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四 红尘落幕上

    更新时间:2016-08-20 17:00:30本章字数:2099字

    翌日,

    诺大的金色大厅里,全是金黄黄,亮堂堂,横列摆放着一张不知名的名贵木材的餐桌,琳琅满目的佳肴,依依端放在眼前。

    “彼特对吧,今天我请你来了,有件小事要你帮忙。”

    坐在上方的李大官人一脸平静,客套了一番。

    李怀仁正是这位李万山的二公子,紧挨着他下手的彼特,是一个皮肤黄中犯黑的黑鬼子,深凹的眼窝,高挺的鼻梁,络腮胡子长长,看起来还像个高人,在细看那眉梢眼角,却显得有些猥琐,狡诈。

    思来想去,也对!一般这种精通奇门邪术的人,那个是个与其好处的主,多半是奸邪小人。

    “#¥%&……#¥%&”

    “##%&……”

    李怀仁在这个叫彼特的南洋黑鬼的耳边说着一堆大伙都听不懂的鸟语。

    一通翻译之后,李怀仁谄媚地笑道,“爹,这彼特大师说,他知道你的意思,这件是都是小事一桩。”

    这李万山一听,忙笑呵呵,对着李怀仁说道:“既然这彼特大师如你说的那般厉害,那你要替我好好招待他。”

    “请爹放心,我一定好好安排。”

    酒过三巡,三人都有些晕乎乎的。李万山被佣人搀扶去休息,桌上也只剩下李怀仁和彼特二人。

    “彼特,走我带你去消遣一番。”

    酒精迷离,李怀仁豪情万丈地说着这般。

    彼特这个黑鬼,跟李怀仁厮混久了,甚懂他的意思。

    一出门,刚过了走廊,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突然彼特感觉撞到了一个东西,有点软软的。

    “哎呦!”

    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顿时间,李怀仁被这一声轻呢的嗲叫惹得兴奋,于是睁开了醉眼朦胧地看了看地上,果然一个白衣女子浮现眼前,如玉般光泽的脸上,桃若嫣红的丹凤眼,柳叶弯弯,淡淡唇红,微微露出的不悦笑容,都是风情万种。

    定睛,这才发现原来是胡媚儿。怪不得一声的媚意十足。

    这女的可不简单,是李怀仁他老爹前几年刚纳的小妾,说白了,就是李怀仁的五姨娘。此女本是这国都金陵的妙人,秦淮画舫风流人物。

    他爹李万山可是花了大笔的金银珠宝才收拢了她的心,这一进李府。风月场上的妙佳人,魅惑倾城胡媚儿,暗地里可没少给李万山带了闲言闲语。

    骚狐狸,李怀仁知道她的底细,在她进李府,他就看上了这风情万种的小妈。

    此刻,他才愣神中清醒了过来,转眼发现,身旁的彼特嘴里流着哈喇子,色咪咪盯着胡媚儿看。

    当这倒地的胡媚儿站了起来,小脸怒气,调侃道,“今什么风,把你二少爷吹回来了。”

    “喝多了,这不没看见五姨娘。今天五姨娘可真漂亮,跟那十八岁姑娘似的。”

    那个女人不爱别人夸,而且夸自己的还是个帅小伙。别提这胡媚儿那是个心花怒放,咯咯地笑着不停,胸前的傲人玉峰,跳动了起来。

    令人没想到的是,这彼特突然伸手就向胡媚儿的玉峰处袭去。

    “啊!你干什么,这是个登徒浪子。”

    “你干什么,这是我五姨娘,还不快赔礼道歉”

    他用胳膊肘捣了彼特几下,他这才醒过来,发现刚刚自己有些失态。

    忙让李怀仁帮他赔不是。看着眼前的黑鬼,胡媚儿十分不悦,可是李怀仁在这,她也不好意思在发火。

    “我们有事,就不打扰了。回来再好好补偿五姨娘。”

    胡媚儿心里听着那是一个快活,假装不悦地说道,“恩,我记住了,不过你回来时候,先来我的小楼坐坐。”

    媚眼如丝,暗送秋波。李怀仁当然知道她的心意。一心扑在事业上的李万山也是力不从心,当然不能满足这个狐狸精。

    金陵城西边的玄武街,一家名为群芳阁的茶楼。

    果然不负群芳之名,门庭若市,公子哥们穿梭于此,一个个若施粉黛的女子伴随左右,莺歌燕语,靡靡动情。

    “天字号”内

    只见李怀仁和那南洋黑鬼彼特正抱着如花似玉的美娇娘,继续喝着酒。

    “这次,按原计划行动。”

    有些醉意的李怀仁此时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神情。

    “好的,不过,事成之后,我要刚才那个女的。”

    不太流利的汉语从彼特嘴里吐出。

    李怀仁看着眼前的彼特,眼神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稍纵即逝,

    房间里荡漾着两人不为人知的欢笑。

    五日后,正值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中元节,传说是地藏王为了见其母,而大赦阴魂归阳。

    金陵的一处荒郊野岭,一群人下了车聚集在一处坟头。此坟地是新入土没多久的,所埋之人便是李梦茹。

    “彼特大师,今天是鬼节,我们先给我儿烧点纸钱吧!”

    “不行!”

    此时的彼特这个南洋黑鬼,已经不再是之前那般猥琐,狡诈。一本正经,别看,还真有点高人风范。

    “得等到午夜时分,子正之时,也就是夜晚十二点。”

    这黑灯瞎火的,李万山也是眉头一皱,冷冷问道,“彼特大师,我明天还要去一趟苏州谈生意,时间紧呀。”

    “紧也不行”

    李怀仁在一旁有模有样的翻译着。

    “爹。要不后天我去跑一趟吧。”在一旁久未出声的男子,相貌跟李万山有些相似。这人正是李宣怀,他本也是在上海大理生意,硬是被李怀仁叫了回来。

    “午夜时分,在去烧点吧”

    彼特声音很淡,然后见他独自一人在坟地四周地上不知道划着什么,不时从兜里拿出一些东西洒在地上。

    夜色太暗,也没有人去关心彼特,都在等。无聊之下,李万山掏出了洋烟抽了起来。猩红的焰火,透露着别样的光芒。

    午夜十二点终于在众人焦急等待下来临了。

    突然,彼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无声无息中跳了出了,拍了拍李万山的背,“拿着。”

    这可把李万山吓坏了,转身却发现是彼特。只见他手中出现一道黄符,上面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是什么。

    既然说了,众人都放进兜里。

    “这个时刻真实阴阳颠倒乾坤,阳气最旺之时。地府的各种鬼魅魍魉也都在躲避,过了此刻,阴阳回转,那时做法将是最佳。不过生人体魄虚者,易遭其附身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