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 求亲的人

    更新时间:2016-08-04 11:24:15本章字数:3015字

    第二日,李晏果然发现了籽玉手腕子处的不同。

    以往籽玉随侍身侧,他自然也是早就发现了,只不知为何,今日盯着的格外久。

    籽玉察觉到李晏的目光后,才微微低头,轻轻把袖子往手上拉了拉。

    李晏瞧着她的神情,说道:“仙蕙,本王都不曾问过你,在王府这段时日,你可感觉到开心?”

    籽玉微怔,片刻才垂眸极低声音说道:“仙蕙,很开心。”

    她开不开心?来到王府后,是她有生来内心最平静的一段时日,在这王府之内,她可以成日与书为伴,那便是她喜爱的事。她对此生无欲无求,王府的宁静安然,曾让她觉得一辈子如此也何妨。之于她,这自然就是极大的开心了。

    李晏知道她说的是真话,眸子里也显出了些淡淡笑意,他伸出手,扣住了籽玉那带着伤痕的手腕子。

    籽玉似乎有些尴尬,但终究没有把手缩回。

    李晏将她的手腕拉到眼前细看,那一道划痕,已经淡淡如烟,可是距离那时已经三年,这道痕迹却没有消失掉,便也说明在当时,这么一道伤,亦是见了骨的。

    李晏的掌心温热,顺着籽玉的手腕传递,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温度使然,籽玉凝望李晏,想让自己心中宁静,奈何双颊还是有些红了。

    李晏缓缓把目光停留在籽玉的脸上,淡淡响起的声音如许许清风:“仙蕙,你喜欢本王吗?”

    仿佛有流水划过耳边,廊桥水榭中,籽玉和李晏,互相沉默呆呆望着对方。沉默是李晏,呆呆是籽玉。

    听说在爱人彼此的眼中,时间都会冻结,过的格外缓慢。籽玉便不知自己周围已经过了几世时光。“王、王爷……”但不管过了几世,总也要醒的,籽玉现在便是无比慌乱和羞涩尴尬的情绪一齐涌上头。

    李晏执着她的手,目光本是淡如寒水,但是这池水,也是渐渐地在柔和。无忌在不远处的树丛里面,他还是很想转过头不看,但是昨天的教训还深刻烙印在脑子里,所以就算他再怎么想转过脸去,也还是牢牢克制自己目不转睛盯着。他心里想,不是他故意要看王爷谈情的,不是他想看的,实在是职责所在迫不得已而为之的……

    籽玉自然是说不出一句话来的,李晏那一池温柔池水看了她一会,便又说道:“那本王换一种问法,若你喜欢本王,你可愿意留在本王的身边么。”

    籽玉怔怔看着李晏,她忽然就跪了下来,头深深埋在肩前。

    李晏沉眸看着她,她仍旧在他手心里的那只手却有些无力地垂着,像是受了惊,指尖微微颤着。

    “王爷……请恕罪。”籽玉似乎是极艰难的,极小声地才把这句话说出口。

    李晏眸光幽邃:“仙蕙,告诉本王,你怎么了?”

    籽玉发怔,两眼却有些僵直的看着地面,李晏今日,仿佛也是怕惊着她一样地,同她说话的语气,比起以往都柔和许多。

    可是再温柔,也还是让籽玉心头苦涩,并且这苦,随着李晏的话语越来越深刻体会到。

    籽玉深深吸了口气,逼着自己发出声音来:“王爷,仙蕙配不上你。”

    短短一句话,说完以后,心都空了,仿佛整个人力气已被耗尽。

    李晏凝望着她,对她的回答似乎没有表现什么情绪来,他伸出了手,轻轻托住了籽玉的下颔,将她一直低着的头,缓缓抬了起来。

    籽玉仿佛怔愣住了,她没料到会被李晏搬起脸,这么猝不及防,眼里的泪随着这一动作就流了下来。

    她于是更懵了,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并不想让李晏看到她的这种情绪,可是来不及了。

    李晏当然能洞察她的心思,也就让她无所遁形。“仙蕙,你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李晏的眼神像是流水一样清澈人心,也就能把籽玉心里看透似的,他只想让籽玉自己说出缘由来。籽玉颓然地看着自己被李晏扣着的那只手,终于微微用力扯开,手腕离开李晏掌心的那一刻,仿佛离开了某种屏障保护,她用另一只手握着有伤痕的手腕。眼中渐渐地茫然了。

    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到底还是影响她太深,像是又从这不曾愈合的伤痕中,跳到了她眼前。

    李晏的声音仿佛有安神的作用:“仙蕙,为什么不愿与本王在一起?”

