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娘亲给叔叔暖被窝?

    更新时间:2016-09-03 14:23:49本章字数:2020字

    他是想过娘亲知道后会动怒的,但是却没想到像现在这样被堵在被窝里的。

    所以自以为急中生智的一句话脱口出口,就见坐在床边的白蔓君和站在后面的崇华,脸上俱是一变。 

    他说:“娘亲也是来给叔叔暖被窝的吗,叔叔得到床可舒服了!”

    白蔓君一张脸黑的打了霜一样,崇华倒是很受用的哑声一笑:这小子,到底是向着他老子的。

    直觉不好,元宝撒腿就跑。

    奈何白蔓君手法利落,一下子便薅住了儿子的脖领子,拎着哇哇乱叫手蹬脚刨的熊孩子,厉声呵斥:“回去再收拾你!”

    这个时候崇华很想维护慈父形象,待看到白蔓君临走时快能滴出血的脸色时,还是犹豫了。

    孩子,不能怪你爹亲不仗义啊,实在是你刚才那句话太作死了。

    碧落宫里有个小黑屋,元宝时不时的总要被扔进去关一关。

    玉翘老远就听到一声高过一声的哀嚎,从大门一直到小黑屋,接着那碧色的圆滚滚的身体就被甩了进去,白蔓君拍拍手掌直接落了锁。

    “仙子,小孩子家惹祸胡闹难免的,不至于如此吧。”

    虽说元宝被关进小黑屋的时候多,可是白蔓君肯落锁的时候可不多。

    这三百多年来,也就元宝第一次用惑魅金瞳伤了一位仙家,动了人家根本的时候被锁在这里一天一夜,之后再没有过。

    可今夜是月盈之夜,元宝是断不能被锁在这里的。

    “胡闹?我就是太纵容他了,才会让他不分场合什么混话都敢胡说!”

    白蔓君甩下一句话,拂了袖子气呼呼的走了。

    玉翘盯着白蔓君离开的方向愣了半晌,葱白的手掌拍着门板,“小祖宗,你到底说了什么混话,把仙子气成这样。”

    “玉翘姐姐,我娘亲气恼,你也跟着挖苦我,我能说什么混话,不过是拉她一起给崇华叔叔暖床罢了,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一道房门隔着,元宝的声音闷闷的,想来是找个墙角窝着去了。

    童言无忌不知所云,玉翘的脸阵青阵白,心里佩服,嘴上更是带了三分恭敬:“祖宗这暖床的话是谁教你的?”

    碧落宫里就他们三人,这话自己没说过,仙子自然不可能说,那便是外人说的了。

    闷闷的嗓音委屈至极,大概是离门口远了,可玉翘还是听见了那个始作俑者的名字。

    “金盏姨娘啊,是金盏姨娘说,崇华叔叔是万年来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一个妙人,要是能让他正眼看上一眼,就是给他暖床,做梦都能笑醒了。”

    暖床两个字对于思想单纯的元宝来说,自然是不懂得什么意思的。

    金盏当时正一双桃花眼,嘴角流涎的盯着崇华的背影,对小孩子家家不懂就问的求知心态,自知打击不得,就随口诌了一句:“就是温席啊,元宝乖,天冷要知道帮你娘亲暖被窝!”

    果真是那个活了几千岁仍不知正经为何物的金盏仙子,玉翘当真头疼的紧。

    不过话说回来,这金盏倒是许久不曾来了,不会是又到下界祸国殃民去了吧。

    想到这,玉翘虽然对碧落宫能幸免于难生出一丝侥幸,但对于下界遭殃的善男信女来说,实在同情的很。

    要知道作为天界最没正行的女神仙,金盏仙子可是来者不拒,男女通吃的。

    若是金盏仙子在天上还好,只要搬动她出马,上千年的老脸豁出去不要,在白蔓君面前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元宝说不得关上半天就放出来了。

    可是若她是下了凡间,就凭玉翘个仙婢,法力微弱,要到哪里去寻人啊。

    在门口团团转了半个时辰,玉翘才关心则乱的跑去金盏的水月洞天。

    才到了门口就被当值的仙婢给拦了回来,说是金盏仙君已经离开水月洞天好些日子了。

    这自是做不得假的,玉翘只能落落的赶回去,想着若是自己拼力求上一求,仙子或许动容,也会在月盈之前放元宝出来。

    谁记不得今天的日子,她做亲娘的总该记得的。

    安慰着或许是自己着急了,没准回去,元宝已经活蹦乱跳的张嘴等着自己做的肉丸子了。

    越想脚下的步子越开,竟是渐渐的小跑起来,也说不上是心慌了,还是心里有底了,竟然连自己会驾云这等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可回到小黑子门口一瞧,拳头大的一把锁还尽职尽责的守在那,跟她走的时候一般无二。

    她这一来一回耽搁了不少时辰,再看天边,已经是赤色飞霞,眼看就要日沉了。

    这下心里彻底乱了分寸,拔腿就去白蔓君的寝宫,可偌大的碧落宫,玉翘里里外外的寻了个遍也不见碧落仙子的影子。

    她寻常惯用的团扇还在,直挺挺的躺在桌子上,上面坠的红玉坠子盈盈的闪着光,茶杯却早已冷了。

    玉翘脸上的汗忽的下来了,晕涔涔的湿了鬓角。

    这院子里法术最高强的就是白蔓君了,可若说那间看起来寻常无异的小黑屋,就是白蔓君倾尽一身修为怕也是撼动不了分毫。

    那是九曜星君奉了天帝的旨意,用北海极地玄铁融的一个铁笼子,两扇门一关,真的是一丝光亮都嵌不进去,就是这把锁,也是被下了禁制的,没有钥匙和咒语根本打不开。

    玉翘这回是彻底傻眼了。

    我的仙子啊,就这么一会,您老人家跑哪去了。

    太阳沉的越低,玉翘的心跟着揪的越紧,她是越着急越想不到办法,又不敢走。

    生怕自己一个主意拿不定,元宝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或者白蔓君回来她不能第一时间知道。

    可是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啊,正急的团团转的时候,这个热锅上蚂蚁一样的小仙婢终于想到一个正经有用的人。

    好歹是个帝君,紫阳宫可是二十三重天上最严谨的所在了。

    玉翘站在门口央了半晌,当值的仙童才说了崇华的去处:“不是我不给你通禀,实在是帝君去了天帝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也说不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