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刷的一手好存在

    更新时间:2016-09-02 14:20:58本章字数:2016字

    这一夜元宝果真得偿所愿的宿在了紫宸殿,虽说是喝了几口果酒,毕竟不是特意为他准备的,还是有点上头了。

    好在喝的不多,睡了一大下午便醒了,待到卯日星君的金乌从天上飞过的时候,他正精神抖擞的坐在崇华帝君的脖子上玩的欢。

    “爹亲,爹亲,你写的这是些什么?”

    崇华的字是龙飞凤舞的草书,让本就疏于学习的元宝认得更不多。

    索性他本也不在意崇华到底写的是什么,不过是逮着无人的时候,多叫几声爹亲罢了。

    他是正正经经的帝君,除却二十三重天上的繁务,天帝为了表示他对新任帝君的重视,又委派了不少需要能者多劳的工作。

    身上的娃娃时不时的揪揪他的头发,捋捋脖领子,让崇华免不得要分心。

    偏偏元宝向来不是个听话的主,一个人玩的没意思了,小手指一勾,会的那点微末法术,全都用在他老子身上了。

    只见眼前一黑,半砚的墨汁全都洒在了公文上。

    嘴角翘了翘,崇华也不脑,将元宝放在桌子上,还染了墨汁的手在小鼻头上点了一下,登时白白净净的面容,多了一个墨污污的黑点。

    “怎么,不高兴了?”

    实诚的点了下头,委屈的眼睛带着控诉:“娘亲也不大陪元宝玩,好不容易盼了爹亲过来,爹亲又总是忙。”

    他是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忙,否则也不会在元宝还在的时候来处理这些。

    既然小家伙不高兴了,崇华将被墨汁浸染得干脆的那份奏报冥界并蒂沙华叛乱的消息压在纸镇下。

    伸手将元宝圈进怀里,大脑袋旁边窝了个小脑袋,崇华温厚的问:“那好,爹亲今天就只陪元宝,那我们要做些什么?”

    迦叶待人向来宽厚的,若即若离的不进一步也不远一步,总是那般的恪守本分。可六道轮回中,就是佛祖也要动容一下了,何况他从来不忘初心。

    为了用最短的时间飞升成仙,他选择了一种最极端的方式,也就造就了今日的崇华,性子中那点掩饰不住的庄严和威仪。

    他相与元宝亲近,可若说真的做出什么亲近的事来,搜索遍了这些年在凡间的记忆,竟也寻不出一丁点的章法。

    好在元宝并不为难他,只是随手点了几个尚能分辨完整的字迹,着一问过去。

    时不时仰起的小脑袋,像是终于找到一件有趣的事,也不知到底是谁在考验谁,总之是一个兴致盎然的问,一个不厌其烦的答。

    “怎的都不好好识字?”这话是带了点嗔怪的,元宝这性子贪玩的很,却也灵性的好,只要肯用功,三百年的时间,断不会是今日这般连几个大字都不认得的。

    小嘴巴嘟起来,头也默默的低下了,元宝掩下心里的那丝失落,小声的回答:“娘亲也不爱认字的,娘亲总是画画,我的字都是玉翘姐姐教的。”

    “你娘亲她,还是喜欢丹青吗?”

    崇华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幽幽的看向远处,好像透过那漫漫的黑幕,看到了几百年前,月下的白衣女子,执着笔,泼墨挥洒的情形。

    那时候的她画的最多的应该就是他了吧,青灯古佛,满殿的经文,玄青色衣衫的尊者,手持着半卷经书,参禅打坐的情景。

    也亏得她耐得住那份寂寞。

    小元宝自然不知道崇华心里念的是什么,只是略带委屈的抱怨:“娘亲最是喜欢画人物,可好看了,可惜都没有脸的。”

    忍不住嗤笑一声,崇华修长的手指拂过圆润润的面颊:“定是你玩心太大,好好的水墨丹青,怎么可能都没有脸。”

    元宝也不申辩,只是偏过头去,轻轻的“哼”了一声,“改日我偷出来给爹亲看,是真的都没有脸的,只一个圆圆的脑袋,没有头发,也没有眼睛,眉毛,鼻子,嘴巴。”

    好好的紫宸殿里,被童言无忌的孩子说的竟森森升起瘆意,崇华将小人儿圈得更紧了,“你不回去,真的没关系吗?”

    肉嘟嘟的小嘴巴趁机吧唧一口亲了上去,颇为豪迈的拍拍胸脯:“没关系,娘亲夜里睡得早,这会还没找来,就不会找来了。”

    其实元宝两百多年前就不和娘亲一起睡觉了,他只知白蔓君睡得早,却不知她速来浅眠,甚至时常整宿的睡不着。

    不管他亲娘睡不睡得着,他今日是踏踏实实的睡了个好觉的。

    分别了三百多年的父子两人,今夜终于窝在同一张榻上,两人都忍不住有点兴奋。

    昨夜元宝玩的太疯,日上三竿了还没有转醒的意思,崇华不舍,便没有叫他。

    只是自己打点好一身装束,赶往碧落宫。元宝一夜未归,他不相信白蔓君不知情。

    碧落宫素来没人值守,也不需要通报,他竟然轻车熟路的直接走向她的寝殿。

    玉翘刚端了水出去,白蔓君盯着镜子里梳了一半的头发愣神。

    崇华站在门口端看半晌,都没有被察觉,心里觉得失落,忽然生了逗弄之心,要刷一刷存在感,也打破这杀人的静寂。

    他提笔一点朱砂画在了她的额间,尚未回魂的白蔓君对着镜子里,略带愠怒的美人儿看了良久,忽然脖子一歪,被硬生生掰了过去。

    只觉得头上一热,一张放大了的人脸霎时出现在面前。脸红心跳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崇华那张妖冶至极的脸便挪开一寸。

    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银照的那面镜子,只见各自惊艳的两张面孔上具是额间一点红朱砂。

    他就那样执着她的手,不顾往来仙童诧异得眼神,悠然自得的出了碧落宫走向紫宸殿。

    “你疯了!”她用尽力气,想要甩开他的手,嗔怪道。

    温热的气息,喷在鬓边,他坏笑着凑过来耳语:“不想我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你走进紫宸殿,就乖乖的听话”。

    元宝张开迷蒙双眼的时候,白蔓君还黑着一张脸。

    以为是自己夜不归宿惹恼了娘亲,小脑袋一缩,半天想不出该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