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四 红尘落幕中

    更新时间:2016-08-22 14:58:38本章字数:2175字

    说话间,李万山以及他的两个儿子,李宣怀,李怀仁,开始摆弄着之前准备好的纸钱。

    一簇火焰,扑通,烧的那是一个旺,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李万山嘴里念叨着,“茹儿,爹给你烧点纸钱”

    颤颤巍巍的声音,李万山心中那是在滴血呀,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怪他这般样子。

    彼特突然开口道,“嘛呢嘛呢哼,%#¥%#……”

    咒语声四起!

    彼特暗示李怀仁开始布咒,他便来到李万山一旁,急急忙忙地说道,“彼特开始施法,爹,开始献血。”

    说这时那时快,一个玉瓶出现在李怀仁的手里。

    视线在昏暗的火光下,积聚在这白玉温润的玉净瓶上。

    李万山也是毫不犹豫咬破了食指,殷红的鲜血,呼啦呼啦的流着,一丝丝的血腥味溢了出来

    老爷子久经沙场,这些眼眨都不眨一下,可李宣怀还是有点不乐意了。

    看在眼里的李怀仁那是一个急呀,李万山见磨磨蹭蹭的李宣怀,有些不高兴了。

    这时,彼特也惊呼,冷声说道,“快点。”

    蹩脚的中国话,也没有让惊讶,李万山骂道,“你倒是快点。”

    宣怀只好闭着眼睛,咬了一口。

    一声尖叫,一道狭长的血柱溅出。

    不一会儿瓶子就满了,李怀仁二话不说忙跑向了彼特。

    “唉……”

    李万山意识到了什么,准备开口,可是他已不在了,看着彼特在摇头晃脑的不时比划着,他就什么也没说。

    就在这时,刚好子正二刻,也就是凌晨三十分。

    彼特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符,一道咒语声起,只见这原本黯淡无光的黄符,金光灿灿。

    噗!

    直接贴在了玉净瓶上,顿时间,李万山感觉惊魂都被抽走了,莫名的压迫感,浑然四起,背后的凉意,冲刷着他的大脑。而在他一旁的李宣怀也是如出一辙,骤然之间身体与灵魂好似分立一般,身体发软,无力。

    扑通!

    李宣怀倒在了地上。

    李怀仁,站在彼特身后,低声问道,“血咒开始了吗?”

    “没有”

    “那还差什么?”

    “引子!对了你去呼唤你的妹妹。”

    你一言我一语中,空旷如野的山坡没人人知道这里尽然在做一些惨无人道的邪事。

    “毒狼,你将着扶柳若水,摸一下眼睛,等会儿,不管你看见了什么也不用大呼小叫。”说着,彼特又拿出另一道黄符,严肃道,“此符名叫定魂咒,你且吞下,小鬼不敢纠缠。”

    二话不说,那定魂咒已经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李怀仁开始按着彼特交待的那样去做,果然他眼中看到一股白烟凌空浮出,下一刻,一个红衣女子显现了,惨白的脸上,瞳孔空灵,仿佛是来自阴间的生灵。

    对呀,她就是鬼呀,他真的看到了他的妹妹。是梦茹,他害怕了。

    “蝎子,我看到梦茹。”

    惊呼之间,彼特已经来到了他身边。

    他管都不管李怀仁,大声厉喝,“好,尽然来了,就别走了。”

    忽然间,风声大作,呼啸袭来的冷风,闷雷作响。

    红衣长发的李梦茹,她恨呀,她只是在亲人的呼唤下回到她入土的地方,可那知这尽然是一场骗局。

    看着这彼特,她恨意滔天,她恨这世间所有人,她恨这世间多无情。不一会儿,青丝褪去,白发若雪,指尖疯狂生长,这是怨灵化厉鬼的趋势。

    眼前的一幕,彼特心理激动坏了,引子有了。

    青面獠牙,化为一道劲风袭来。只见彼特纵身一跃,现在梦茹的坟头,嘴里开始念叨着往生咒,大喝,“¥@%&……还不归来。”

    李梦茹顿时之间华为一缕青烟,漂进了满是鲜血的玉净瓶。

    彼特突然口吐,“阿弥陀佛。”

    这是什么鬼,不过一旁惊魂未定的李怀仁习以为常。他俩在国外没少干坏事,每次他都阿弥陀佛。

    这个亦道亦佛的彼特,径直走到了梦茹的坟头,把那玉净瓶放在了坟头的鼎端。

    一掌将其打入了土中,他一本正经的又开始念叨着。

    突然,坟地四周出现了八卦阵,而那藏瓶之处表示阵中心。

    ……

    远在江宁府的张鸿文正在床上睡觉,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刺鼻的难闻,作呕欲吐。可等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什么味道都没有了。

    他顿时间感到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里之外的野竹林里,一麻衣老叟,烤着篝火,一只剥了皮的野兔,正被架在焰火上烤。

    抬头看在天空,北斗七星闪烁的光芒,北方玄武,东方青龙,南方朱雀,都一如往常;可就在这时,西方白虎,孤煞突然出现。

    他心中也是大惊,忙掐中指与食指,皆动。片刻,他暗叫,“不好,大难降至,这不符合命数呀,本该不是这般无福之族。难道是我无为老儿算错不成,看来是万般皆是命,不管了,先吃吃我的兔子。”

    油香四溢的兔肉,金黄黄的,看起来十分的有食欲。

    “咕咕……”

    “是真的饿了,红尘本是局里事,看破了就破了。还是这兔子香,吃饱了没烦恼。”

    麻衣老道双手那种竹竿,满嘴都是油。

    ……

    第三日,李府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大喊大叫道。

    众人都被这惊呼,赶了过来。

    有些偏胖的男子,应该是管家之类的,声音发硬地说道,“小兰,你大清早鬼叫什么呀。”

    被其一呵斥,这个叫小兰的丫头也是一时间愣住了。下意识的看了看男子,吞吞吐吐地小声道,“老爷,老爷他……”

    一听见老爷,这男子也急了,忙追问道,“你这丫头,快说呀老爷怎么呢?”

    “老爷他……死了。”

    被说的憋屈,慌乱无章地说道。

    这简直就是大晴天里打闷雷……懵了!

    愣的只瞪眼,无神地说,“老爷他走了,唉老爷你怎么走的这么突然……”带有哭腔的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吩咐小兰快通知妇人。

    一时间,消息传播开来,哭声震荡在整个李府,金陵的长安大街上人人皆知,这金陵首富李万山死了。

    二楼的西边,一女子,妩媚动人,不过此刻那丹凤眼里也露出慌张,“你怎么能死在我的床上,你这死鬼,平时找你你都不愿来我阁楼,今晚是鬼迷心窍来这害我。”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此刻慌乱的胡媚儿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停颤抖的小腿,直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