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舞姬跳的很一般

    更新时间:2016-09-02 03:02:59本章字数:2086字

    她从来不跟崇华客套,甚至说话总是绵里藏针,不把那张端亲温和的脸刺出点血色来不肯罢手。

    崇华只是笑笑,给了元宝一个满意的眼神,看着小尾巴翘上天的得意样,一手牵了元宝,一手直接牵了她的走上主位。

    虽说是晚了些,到底还是来了。

    一双眼睛布满了惊诧,仿佛一个炸雷在脑子里劈开,白蔓君任他牵着走出去老远才从混沌灵台上拨得一丝清明。

    可还来不及开口便叫崇华的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说是送了礼的都有请,她若是这会子才想起来拒绝他,当初那坛子桂花酿就委实不该送了他。

    虽说一坛子新酿的桂花酒实在算不得什么礼,但碍于眼杂,况元宝兴致冲冲,崇华一只手也暗暗用了法术,她实在不好发作,便冷着一张脸由着他了。

    芷言仙子的父君大小也算是十九重天的帝君了,否则也教养不出这么娇滴滴的仙子来。

    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简直要贴在崇华身上的人,恐怕只是随便捏了个借口,来钓男人的。

    她就是在崇华拜见天帝的时候,匆匆瞥了他一眼,一眼便入了心,可惜大殿之上崇华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注意到她,她也就只有想着法的要接近崇华。

    自打崇华住进紫阳宫,她是三天一大贴,两天一小贴的,就是见不到人。

    细问之下才知道崇华帝君几乎每日都来碧落宫的。

    碧落宫里住着的什么人,芷言仙子当然知道,这才有了这么一出。

    白蔓君再傻此时也看得出来,自己平白临头的一桩祸事是因何而起了。

    这芷言仙子算下来还是她的师侄孙,论辈分该叫白蔓君一声师叔祖的,今日站在这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跟她抢男人,还真是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白蔓君摇着头苦笑,虽然辈分低脑子也不大灵光,但是出身好啊,十九重天帝君唯一的掌上明珠,也难怪青天白日的就敢有恃无恐的来碧落宫胡闹。

    到底是年纪轻,不晓得你稀罕的未必人人都稀罕。就比如说这崇华帝君,实在勾不起白蔓君什么兴致。

    只是这手法拙劣的让人实在不忍心拆穿她,小师侄孙啊,你还真是丢人丢到师叔祖家了。

    啧啧两下嘴,终究还是没有说话,拉了元宝就走。

    眼见着就要擦肩而过,崇华手下微微用力,黑着脸将贴在身上狗皮膏药一样的芷言仙子推出三尺远,转瞬换上一副柔柔笑意:“阿君教训小辈也不必亲自出手啊,也不怕失了身份!”

    “说的就是……”芷言仙子以为自己计谋得逞,崇华终于肯为自己说话了,开口就顺着接了下去,话说了一半,才发现,事情根本不是按照她的脚本来的。

    玉翘在后面掩着嘴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芷言仙子带过来的几个仙婢尤不清楚自家主子这是唱的哪出,抬着紫烟跟在后面,不知道是该出去,还是该在这傻站着。

    一群人一下子都挤在这不大的门洞下,白蔓君抚了抚额,对把元宝抱进怀里这种事做的顺手,正笑的一脸春风和煦的崇华帝君下起了逐客令:“这碧落宫山门庙小,供不起帝君这尊大佛,劳烦帝君以后还是不要来了。”

    就这么走上主位的三人自然看傻了下面一干宾客,一个个惊诧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子里瞪出来了。

    好歹都是做了邻居这么多年的,自然多少听闻一些碧落仙子的脾性,那种周身散发出来的清冷气息,只让人想把碧落宫的牌匾换上广寒宫的。

    哪成想,这才几日,竟然就和崇华帝君进展到如斯地步了,

    一群花白着胡子的神仙都不由得感慨,这到底是一个颜值担当的时代。

    把妹,不对,是泡神仙,竟然都是要靠这一手的。

    既然已经骑虎难下,被人推到了这风口浪尖里,白蔓君反倒坦然了,左右是没人敢直接在她面前议论是非的。

    至于不在她面前的时候,说什么又与她何干,反正她又听不着。

    一众宾客都是捏着帖子来的,抱着的就是看热闹的心态,既然崇华帝君如此配合,自然也都是志得意满的等着。

    只是临近主位那张白玉桌子后坐着的玄衣男子,眼中神色甚是玩味的看了一眼崇华。

    手里的筷子随意的在跟前的盘子里拨了拨,捡了几根青青绿绿的菜叶子塞进嘴里。

    坐的最近,离晔这些小动作自然躲不了崇华的眼,嘴角抽了抽,直觉得有些事似乎渐渐脱离自己的意料了,没来由的心下一凛,掌心就是一拢,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白蔓君的手已经抽了出去。

    一愣神的功夫,耳边崇华说了些什么她没听清,下面却已经是觥筹交错了。

    钟鼓馔玉间丝竹袅袅,崇华神色微动的看了一眼离晔,那人也不抬头,径自倒了一杯酒,小口抿起来,喝的极是斯文。

    别人不了解离晔神君,崇华还不了解吗,作为天界之中最懒散的神君,没有大热闹,他是不会移步的。

    所以他压根就没请他。

    可是他却来了。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那个最懒散的神君自己准备了一场热闹消遣。

    肯定还是个极大的热闹。

    丝竹之音已是奏到了一个小高潮,远处天外飞仙的落下几个仙子,水袖散开处待放一朵菡萏芙蕖。

    纤纤盈腰风摆金柳,足尖过处竟是步步生莲。

    此情此境美轮美奂,饶是白蔓君竟那般挑剔也生出几分赞意,只是待看清楚那张桃花笑靥的时候,那微末的一点赞意,也瞬时被天雷滚滚取代。

    芷言仙子那日受了委屈,她以为断不敢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这人的厚脸皮,竟然贼心不死撵到紫阳殿来了。

    不知是不是谁给出了什么馊主意,今天倒是婀婀娜娜的,准备这么了一出,可惜好好的赏心悦目的舞蹈,被她跳的柔美不足轻佻有余,白白糟蹋了。

    坠着红玉的团扇在手里翻了个个,乜斜了眼睛看着眉峰微蹙的崇华,白蔓君打了个哈欠,丹唇轻启,柔音徐徐:“帝君这是在哪里请来的舞姬,跳的也太……一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