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北海极地玄铁

    更新时间:2016-09-04 20:22:25本章字数:2079字

    想也不想,崇华从腰间摘下一块玉牌往天将手里一扔,头也不回的飞身就走。

    他法力不知要高出玉翘多少,只是一瞬便移到了碧落宫,闯进元宝寝殿,寻了一圈无果,又去白蔓君的房间里找。

    可是寝殿这边里里外外都翻遍了,也不见元宝,喊了几声也没人应,心里烙过一阵阵不安,后悔怎么没问清楚就赶了过来。

    此时玉翘已然回到,她原本就是求崇华帮忙寻找白蔓君,没想到崇华竟然会冲到碧落宫看元宝,一时生了顾虑,不知到底该不该说出实情。

    他是帝君,法力自然是比仙子强上许多倍,不知有没有办法救元宝,哪怕只是能安抚也好啊。

    元宝那么喜欢他,说不定就能听进去一二。

    “元宝在那?”那个沉稳冷静的人此刻不复一点沉稳冷静,双手抓在玉翘的肩上,只怕稍稍用力就能把一双肩膀揉碎。

    玉翘吃痛,但看崇华如此担心元宝,心里竟生出一丝欣慰,鬼使神差的就说了方向:“后院,有间落锁的屋子。”

    玉翘一来一回,身上又受了伤,自然耽搁了不少时候,如今子夜过半,死寂沉沉的后院,关着元宝的黑屋前,竟是两人不请自来。

    她们显然都没料到崇华会来,尤其是那个穿着鹤羽轻氅的柔媚女子,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腰板挺得笔直,施施然走了过来,弯腰施了个礼。

    “帝君深夜赶来碧落宫,还真是心疼元宝小仙。”

    说话间已然瞥见后面跟过来一身血衣的玉翘,猜想着定也是不情愿被请了来的。心下不由安稳几分。

    这样也好,省得她还要费尽心思,周折的将今夜的结果告诉帝君了,亲眼所见岂不是更有效果。

    崇华对这个女人本来就没什么好感,如此紧要关头她好巧不巧的出现在这里,想来今夜之事怕是要有她一份功劳了。

    身上忽然升起一股杀伐之气,冷戾的让人胆寒,手一推,把挡在身边碍眼的人赶到一边,指着那扇门问:

    “就是这里?”

    玉翘点头,她实不想外人看到元宝现在的样子,尤其是被存心来看笑话的人看到。

    可是攸关生死,现在不是顾忌那些的时候,只盼着崇华帝君真的有本事将元宝救出来,其他的富贵在天吧。

    芷言仙子被推了一下,虽说力道不重,终是始料未及,于是一个趔趄不稳向后跌去,忽然身边伸过一双手,堪堪扶助。

    那人点了一下头,示意她稍安勿躁,一切见机行事。

    这人正是六界之上,原本的万花之主,百花仙子。

    微蹙的眉头,锐利的双目,崇华将锁头握住用力的拽了拽,原本阴沉的脸色不由又黑上几分,“北海极地玄铁?”

    玉翘轻轻道了一声“是”,眉眼间很是忧虑,却又忍不住去看崇华。

    猜测的答案得到肯定,崇华深深吸了一口气。

    极地玄铁,乃是上古是时候,共工触怒不周山,从山中飞投而出的一块银硝铁石,坠入北海极地,经万年水压火融,百炼成钢,乃是世间最坚硬的所在。

    这极地玄铁极是难得,不要说为人所用,单是从北海极地取出已非易事,何况淬金石以为铁器。

    单凭白蔓君显然不可能做到这般,那便是有人相助,可是极地玄铁乃是仙界至宝,怎会到了碧落宫做了一把锁头,岂不是大材小用?

    想到这崇华飞剑双眉一凛,不祥之感油然而生。阿君待元宝宠爱非常,自然不会随便用这样坚固的一把锁来看住孩子,何况还是一把加了禁制的锁。

    如若不是如此,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此时的元宝,就是白蔓君也是控制不住的,所以才有人帮忙镇压。

    如此,玉翘今日为了白蔓君责罚元宝,竟然不顾性命夜闯紫阳宫,诸般种种,也就能说得通了。

    等在一旁的玉翘见崇华拽着试了几次力,毫无效果,不免有些失望,“这锁上加了禁制,没有仙子的咒语是打不开的。”

    她声音凄婉,眼神空洞,仿佛认命一般:“元宝喜欢帝君尊重帝尊,玉翘不敢有奢望,只求帝君能在此处稍稍陪他一会吧。”

    但愿前去找寻仙子的人很快就能回来,到时候元宝的命尚有一救。

    她将整个身子贴到门上,手掌又在上面敲了几下,沙哑的嗓子咳了咳,使之听起来尽量柔和:“元宝,崇华帝君看你来了,你吭一声好不好。你不是最喜欢帝君了吗,你吭一声,不舒服就喊出来,别忍着好不好!”

    可惜,任她如何相劝,铁门里面的孩子就是不吭一声,玉翘早就慌了,顾不得周全不周全,语不成句,断断续续的劝,只盼望哪怕那么一句听进他的耳朵。

    “你来冲破禁制,这玄铁的笼子怎么困得住你,不是早就想毁了它吗,你冲出来呀,冲出来呀!”

    说到最后,简直不是劝,竟是激着元宝自己冲出来。

    玉翘每说的一个字都敲在崇华的心上,他不明真相,也不去问,他只知道要让元宝出来,要让自己的孩子出来,他待在这里面是受苦的。

    手中暗暗用力,将周身的法力全都凝聚在一点上,企图从中打开一道缝隙。

    同时将神识试探进去,想要了解元宝的情况。

    不知是玉翘那句话触动了元宝,还是身边有熟悉的气息,房间里竟然有了些微的响动。

    玉翘心头一喜,堪堪叫了一声“元宝”,就听里面冲出一声咆哮,震的碧落宫都跟着颤了三颤。

    不远处等着落井下石的两个女人更是惊慌失措的捂住了耳朵。

    这一声极其悲,似是被困浅水的一条巨龙,隐忍着身上灼烧的疼痛,呜呜咽咽。

    可那不是巨龙,只是一个修行不过百年的孩子。

    一颗泪滴从玉翘的腮边滑落,无措的,落寞的,绝望的……

    崇华没有玉翘那么心思细腻,或者作为一个强者,他有比心思细腻更为有效的方法。

    只见他向后跳出半步,手上不知捻了个什么诀,顷刻间周身剑气缭绕,杀气冲天逼得人不敢靠近。

    玉翘只觉得眼前一花,不知道围在崇华身边的到底是一片白光,还是真的是剑,一千把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