    今日的李晏,显然是就着这个问题,彻底把籽玉的心底事问出来了。

    籽玉握着手腕也只是失神了片刻,似乎明了了李晏的追问,她忽然双手扶在地上,对着李晏便轻轻叩了下去,声音飘忽的像是传自久远之前:“请王爷、宽恕籽玉,此生、籽玉还是仙蕙,都不与人为妾。”

    这番话语若是被詹宏和刘氏听到,免不了又是一番怅然若失了。这孩子始终都是心明眼亮,从不糊涂的。知道自己喜欢王爷又如何,李晏便是对她有意,又如何?他们之间,隔着的不是万水千山,是比之更深厚的鸿沟,这一辈子,是无法跨过了。

    籽玉心知,倘若她与李晏在一起,定然也不会是以堂堂正正的身份。

    而詹籽玉,这一生,都不会允许自己再成为无法堂然而立的人。

    少时的那一场抗争,代表的也并不止不嫁李俊,只是表示了,从那时候就种在心底的执念罢了。

    李晏一直看着跪在自己身前不起的籽玉,终是叹了一声:“仙蕙,本王明白了。”

    他扶住籽玉双肩,便将虚弱无力的她抱了起来。

    和李晏面对面看着,籽玉却仿佛又痴了。

    李晏的手划过她沾湿的面庞:“今天你累了,早些回吧,本王会处理好的。”

    籽玉的脑海根本无法明晰地思考,她看着面前的李晏,也没有理解他说的话。

    这个时候,午时都还没有到,籽玉来了王府还不过两个时辰。

    李晏叫出了无忌,无忌风一样出现在水榭的时候,籽玉才意识到刚才的一切都被第三人看了去。竟是满面绯红把脸别到了一旁。

    对此,无忌仍然控制着自己严肃的面部表情。

    李晏看着他道:“今天你亲自送仙蕙回去。不容有差池。”

    无忌铿锵有力的应道:“请王爷放心,属下定当不辱使命。”说的好像交给了他多么重大的任务一般。他算是看出来了,现今只要与这位籽玉姑娘沾边的,可不就是最重大的任务了么……

    籽玉的脑子这会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她再向李晏看过去,只见李晏对她微微一笑。

    李晏让无忌送籽玉回去,却不知道詹家现在也不太平。

    刘氏一大早就正襟危坐,端坐在正厅里面,接待上门的媒人。现在籽玉的名声是随着越传越广,所谓有女待嫁,格外吸引注意力。

    所以从一大早,就有媒人不断踏破门槛。因为有了和詹宏那一番的谈话,刘氏态度有了八十度的大转弯。选人的目光立马就大不一样了,最注重起对方的人是否实在、能过日子起来。

    便是如此心思,刘氏也还是觉得今日上门的人,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满意,总之觉得这些人,若真的叫籽玉嫁过去,还是委屈了自家这侄女。

    刘氏这是典型的慈母心态,临到选女婿的时候,总觉得难以有人能真正配得起籽玉。詹宏今日也没有去礼部,在家里看着刘氏挑挑拣拣一上午,就回绝了三四家,也是只能叹气。后来刘氏自己也意识到问题,等最后的媒人离开之后,她跟詹宏互相看一眼,都忍不住叹了气。

    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配不得,怀王爷倒是好,好的无可挑剔,也定然配得起,可是……

    夫妇两个都知道自己陷入了尴尬境地,詹宏干咳了一声缓解氛围,正要说什么,外面的小厮赶紧又进来了,说道:“老爷,夫人,外面又来了一户人家。”

    两人互看一眼,刘氏蹙眉道:“怎么又来了一家?”

    小厮说道:“这次来的不是媒人,是主人家亲自上门了。”

    从眼中可以看出刘氏的震惊,竟然还有主人家亲自上门一说?她一叠声问小厮:“可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小厮摇头:“那人不曾说,模样是个年轻人,他说便是自己想要求娶咱家的表小姐。”

    想求娶的人自己亲自上了门?这简直新鲜的都能上大街上说书了。

    刘氏也管不得什么,忙从椅子上起来:“那人现在何处?”

    小厮回道:“他就在门口等着呢。”

    刘氏赶紧随着小厮到了门外,到了门口一瞧,只见一人长身玉立正站在那儿。听见刘氏脚步声,那人也便转过身了。

    刘氏第一眼,看见这人面貌周正,一身气质果然不俗。

    待到了近前,只见这人眉目清朗,亭如朗月,岂止是不俗二字可以形容。

    刘氏心中的惊奇简直被提到了顶端,她一路盯着那个人,便来到了他面前。

    小厮恭敬地对那人道:“薛公子,这就是我詹府的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