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救人

    更新时间:2016-09-05 00:24:26本章字数:2055字

    那剑被灵力操纵,每一柄都如同有了灵魂,前仆后继撞在玄铁的锁上。上千把剑准确无误的撞在同一个点上,哪里火花四迸,叮当作响。

    此时若是与神魔交战,或许尚会好些。至少对手是动的,只要有动作就会有破绽,崇华并不是一味只会只用蛮力的莽夫,他懂的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对手的破绽,一击即中,一招毙命。

    可是那只是一把锁,没有生命,没有灵魂,更没有动作,它就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做着一把锁头的工作,可这已经触怒了眼前的这位帝君。

    那里面困住的幼小生命,此时不知遭受着怎样的摧残。

    而他用尽办法倾尽修为,竟不能为他分担一毫。

    那个杀伐六界的男人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一身法力,竟然如此无用。

    他的鬓角微微渗出汗水,双目眦红,紧紧盯着那冒着火花的剑铁相融处。

    玄铁的锁,还是纹丝不动。

    凉凉夜风鼓动玄青色的衣衫,那个一脸冷凝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里挣脱出来的罗刹,明明凝重的很,可就是给人一种刚刚剑拓百里浴血厮杀的错觉。

    那从他身边旋起来的风将整个人包裹在正中,渐渐飞沙走石黄土漫天,巨大的一个气旋,仿佛将天地都连接在一起,要摧枯拉朽要撼天动地。

    紧跟着一声低吼,崇华身子一动,一道金光闪过,气旋化身长龙,自戕着撞向玄铁的锁。

    轰——

    惊天巨雷贴着耳边炸裂,碧落宫被强大的力量毁了一半,关着元宝的屋子跟着颤了一下。

    死寂,死一样的静寂。

    仿佛吞噬生命的黑洞,屋子岿立在那,就连锁也不见半分动摇。

    崇华倾尽周身之力的一击,非但没能将极地玄铁撼动分毫,反而自身被灵力反噬,后退一步,胸腔内一阵翻搅,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金光碎裂笼罩下,玄青色的衣衫被沾染成一大片殷虹的颜色,就像旭日下映上烟霞的荼蘼花。

    玉翘没料到,为了元宝崇华帝君竟然肯牺牲至此。

    她虽抱有希望,却也知道这玄铁的力量,若是凭一人之力,轻易就能打破,那天帝也就不会用这铁房子来困住惑魅金瞳的元宝了。

    房间里原本微末的动静这一刻再次归于平静,然后就听见那萎靡了一天的稚嫩童音带着压抑的痛楚与疲惫,气若游丝的说着:“放弃吧。”

    那幼小的心灵里不知在想着什么,只一声,便让崇华心头倏地一凛。

    青色影子一闪,直冲云霄,玉翘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变化,只觉得顷刻间电闪雷鸣,皓月当空下竟是晴天霹雳,接着一阵罡风贴着她身边呼啸而过,直直砸向那扇门。

    “帝君——”

    堪堪一声惊呼破口而出,玉翘目瞪口呆的呆立在那。

    咣——

    咣——

    一下接着一下,像是一个没有知觉的机器,夯夯实实的砸在门板上。鼓人耳膜的声响,闷头砸在心上一般,碾压着血肉,消弭在无边夜色中,一下紧似一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直到轻微一声脆响,在有规律的撞击下虽几不可闻,却格外清晰。

    头顶雷鸣声戛然而止,黑夜重新归于静寂,崇华已然站于门口。

    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勾动天雷地火,以法器周全自身,付诸全力,再以肉身相搏撞上玄铁门。

    月辉掩映下的脸庞,玉翘看不清表情,只觉得那人晃了几晃,手臂撑在墙上,破冰而出的声音,带上刀剑打磨过的喑哑,空洞而无力的说了一声“开了”。

    她以为自己没听清,她以为那只是恍惚的错觉,她以为……

    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从地上挣扎起来,飞奔着纵了过去。

    颤抖着双手一抖,锁应声落地。

    再顾不得其他,玉翘冲进那一团无边的黑暗里,凭感觉寻着元宝的位置扑上去。

    银色的发裹在脚踝,双眼因为感觉到光线倏然睁开,再度闭合。双唇紧闭,眉心紧蹙,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只是一瞥,崇华看的清清楚楚,元宝绒长的睫羽下,是一双赤金色的眼眸。

    玉翘抱着她走出关着他的屋子,紧紧的,紧紧地,害怕遗落了什么似的,轻声安抚:“元宝不怕,我们出来了,没事了,不怕……”

    这一切本该就此落幕,玉翘会轻车熟路的给元宝吃药,然后问候崇华的伤势,等待仙子回来。

    可就有人看不得事情就此圆满解决,非要横空生出枝节。

    她们费了好大力气,不把碧落宫搅得天翻地覆,怎么肯善罢甘休。

    不知是谁夸张的喊了一声:“啊,妖怪!”

    接着另一人附和似的:“姐姐别瞎说,天界之上怎么会有妖怪……”

    崇华按压着胸口,压下身体的不适,一双星目利剑一样射了过去,暴怒之下冷气威压,斥道“闭嘴!”

    还待小题大做的两个人被这一记眼刀子射的缩了缩脖子,犹如实质的目光割在皮肤上一样,脊背一寒,再不敢说话。

    他修仙走了捷径,直接杀了魔界至尊,才因功劳实在不容小觑,被天帝封了帝君,却也因此险些走火入魔。

    六界之中的妖魔不知有多少给他祭了剑,大大小小的杀伐下来,自然身经百战,可如今日这般重创的还是头一遭。

    唯一那么一次能与今日比拟,就是和魔尊决战的时候被他当胸刺了一剑,魔尊自然没捞到好处,形神俱灭,他也将养了三个多月。

    而这一次的情况似乎更糟,只是此一回不是被别人的利器所伤,而是被自身的灵力所伤。

    别人不是他,自然不知道此刻的他身体已经虚弱到哪怕一个凡夫俗子的一根手指头,都能让他不堪重负。

    说实话如果芷言仙子她们不顾他的警告,继续口无遮拦的肆无忌惮下去,他真的没有力气让她们闭嘴了。

    就是刚才那个眼神,威吓着吼出那两个字,也实在是强打精神。

    百花仙子扯了扯芷言仙子的衣袖,使了个眼神,二人退了出去。她们来就是为了证实一件事,现在这件事得以亲眼证实,白蔓君就是想赖也赖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