎击杨公卿之贼军。

    自第三日开始,传信的人接连不断,信中言称情况紧急,堂阳县危在旦夕。

    堂阳一旦沦陷,杨公卿所率贼军就能直捣信都,一路平原,地势平摊,再无城池险阻可拒。

    然而苏定方得此消息却无动于衷,对于进军之事一拖再拖,任由郡守如何派人传信也无用,他还是坚持让大军休整了足足五日。

    招降张金称所部,故大军需要磨合,且众将士才经历过大战,疲惫不堪,若让他们立即赶赴堂阳参战,必会生出不满之心,士气跌落,兵卒厌战。

    “信都又来人催了,是否让大军开拔?”范愿问苏定方,紧接着一脸忧虑,又道:“将军对此事一拖再拖,恐会引起那郡守的不满,怕他……”

    话没说完,苏定方却明其意。

    “无妨,谅其也不敢如何。”

    “可是……”范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苏定方打断:“大军已休整五日,是时候出发了,传令下去,明日卯时大军开拔,支援堂阳。”

    “是!”范愿转身走下城墙,开始着手安排明日出征之事。

    抬手摁于墙墩之上,苏定方抬眼眺望远方,此刻正值秋季,凉风拂卷,吹卷起了他的衣袂,面容褪去了稚嫩,双眸变得深邃如长河。

    “看样子,你和信都郡守的这个梁子是结下了。”邓世宝走过来说,“为了让军队休整而多次违抗命令,又有那上官崇从中作梗,恐此次战事一了,郡守多会对你动手。”

    “苏某自认问心无愧,对得起信都郡百姓,还真不信那郡守敢冒天下之大不为对吾动手!”放眼望去,城外凉风吹卷,又到了收割的季节,苏定方太过自信了,始终年轻,不知人心叵测,很多事根本不会如他所想的那般完美。

    世事难料,现实冷酷,理想如梦。

    “希望如此,”邓世宝轻叹,目露忧虑,“我明日便不与汝等同去堂阳了,此间事了,庄中大哥催得甚紧,当与小妹速回。”

    “嗯,”苏定方回头点头而笑,邓世宝和邓渃雨本就不属于隋军编制,他自不能强求二人留下来做些什么,“二位此番能来相助,苏某已是万分感激,此相助之恩,容苏某来日再报。”

    “今日,你我当把酒言欢!”

    “好!”

    一夜无话。

    秋风萧索,落叶成堆,隋军于翌日开拔。

    加上招降的士兵,苏定方麾下已有六万之众,仅骑兵就有两万余,步兵两万余,车兵五千,强弩万余,后补兵卒五千。

    大军出征,大路广阔,前方无阻,苏定方率骑兵于前,周毅、张枫跟于其旁,范愿、刘宠率步兵、车兵、强弩为中军,马汉率五千后补兵卒为后军。

    三军出发,浩浩汤汤,尽皆从南宫城而出,而此城则被郡守派来的将士占领。

    “轰轰!”

    南宫城内,鼓声隆隆,无数百姓自发地涌至街上,排成长龙立在两边欢送苏定方率军出城。

    五日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就在这五日里,南宫城里的百姓都知道军中出了一个苏小将军,爱民如亲人,且还下了不得扰民的将令。

    故而五日来,南宫城中军民相安无事,百姓的生活更回归正常,不再如之前那般提心吊胆,所以当苏定方率军离去时,他们才会争相来送,甚至有人嚎啕大哭,更有不少百姓直接跪倒在地,用行动来表示心中的感激。

    “苏将军威武,百战不败,还天下太平!”

    “等小人孝敬完父母,必投将军营帐!”

    “若无将军,小女恐难以从贼军手中救出,不知要受多少凌辱,老朽在此代小女谢过了!”

    “若无将军,父母妻儿之仇无法得报,若非小人断了手臂,今朝必随将军而去,小人今朝在此为将军祈福,愿将军所向披靡,早日凯旋,一切困难皆能化险为夷。”

    ……

    无数人相送,很多人都哭了。

    这短短五日,是他们这些年来过得最轻松的五日。

    之前,不论是张金称还是原县令,南宫县的百姓均不好过,说成度日如年也不为过。

    听到这一句句话,见到这一个个举动,看到那一张张真情流露的面孔,上至将军、下至寻常兵卒,此时此刻都被百姓的爱戴所感动了,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明的心思,是一种为了眼前这群人宁可战死的冲动。

    看着被百姓递到手里的衣服、干粮、鞋子,隋军将士终于体会到了苏定方带兵的深意,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所向披靡,占据人和!

    曾欺压过百姓的士兵,在这一刻流泪了,他们忽然发现,眼前这群人是最单纯善良的,只要你给予一点点好,眼前这群人就能一辈子地感激你,而那些曾经的过错,这些人是忘得多么快啊!

    “如果,你能平定战乱,活着回来,我……我就嫁给你!”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对一名士兵说。

    士兵乃后来投降之兵,昔日跟随张金称时,对这女孩是霸王硬上弓,今日归入苏定方麾下,他在出征时竟得到了这样一个承诺,眼中早已有泪花在打转,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坚定的点了点头,迈开大步远去了。

    “苏将军!”一个怀着大肚子的妇女忽然跪倒在路中央,就挡在出了城门的河桥之上。

    “来者何人,竟敢阻拦大军去路!”一骑兵快马上前,冷声断喝。

    “小女子黄氏,南宫县人,丈夫、婆婆、公公、弟媳、叔叔皆亡于张金称的屠杀之中,今大仇得报,全赖于将军之功,小女子无他物可送,便用五日时间为将军绣了一面旗帜,还望将军收下,莫要负了小女子及一干百姓的心意。”妇女双手捧着一叠好的旗,低着头,说话时身体在轻颤,可话音却铿锵有力,似乎苏定方不接受这面旗,她就永跪不起一样。

    那上前的骑兵正欲开口,却见苏定方驾马上前,下马亲自将妇女扶起,并道:“汝有身孕,需好生修养,何必为了一面旗而操劳?若误了汝之丈夫的后人,苏某的罪过岂不是更大了?”

    “将军……”妇女怔怔愣住,这是首次见苏定方,只听过他爱民,却没想到比传言里的有过之,且还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

    何曾有哪位将军这般平易近人?

    至少,妇女及城中百姓见到的第一人就是苏定方!

    肚中的孩子,确是丈夫唯一的血脉,所以妇女在听了苏定方的话之后,内心当真极为感动,眼角淌下了酸楚的泪,缓慢哽咽起来。

    “这面旗虽是小女子所绣,可所有材质却是众乡亲父老所凑,还望将军接旗!”

    “好,苏某接了!”

    苏定方接过旗帜,周毅和张枫连忙上前,两人拿着旗帜将之摊开,赫见一个“苏”字如人般立于其上,栩栩如生,笔画飘逸。

    旗帜呈银边白底,中间是“苏”字,可这个字体看起来是黑色,但在阳光的照射下却隐隐透出一丝紫色,洋溢着激情、热血和高贵!

    “将此旗挂上,今后将是吾之战旗!”

    苏定方率军离开了,身后万民相送,擂鼓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