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自作孽不可活

    更新时间:2016-09-03 01:17:27本章字数:2041字

    在座的仙君无一不是耳聪目明听力极好的,白蔓君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下面坐着的被人间奉为不食人间烟火的诸位神明们,十位倒有九位喷出一口酒出来,余下那两个没喷酒的,还是因为一口饭菜给噎着了,梗着脖子动弹不得。

    碧落仙子这是和芷言仙子有仇啊,说出话来干脆能把人抢白的半死。

    白蔓君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足够让此时距离他们最近的芷言仙子听得一清二楚,一张脸青青白白,倒是比她身上穿的琉璃长裙更有看点。

    她自然也是不愿意看到白蔓君的,要不是早听说就是天后娘娘的寿宴她都是只托了人送了一坛子酒去,根本不参加任何宴饮,芷言仙子也不会毫无准备的就来了。

    跳了一通舞,原本是打算就着最后的动作蹭到崇华身边的,可现在放眼望去,那玄青色衣衫的人,左右两边全都坐满了,哪里还有她的位置。

    心里堪堪咽下一口气,不好在人前发作,施施然的行了个礼,刚要开口,还没吐出半个字,就又被人噎了一下。

    “嗯,跳的是不怎么样,叔叔,你就不能找个好点的来吗?”

    这下说话的是元宝。

    他刚才就是有话要说的,可是崇华帝君忽然升起了逗弄之心,给他倒了半杯果酒。

    小家伙长了这么大,头一次尝到酒是什么滋味,自然是要好好品鉴品鉴的。

    谁知道一口下去,甘甜过后少不了辣的舌头都直了,紧忙塞了一嘴的肉丸子。

    就在他咬着肉丸子,囫囵吞下去的时候,被白蔓君抢了先。早就摆好了姿势的手,僵了半天,才找准机会落井下石,小圆脸蛋上登时得意不少。

    崇华只听离晔说给他安排了节目助兴,他乐得其成也就没管,谁知道竟然是芷言仙子献舞。

    这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早知道就不该让他知道自己飞仙之事,让他一觉睡死过去算了。

    已经由白转青的芷言仙子被这么一揶揄,脸色通红的难看,况且身边已经有了窃窃的笑意,让她更觉得下不来台。

    偏偏,大家都是本着看热闹的心态,谁也没有帮她打个圆场的意思,只好求助的看了一眼离晔神君。

    她来献舞是跟离晔打过招呼的,谁不帮自己,他总是要说句好话的。

    果然,离晔神君脸上抽了抽,极懒散的伸了个懒腰,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淡悠悠的扫了一眼等着看好戏的众仙君,叹口气又摇摇头:早知道就不揽这差事了,戏纵然好看,回头少不了又要被崇华一阵念叨了。

    手扶着玉冠上垂下来的发带,极其妩媚的撩了一下,丹凤眼挑了一下坐在崇华身边玩扇坠子的碧落仙子,正待开口,忽然一直静默的崇华却开了口:

    “唔,神君下次记得帮忙找个好的。”

    滚了一圈的球,最后还是被踢到他怀里了,悟禅悟了万八千年的离晔神君,今天终于悟明白一个道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呀,不可活!

    离晔只觉得他这几千年的觉是白睡了,再过几千年的觉也不用睡了,他们一家子大的大小的小,全都是个记恨的性子,今日他开罪这么一遭,还怕以后有好日子过?

    为了争取以后能有那么一两天的好日子过,离晔讪讪的坐了回去,给了芷言仙子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轻飘飘的甩开发带,继续喝酒。

    事情到此似乎再没有什么好看的了,白蔓君坐着无聊,一颗红玉的扇坠子被她把弄的锃亮,找了个借口就要走。

    小元宝扑闪着一双眼睛带泪不泪的样子,被白蔓君一眼睛瞪了回去,再不敢开口,只老老实实的坐在崇华身边。

    崇华微微笑了,摩挲着元宝的小脑袋,略作安抚,便托说送客,非要跟着白蔓君出来。

    从紫阳宫到碧落宫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却足够白蔓君心底的火气膨胀到爆发的边缘,又渐渐压制下去。

    她知道他是有话想跟自己说。

    可到底还是她先开了口:

    “怎么西方极乐世界激不起迦叶尊者的兴致了,非要来这二十三重天上走一遭?”

    几天下来,她的冷嘲热讽早习惯了似的,崇华仍是那副浅浅淡淡的笑意,“我若说是为了阿君而来,你,信吗?”

    “信!”她眉梢一挑,眼里生出的岂止是疏离,两个人都看得清楚那是一种叫做恨意的东西,“若是再信了你,我白蔓君岂不是又白活了三百年。”

    你终究是不信我吗?

    崇华眼里闪过一丝痛意,很快又被温柔替代,“你不信,也好”,省得该赎的罪过,又便宜了我。

    白蔓君从来没想过在二十三重天上会看到崇华,或者说是迦叶。

    三百多年前,她被赶下佛台,毁了一身佛性,纵身跃入三千红尘中时,就再也没想过有一天会见到昔日亲自造了她,又亲手毁了她的迦叶。

    所以,那日突然见到这张刻进骨髓的脸,温和如昔的眉目,一时间竟找不着合适的心态去面对。

    整个二十三重天上仿佛都一起陷入了一种万世孤寂的静默,在一条清癯索落的天街上散漫蔓延开来。

    三百年,不过禅者一夕打坐,甚至不够参悟婆罗殿中万千经卷里薄薄的一页。

    可是物是人非世蹉跎,佛祖灯前不过少了一个尊者,仙雾缭绕的天殿上也不过多了一个帝君。

    可是崇华知道,这万千世界中,不是平白就能生出一段爱恨纠葛。

    黛瓦青砖是碧落宫门。

    崇华送到这里,已经再没有跟下去的借口了。

    眼见着那抹素白就要进了院落,他终是不甘的问出口:“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回眸,那笑的荼蘼花一样干净的颜靥里,是略带了伤感的质问:“我只想问,尊者的大乘佛法,可参透了吗?”

    只觉得心里一阵绞痛,像是鲜红的血肉被谁生生剜了一块,崇华捂着心口,靠扶着宫墙,嘴角柔柔的一抹笑意带着落拓:万幸,白蔓君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白蔓君,有仇必报,锱铢必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