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硬闯紫阳宫

    更新时间:2016-09-04 14:25:25本章字数:3051字

    心里着急,玉翘一双手反复捻着手里的帕子,一双眉头蹙的上了锁一般:“既是帝君真的不在,还劳烦仙童帮我带个口信,就说碧落宫的玉翘请帝君过去一趟。”

    仙童嘴里应了,有些不耐的摆手。

    玉翘终是放心不下,走了几步又跑回来,切切叮嘱:“千万要说明是十万火急的事,请帝君回来了便去。”

    既然出来了,总要把白蔓君常去的地方找一遍,所以那值门的仙童眼中不耐看的分明,也不敢耽搁,匆匆离去。

    崇华去到天帝处说不上什么急事,却是不得不亲自跑一趟的。

    他批过的公文,有几件是要呈给天帝的,可是上面被元宝给弄脏了一大块,看起来实在不成样子。

    此一时的崇华虽不至于迦叶公瑾严正,事事需办的一丝不苟教条苛刻,却也是极有规章的。

    特特的来了天帝面前请罪,只说自己一时倦怠,洒了墨脏了公文,请天帝责罚疏职。

    天帝自然不好真的怪罪,表面话说的极为冠冕堂皇,留下崇华下了会棋,才放了人。

    回到紫宸殿,天色已然晚了。凉风徐徐不知为何吹得心里一阵阵惊。

    当值的仙童早已换了班,见了帝君回来,恭恭敬敬的施了礼。

    崇华一派端正肃穆,问他:“我不在的时候可有什么事?”

    仙童回答没有。

    眉峰皱了皱眉,迈步进去,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回头又问:“碧落宫里的元宝小仙也没来么?”

    仙童仔细想了想,摇摇头,回说:“没有,帝君若是想见,可要小的去请来?”

    他自然是想见的,大约是骨血的关系,也可能是三百年真的分别的太久了,如今只是一日未见,便觉心里空落落的。

    这种感觉崇华以前从未有过。

    但回想起来白蔓君离开时那气的血红的一张脸,便摇了头,说了一声“不必。”

    元宝若能跑出来,自然无恙。既是没来,想必阿君的气还没消,若是自己此时前去,怕是要触了她的霉头。

    她不能将自己怎样,元宝倒要因此受了牵连。

    崇华只是一时心软,心疼儿子,不想这一耽搁竟是害了小元宝。

    从二十三重天升起来的月亮,又圆又大,隐约还可见了挥着斧头砍树的人影。

    月亮升的极为缓慢,玉翘的心一点点沉着,进了寒潭,见不到底。

    起初她不敢敲门,怕惊扰了孩子,平白招他害怕。

    这会饶是她一双葱白玉手拍打的通红,口口声声唤着元宝,仍是听不见里面有半点响动。

    大门处仍不见半点人影,崇华帝君不来倒还罢了,别说他公务缠身,就是真的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不敢过来也是有情可原。

    毕竟只是几面之缘,毕竟仙子待他却是冷淡无情。

    可仙子是元宝亲娘,明知月盈之时,孩子关不得,怎的也不回来。

    忽的,玉翘心里生出一个念头:莫不是仙子此时被什么事缠住了?

    身上一个激灵,只觉得脊背发冷。

    白蔓君再冷清,对元宝分毫不差,护在手心里宝贝的什么似的。白玉盘似的月亮早就挂在天边了,就算她是真的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看到月亮也该想起来了。

    而此时,竟是一点声息都没有,缠住她的怕不是一般的事了。

    一个元宝已经够让她心惊了,再加上仙子,玉翘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放在油锅里生煎,嘴唇上已经留下一排的白印。

    突然一声巨响,像是九天上爆出的一声闷雷,自小黑屋里传了出来。

    玉翘的心跟着漏了一拍。

    然后就听她声嘶力竭的对着里面喊:“元宝,你说话,玉翘姐姐知道你醒了,元宝,你说话啊!”

    只那一声响,里面再没了声音,不管玉翘喊得嗓子嘶哑,食指上拍打的洇出血来,就是没有半点回应。

    “元宝,听话,你动一下,就动一下好不好,疼就喊出来,千万喊出来,仙子很快就会回来了。”

    寂静,悄无声息的死寂,在白玉月盘下亮得格外的让人心慌。

    一双手,在玄铁门上已经磨的见了白骨,玉翘依着门坐下,呆讷的不知所以。

    忽然,豁出去一样,她疯了似的跑出去。

    不管怎样,总要赌一把的。

    紫阳宫的大门紧闭,双手握拳哐哐的砸上去,很快便淹没在无边夜色里。

    有仙童闻声赶了出来,吱呀呀的掀开一条缝,眯缝着眼睛,极为不耐的盯着来人,想要看看是谁这么没眼力见,三更半夜的扰人好梦。

    还不等看清楚来人长得什么样,直觉一道青衣闪过,那人已经飘进了里院。

    不敢怠慢,守门的仙童扯开嗓子喊:“夜闯紫阳殿,什么人如此大胆!”

