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乖,叫爹亲

    更新时间:2016-08-09 15:59:33本章字数:2030字

    弯腰将小小的人儿抱进怀里,崇华帝君温热的手指抚上嫩白的额间,似是着意想要拂去什么,自言自语道:“放心,以后不会了。”

    那人本是一张极爱笑的脸,不过是几百年的蹉跎岁月,竟然消磨的没了一丝痕迹。

    望着眼前这与自己有着七八分相像的小脸,崇华帝君华实在觉得自己亏欠他们母子的太多。

    元宝撑着一双似懂非懂的眼睛看着他,崇华也觉得自己这一下感慨对于一个小娃娃来说实在是毫无道理,遂笑了笑,柔了声音道:“以后你就会懂的。”

    “叔叔明日还会来吗?”八爪章鱼一样圈在崇华帝君的身上,就怕一个松手,这个长得好看,脾气又好,仙职又高的叔叔就会不见了似的。

    对于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叔叔,元宝总是忍不住想要多亲近,能多待一刻便是一刻。

    本不想拒绝,可崇华帝君来到二十三重天上不是悠闲度假来的,实在还有许多要事尚未处理,不想直接拒绝眼巴巴盼望的一张小脸,斟酌了一下转着弯说道:“过几日紫阳殿里有一场酒宴,你央了娘亲一起来好不好?”

    听说有好吃的,元宝自然乐得合不拢嘴,连连点着头道:“好!我们打勾勾。”说着,肉呼呼的小手一伸,又短又粗的小指头就晃在崇华帝君眼前。

    崇华帝君抿唇笑了一下,手指不自觉的就勾了上去。

    元宝这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手,讨好似的,“晚间娘亲若是做了糯米糕,我就送去给叔叔,可好吃呢!”

    说完回头望了一眼早早关合的宫门,趴在崇华肩上,软软糯糯的小嘴巴就贴着他的耳朵根,肉呼呼的小手拢了个圈,小声说:“要是我能偷溜出去,晚间就宿在叔叔那好不好?”

    微微眯着的眼睛欣喜的看着崇华帝君,那模样就好像在说“你快说好呀,快说好呀!”

    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崇华帝君揉着他额前的碎发,重重的答了一声“好!”眉梢一挑,这位二十三重天上的帝君,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神色,竟然是对怀里的小家伙升起了逗弄的心:“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小脑袋点的跟捣药的玉兔似的,巴巴的等着崇华开出条件来。

    崇华也不做作,专注着一双眼睛看着元宝,生怕落下他一丝一毫微妙的表情,“以后无人的时候你要叫我爹亲。”

    小嘴巴张的足能吞下一个鸡蛋,却始终没有说出那个带着疑问的“啊?”字。

    眼睛眨了几眨,欢呼一声,接着一张湿濡濡的小嘴吧唧一口就亲上了崇华的脸:“真的吗,爹亲?”雀跃之情溢于言表,他终于也有爹亲了!

    这一声爹亲喊得崇华帝君很是受用,当他第一次听见元宝喊白蔓君娘亲的时候就想让他这么叫了。

    可是那时不能开口,是怕摸不清元宝的心意,惊到了孩子,更怕曼君因此恼羞成怒,他以后脸碧落宫的门都进不得。

    说到底,从前终究是他欠了她的。

    欢呼雀跃的小身子一蹦一跳的回了碧落宫,崇华帝君直到那扇高高大大的门,将小巧的身影完全掩住才不舍的离开。

    线条柔和的脸上生出一丝坚毅,总有一天,他不需要忍得这般辛苦。

    转了回廊,炫粉色的花瓣瓣馨香的拂过鬓边发带,元宝鬼鬼祟祟的钻回房里,小手煞有介事的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心还忍不住砰砰直跳。

    这是他和叔叔两个人的秘密,小模样餮足的回忆着方才崇华让他叫爹亲时的郑重表情。

    他也有爹亲了,以后再没有人敢欺负他是只有娘亲的孩子了,再以后受了委屈害怕娘亲担心的时候,也有人可以撑腰让他耀武扬威的反击回去了。

    那个人据说掌管着整个二十三重天,应该是很了不起的人呢。

    窗外云霞四散,已是到了暮合,房间里看东西已然有些模糊,肉呼呼的小手扒着桌子就要将一颗跟他手心一般大的夜明珠放到墙壁上,可是点着脚尖,不论怎么使力,就是够不到。

    忽然身后一双手伸过来,接了他手里的夜明珠随手往墙壁上一扣,房间里登时亮如白昼。

    元宝讶着眼睛回头去看,正撞上白蔓君一张煨着怒意的脸。

    “娘……娘亲!”

    小手抖了一抖,身子向后退了过去,退无可退的靠在墙上。

    他刚刚喜不自胜,嘟嘟哝哝半天“爹亲”,不知娘亲有没有听了去。

    心里惴惴的,对上白蔓君的视线也生出几分怯意。

    如同凡间四五岁孩童的样貌,正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元宝平日里洒水和泥种桃树的样子,也的确是给人那样的感觉。

    可是,小孩子哪一个不是想有爹疼娘爱的,百年前不懂事问过几次,娘亲都冷着脸不说话,眼里一片阴郁神色,自那后元宝便乖巧的不再提起。

    可是他不提,不等于不会想。

    白蔓君虽早一刻就进了元宝的寝室,但他刚刚小心翼翼叫的那几声“爹亲”,白蔓君委实是没听到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今天来给元宝立规矩。

    压下心底的怒意,尽量不至迁怒到孩子身上,白蔓君的脸色看上去仍说不上和善,“崇华帝君是二十三重天的帝君,母亲见了他还要尊一声君上,你平素不得无礼。”

    帝君不帝君,君上不君上的,元宝不大懂,不过让他以礼待人却是不难的,于是重重的点头。

    收到意想中的效果,白蔓君接言道:“帝君位高权重公务繁忙,平日里不许常去烦扰,玉翘后院新辟了一块地,明日里就和玉翘把紫琼花的种子撒了。”

    她是花仙,撒种栽花自然不在话下,元宝也常伸手帮忙的,可是那片紫琼花不是一两日就种的完的,娘亲这是不许他出门了吗?

    小脑袋转了又转,想通这一遭,脸蛋立时垮了下来,盈盈长睫竟是挂上了一片晶莹:“娘亲是不许元宝出门见崇华叔叔吗?娘亲是不喜欢崇华叔叔吗?娘亲不喜欢便也不许元宝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