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不速之客找上门

    更新时间:2016-09-01 01:11:57本章字数:2035字

    紫宸殿里,崇华一卷书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仍不见那个信誓旦旦说要过来给他暖床的小孩子踪迹。

    不由得眉峰紧了紧,遥望了一眼门口的方向。

    大概是被他娘亲设了门禁吧,也对,她把不想要自己和元宝交往的意思表现的那么明显,就算元宝年纪小看不出来,他还能不明白吗。

    悠长的一声叹息,崇华站起身来,紧了下身上的单衣,踱到床下,看着一地的月色。

    窗外斑竹瑟瑟,摇曳了一地的碎影,竹寮前月色中,斑驳的碎影下,是开得正盛的荼蘼花。

    荼蘼花开,花开荼蘼,曾经也是那一地斑驳的白月光,总是笑的肆无忌惮的绯红面颊。

    一袭白衣的豆蔻女子卷了一卷经,如画的眉眼染上一层幽怨,认真的目光盯着玄青色衣衫,她问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看她一眼?

    那人眉宇间的淡然若素、不食烟火竟也有了些微动容,终于耐不住整日被纠缠,从满案的经文间抬起头来,绯色的唇轻轻阚合:“参透大乘佛法之时……万物皆无相……”

    不等他说完,那一袭白色洒下一地碎玉的笑声蹁跹而去,终是没能听见那人吞下的后半句话:万物皆无相,看与不看又有何差别!

    就是那迟来的半句,婆罗殿自此后再无宁日。一个褫夺佛缘,一个重堕六道轮回,一晃竟是三百多年过去了。

    原是要将二十三重天上大小仙家一一捋顺一遍,他这个帝君上任免不了要宴请酒席,总是要表示一下的。

    可是昨夜说好的元宝没来,让崇华心里实在放不下,那孩子在白蔓君身边长到这般大,自然是没受过什么委屈的,可既然他来了,总不能还让曼君一人担着。

    小元宝特意换了一身深色的衣衫,在玉翘新拓出的地里帮忙,短手短脚的在泥地里一踩一个脚印,不多时身上便全都是污色的泥印。

    玉翘也不恼,时不时的直起腰来冲着喊上一嗓子:“慢一点,别跌倒了,仙子要骂的!”

    元宝嘻嘻一乐,脏脏的小手在脸上一抹,瞬时黑黑的一条道子在白净的小脸上留下长长的印记。

    玉翘无奈的摇摇头,她这一说,还不如不说,反倒添了乱。

    这厢小元宝洒水和泥种琼花玩的不亦乐乎,自然注意不到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几个小仙婢簇拥着仙姿绰约鹤羽轻氅的美貌女子,打从进门就目中无人的扫视着,从大门到中门再到这偏僻的土地,一路行来终于见到的两个活人,几个人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原来这碧落宫到底是有人的。

    “喂,我家芷言仙子登门拜访,速去叫碧落仙子出来。”

    一个看起来年纪稍长一些的穿着紫衣的仙婢,颐指气使的高昂着下巴,支使埋头在花间的玉翘。

    “玉翘姐姐,你认识他们吗?”

    元宝略抬了抬头,瞟了一眼问。

    玉翘抬都不抬一下,直接摇了头,道:“不认识。”

    接着两人兀自忙着手里的活计,对找上门来的,管他哪门子仙君仙子的不闻不问。

    她们本就是来找茬的,挑衅不成功,接下来的戏怎么演下去?

    于是那个被尊为芷言仙子的回头扫了一眼,紫衣仙婢会意,上前一步,刚要喊话,忽然脚下一滞,低头瞧去,竟是新上脚的绣鞋上污了一大块,不由得火气一蹿,更没了好气:

    “好歹也是天帝亲封的仙子,掌管六界之花,干点什么不好,偏偏自降身份在园子里种什么花。”

    杏圆的眼睛一翻,鼻孔里闷闷哼气:“也对,修道成仙修出个儿子来,有人生没人养的,还能自恃什么身份!”

    元宝玩泥巴的手一顿,眼里闪过凌厉之色,霍的站起身来,转瞬却乐颠颠的跑了过去:“姐姐要找我娘亲是吧,我这就给你叫去。”

    紫衣仙婢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放元宝近到身前,心里还盘算着到底是小孩子,给点颜色便生了怯意,好糊弄的很。

    平日里白蔓君是有交代的,凡是外人来者是客,必先好好款待。

    玉翘是见几个人明显的来者不善,这才懒得搭理,刚才紫衣仙婢的话激起她的怒意,刚要反击回去,不想元宝却抢先一步搭了话。

    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再想阻止却已然晚了。

    小元宝不管鞋上裹的泥巴,蹦蹦跳跳的过去,小脸微抬迎上那仙婢垂下来的目光,带笑不笑的,双瞳之中忽然生出一抹金色,蛊惑一般让人就松了防备。

    只听元宝一声软软糯糯的“姐姐”还没喊完,那紫衣仙婢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到底是十九重天上见过些世面的仙子,芷言惊讶之余很快镇静下来,后退一步堪堪躲过元宝递过来的眸子,却疏忽了伸过来的小手。

    杏黄色的裙衫上霎时留下两只小手印,泥污一片。

    正待发作,忽然身后一道清冷声音响起:“你们是什么人?”

    芷言仙子回头,晕上怒意的一双眼眸淬了怨毒,没等发泄出来,先是被来人震得说不出话来。

    外界相传碧落仙子是鸿蒙之初第一美丽的女子,芷言只道是六界谬传,直到那不染上一丝情感,仿佛只是从仙宇楼台上缓步下来的画中人站在身前不远处,故意寻衅的芷言仙子才想起自己的来意。

    “你就是碧落仙子白蔓君?”

    没有回答芷言仙子生硬问话,白蔓君只是伸了一只手去招了招元宝,眼神微微嗔怒面带不悦:“你又胡闹!”

    两只小白爪子已经全然看不出本色了,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抹了两下,小跑几步到了白蔓君身边,嘟着嘴巴不服气道:

    “元宝没有胡闹,玉翘姐姐说碧落宫不欢迎鼻孔朝天的人,元宝只是凑近了瞧瞧,那位姐姐的鼻子是不是长倒了。”

    芷言被小孩子一句话气的直哆嗦,鼻孔朝天也就罢了,什么叫鼻子长倒了!

    眉眼一挑正待说话,白蔓君淡漠的视线这才扫过她的身上,一句话登时噎得芷言仙子恨不能七窍都生出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