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宴乐

    更新时间:2016-09-01 01:13:58本章字数:2051字

    她说:“擒贼先擒王,你拿个仙婢开刀,平白便宜了一群乌鸦在这聒噪,腌臜了我的碧落宫,娘亲平日里都是怎么教你的,全忘了吗?还说没有胡闹!”

    元宝吐吐舌头,又对着芷言仙子做个鬼脸,乖乖的束手站在白蔓君的身侧,软著嗓子回道:“知道了。”

    教训完儿子,白蔓君这才倒出功夫来端详兀自傻眼的几个人。

    浩浩荡荡的一大帮子人,几个仙婢她虽不认识,这芷言仙子还是略略见过几次的,只是那时她都是匆匆一瞥,想来对方是不大记得她的。

    白蔓君是听到后园里吵闹,这才过来看看,此时正对着门一双眼睛如有实质白刀子一般从几个人身上扫过,“把那个半死不活的抬着,出了我的门,我还能当今日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说话留了一半,纵然身份不过是个小小的仙子,也是因为白蔓君懒得争,升仙后把自己关在碧落宫里再不问世事,实际上她的仙法修为之高只怕是十个芷言仙子也望尘莫及的。

    只要她还长着半个脑子,平日里多打听打听就不会来碧落宫里胡闹的,但眼看这情形实在是恼的白蔓君忍不住暗示武力威压一下了。

    事实证明芷言仙子果然是个长了半个脑子的,平时不见多伶俐,这会眼睛倒是好使的很,匆匆瞥见门口堪堪入目的半片衣角,脑子一转立时矮了声音:

    “今日是芷言冒犯了,既然紫烟已经受了惩戒,还望仙子不予计较。”

    “滚吧。”白蔓君火气未消,说话自然难听。

    刚刚她说元宝的那些话一定是伤到孩子了,否则他不会冒着被自己责罚的风险也要动用禁术。她性子是冷淡,但元宝是她的逆鳞,谁都碰触不得。

    芷言仙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很是难看,忽的眼圈一红抿了小嘴真的向门口跑过去。

    这一切转变的太过突然,白蔓君没那个心情细思,搂着元宝就要回去。

    一转身的功夫正好听得刚才那个娇滴滴的芷言仙子“哎呀”一声惊叫,接着是什么墩在地上的声音。

    这回不由得白蔓君不移下视线看过去了。

    门口崇华一身玄青色衣衫站在门下,眉心微蹙。前面芷言仙子正坐在地上,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紫,好看的紧。

    再看崇华这副形容,比之前次见面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就是和那人的不食人间烟火相较,更是多了几分冰冷阴沉,让人望而生畏,看的众人蓦的一惊。

    芷言仙子就是占了先机的想要给崇华一个正面的印象,面对白蔓君的冷语才没有反击。

    想着左右大伙都没瞧见,她也就当自己也没瞧见,待会和崇华撞个满怀,他出手仗义相救自然少不得一些肌肤之亲的。

    到时候自己在哭的盈盈泪人一样,凭他是二十三重天新任的帝君,也抵不过自己的年轻美貌的。

    哪知如意算盘落空,竟是被崇华阴沉着的脸色给吓得跌在地上半晌没敢起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对软玉温香盈满怀,崇华他竟然真的袖手旁观,甚至还堪堪的向侧躲了躲。

    一计不成芷言哪里甘心,被随后赶过来的仙婢扶着站起身来,脚上一软就栽进崇华的怀里。

    他这次没躲开,不是因为躲不开,而是白蔓君那利刃似的眼刀子射过来,连心都跟着慢了半拍。

    人都已经栽进来了,就这么直接推出去毕竟说不过去,崇华略微思忖了一瞬,芷言的手就顺带着握上了他的。

    “帝君可要帮芷言做主啊,芷言奉父君之命请帝君过府一叙,哪里成想误入碧落宫不小心冲撞了碧落仙子,就拿我的婢女出气……”

    哪知白蔓君的冷眼相待,那崇华帝君越是笑意妍妍,一只手抱了元宝,一只手就去拂她身前因风吹起的乱发:

    “本是来告诉你后日设宴的酒席就要摆好了,你带了元宝同去,看你这嗔怒的样子,可是因着酒水菜品用的不是你拟定的单子?”

    白蔓君一个凌厉的眼神射过去,直逼得连玉翘都停了脚步,不明所以的看着二人。

    这一下到更像坐实了他对崇华的怒目,不过是因为酒水菜品的准备不合心意。

    崇华帝君继续笑的柔情似水,对白蔓君的威慑浑不在意:“旁的倒也罢了,只是那桂花酿向来是你心爱之物,怎能因一顿宴饮,就祭出去那许多,要知道我可是会心疼的。”

    她从来没听过他说情话,记忆里全是那人冷冷淡淡刻意疏离的模样,成日里的青灯古佛,仿似一个不小心便会灰飞烟灭一样。

    不愿再与这样陌生的崇华纠葛,扔下元宝,白蔓君落荒而逃。

    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逃什么,曾经全部的希冀不过就是如此,可当他真的言笑晏晏的站在自己面前喊一声阿君的时候,三百年过去,她早已承受不起。

    紫阳宫酒宴还算热闹,元宝一袭碧衫扯着白蔓君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大大小小的仙君们把偌大个仙邸竟是挤得水泄不通。

    这原不怪崇华,实在是这人名头太过响亮。

    任谁在天界呆了那么万八千年也料想不到,一个新飞升上来的小仙一下子竟能封禅到了帝君的位置,定然是都要来瞧瞧。

    白蔓君自然是不愿意踏进紫阳殿一步的,可奈何元宝打从昨夜就一双汪汪的泪眼看着她。

    只要她一开口,不等说什么,那厢小嘴巴粉嘟嘟的撅的老高,软着嗓子问:“娘亲也不要元宝了吗?”

    这话就像是在白蔓君心里划开的一道口子,加之那双通红水润的眼睛,饶是她再怎么不愿,也不想违了儿子的心意。

    不能委屈儿子,就只能委屈自己了。

    二十三重天上,谁人不知这碧落仙子冷清虽然冷清了点,却极是护短的,家里的那个小子,是断不能叫人欺负了去的。

    那青白的裙角堪堪划过门廊,崇华眼尖,翩然下座,玄青色衣衫一挥,仿似佛缘步下莲台,面带宠溺的走了过去。

    “我送了元宝过来。”冰肌衡眉萧肃着一张脸,除了冷再看不出别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