    玉翘哪里管他的话,她头一次来紫阳殿,不知道崇华宿在哪里,没头苍蝇一样横冲乱撞,口中喊着“崇华帝君”。

    只觉得是冲进来一个疯婆子,进来就没头没脑的大呼小叫,仙童怕被怪罪,急急前去阻止,一来二去就交起手来。

    到底是多修行了几年,玉翘的法术还算过得去,几个仙童倒是难不住她。

    只是提心吊胆了一天难免精神不济,待到歪打正着的闯进紫宸殿的时候,围上来的天兵赶过来,立时就招架不住了。

    事发突然,崇华从悟真中醒来,玉翘已经被天兵刀戟相向,夹在银晃晃的兵刃里。

    她嗓子本就哑着,这会想要高声呼救,声音传出去,也实在没有多远。

    那紧闭的殿门,像是幽冥殿里的鬼门关,只一间便隔着生死。阴森森的白刃横在颈间,玉翘想自己今天是真的要死在这了。

    玄青色衣衫的人走出来,也被明晃晃的剑戟晃了一下眼睛,尤其玉翘一身血衣模糊,鲜红的颜色刺目得扎眼。

    他第一时间反应的是白蔓君出事了。

    一个闪身人已经近到玉翘身边,这位二十三重天上的王者眼中再无半点镇定,一双手拖着她就往外走:“阿君怎么样了?”

    没想到关键时刻肯帮忙的人竟然真的是崇华帝君,玉翘只恨自己没早些时候过来,用尽全身力气,才在崇华手里挣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帝君,出事的非是我家仙子,而是元宝,玉翘求求帝君,帝君乃是二十三重天的主宰,法力无边,一定有办法找到我家仙子的。”

    以她的法术,自然是无法找到白蔓君处身之所的,只盼望崇华能够通过神识感应白蔓君的所在,玉翘好去找人。

    只有找到了碧落仙子,拿到钥匙,才可能放元宝出来。

    而那孩子现在在黑屋子里还不知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玉翘的一双眼睛里已经蓄满了眼泪,却强做镇定的不许留下来,嗓子也瑟哑的厉害。

    崇华不知道碧落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玉翘的情形,想也知道必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二话不说,只是咬破手指点于自己额间,静默不动。

    玉翘好歹也是在天上呆了百年的仙婢,位分虽然低,但也知道仙法不是这么用的。

    看着崇华站在那里不动,以为是存心敷衍自己,一个头磕在地上,哀哀切切的求:“帝君,玉翘法术有限,实在找不到我家仙子,还请帝君帮忙,玉翘无以为报,以后定然为帝君马首,结草衔环,万望帝君施手相助!”

    说着又一个头磕下去,再抬头时,额上已是鲜血淋漓。

    崇华不言,闭目凝神,感应着白蔓君的所在。

    以血为引,点于额间,这的确不是仙界寻人的办法,也不是佛家的办法,但这却是他和白蔓君之间的联系。

    昔日崇华还是迦叶尊者的时候,参禅尚未透彻,一时闲来无聊,便在识海中造了一朵花。

    这朵花素中带艳,莹白如玉的花瓣中嵌入一抹粉红,便是白蔓君的真身——荼蘼花。

    她生于识海,长于识海,若说万物皆能溯根逐源,那么迦叶的识海便是白蔓君生长的净土。

    几百年前的陈年往事,白蔓君不曾提起,玉翘自然也就不知道,所以对崇华施以援手的方式自然不解。

    待崇华在二十三重天之东南寻到那丝熟悉的灵气时,睁眼低头,才看到玉翘发髻散乱,咬着牙不敢哭出来,只是一个劲的用力碰头。

    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了,不管崇华帮不帮忙,她都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不肯放手。

    如果崇华真的不帮她,她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来人!”低沉的声音在夜幕中雄浑一抖,不大,却足以传入紫阳宫内每个当值之人的耳中。

    天将单膝跪倒抱拳领命,崇华将大体位置说了,让人去寻。

    玉翘起时还不大明白,直到领命的天将离开,才后知后觉晓得这是帝君找到她家仙子了。

    急急的跪爬几步,双手抓住崇华衣襟,“帝君且慢!”

    崇华皱眉,是她急着找白蔓君回来救元宝,如今他找到人了,玉翘却又拉着他不许。心里一时吃不透,到底是谁出了事,出了什么事。

    他急着去见元宝,一时间顾不得玉翘,刚想把人扔给赶过来的天将,却听玉翘抬首问:“帝君可有信物,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