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儿大不由娘

    更新时间:2016-08-09 15:58:31本章字数:1994字

    自那日给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扎扎实实的吃了一次闭门羹,本就不热闹的碧落宫更是门可罗雀。

    之所以说的这么凄惨,是因为原本还三不五时往这跑一趟的金盏神尊一晃十数日没来了。

    而久居碧落宫洒水和泥玩的元宝小仙童,竟然也整日的寻不到踪迹。

    白蔓君手里握了一把描着云鬓美人的团扇,歪在梧桐树下,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金盏是不是又带着元宝偷偷下界厮混去了?”

    玉翘忍不住掩着嘴轻笑了一下,“仙子,您能不能换个词,金盏仙子好歹也当您是朋友的。”

    回头瞥了一眼没大没小的玉翘,白蔓君收起那副故作的风雅,随手把弄着扇柄上的红玉坠子。

    也是,二十三重天上本就没什么人,肯来她这受她冷落的的确也就金盏了。

    不过她到还真是从没有要温言软语对金盏的自觉。

    递了一盏茶过去,给兀自出神的仙子,玉翘解释道:“听元宝说说是新交了朋友,怕这几日正玩得欢快呢。”

    “孩子大了不由娘”,白蔓君不知怎么就忽然生出这么个感慨,不过这小娃娃既然喜欢也就随他吧,总不能好好的孩子,让他随了自己清冷的性子,终日在碧落宫过这冷清的日子。

    可是谁知道白蔓君前脚刚打了主意,元宝后脚就自作主张的带了客人回来。

    他一身玄青色的衣衫,头上的绛紫金冠已然换了一只白玉的钗子,随意的馆着,与初见的那日的华贵威仪浑然不同,只是那副眉眼依旧的柔和,就像佛祖跟前的小沙弥,一脸春风和煦的出现在白蔓君面前。

    “几日不见,碧落仙子这里倒是清闲。”他说着,径自走了过来就坐在了青玉的圆桌旁。

    冷冷的睇了一眼,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我向来闲散惯了,什么时候见碧落宫里热闹起来,才真是出了大事了。”

    没有多余的客套,连那日初闻崇华帝君时的一点点尊敬都跟着那一面荡然无存,白蔓君面对崇华帝君就好像不知那一世结仇的宿敌,说起话来总是绵里藏针的。

    崇华帝君但笑不语,倒是元宝扁着小嘴巴走了过来,乖乖的递了手过去,软著嗓子违心喊了一声“娘亲,”回头瞟了一眼崇华帝君,有点不大高兴的样子,“元宝饿了,娘亲做的糯米糕可还有?”

    小东西会耍心眼了,还是一耍就耍到了亲娘头上,他这状似不经意的一句,不过就是想让白蔓君给他留点情面,不要太为难他带回来的客人才好。

    崇华帝君对元宝的孝顺顿感欣慰,随手拿起圆桌上才放回去的白蔓君喝了半杯的冷茶,就着圆润的杯沿,咕咚一口喝个干净。

    挂上愠怒的眼睛亟待发作,忍了又忍终是收了口,只是圈了元宝的小身子,一脸的慈母形象:“糯米糕才被娘亲吃完了,回头娘亲再做了给你。”

    元宝还小,就爱吃糯米糕这种软软糯糯的甜食,白蔓君虽然做的诱人,其实自己是不爱的,她之所以如此说,不过是不想当着元宝的面,把敌意表现的太明显罢了。

    谁知元宝竟做了真,回头对着崇华咧开小嘴歉意笑笑:“娘亲说没有了,叔叔可没口服了呦,等娘亲做好了,元宝一定趁热给叔叔送过去。”

    小小的脑袋一偏,抵在了白蔓君的肩窝,头上垂髫的红带子蹭着身后素白的衣裳一荡一荡的,看的直痒痒。

    白蔓君眉梢一挑,眼里生出一丝挑衅。她养了几百年的儿子,竟然被人这么勾勾手指头,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径自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崇华帝君却是绕过了白蔓君的挑衅,只是眉眼柔和的看着尚自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元宝,轻轻道了一声:“好”。

    熟识到镌刻在骨子里的眉目,那戳在心窝子里的温和笑容在记忆里倾轧,往事一幕幕忽然涌现心头,对眼前的男人白蔓君忽然就淡漠起来。

    惨白了脸色,她闭了眼,身子向躺椅上一靠,“碧落宫从不留男客,帝君话说完就走吧。”

    说完竟是混不给面子的招了玉翘送客。

    玉翘愣了一下,自家仙子的脾气虽说是淡泊了些,可也从不给人这般难堪。

    不好意思的对崇华帝君笑了一下,点头伸手,先了一步引路出去,“帝君,请!”。

    还圈在怀里的小娃娃此时也按捺不住,气的瞪着眼睛看着娘亲安安静静的侧脸,只可惜不知是急的还是气的,眸子里竟然蒙上一层水雾,整张笑脸皱的包子一样。

    可惜娘亲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自认为十分有气势,实际上半分也无的瞪眼自然也就毫无效果。

    元宝挣挣小手,白蔓君紧一紧柔荑,元宝挣挣小手,白蔓君紧一紧柔荑,终是小手赌气似的一个用力,她停了手在半空,没有握住。

    “叔叔等一下!”

    稚嫩的童音在身后蓦然响起,崇华帝君回首,就见那翩飞的碧色衣衫小燕子似的朝自己飞了过来。

    长身玉立在青砖黛瓦下,廊檐桃花瓣瓣飘落,从碧落宫里纷飞而出。

    一道墙,隔不住的终究是隔不住。

    竹节般秀丽的食指在小巧的鼻头上刮了一下,俯下身子,牵了柔柔糯糯的小手进掌心:“才回了来,怎么不好好陪陪娘亲?”

    提到娘亲,元宝圆乎乎的小脸蛋上带了几分赧意:“许是娘亲今日心情不好,叔叔莫要往心里去。”

    “你娘亲平日里都是这般待人吗?”不介意尚不足自己一半高的小身子跟着自己又走出许远,崇华帝君偏头问。

    小眉毛拧做一团,活脱脱一只会动的包子,元宝煞有介事的回忆,“金盏姨娘来的时候,娘亲还会笑一笑。”

    旁的客人进了碧落宫,实在也没见娘亲笑过,但若是直接撵了人走,元宝也是头一次见。

    不知为什么,这位自己极喜欢的叔叔,元宝总是感觉娘亲是极不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