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惑魅金瞳

    更新时间:2016-09-05 20:26:29本章字数:2023字

    崇华帝君能因此对碧落宫的那位生出芥蒂自然省得她们力气,若是如此还不能知难而退,她们也有别的办法,不怕他不就范。

    玉翘抱着元宝在前面,崇华缓了一口气跟在后面。

    他心急元宝,虽然行动不便还是紧紧随着,胸中气血翻涌,几次堪堪吐血,都被咽了回去。

    饶是如此,玄青色的长衫上还是斑斑渍渍,煞是惊心。

    琉璃紫玉瓶中倒出一红一黄两粒仙丹,哄着元宝吃下。

    他乖乖张了嘴,吞下仙丹,圆溜溜的眼睛此刻双目无神的注视着走进来的崇华。

    “爹亲!”

    像是在外面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到能给自己撑腰的家长,元宝那一声叫的着实让人心酸。

    无暇分心,玉翘只忙着用自身微末的一点仙力,帮着元宝将吞进去的仙丹导入血脉,自然也就忽略了耳畔那一声不合身份的称呼。

    崇华安慰的点点头,待玉翘收了法力才问:“你给他吃的什么?”

    元宝今日的反常玉翘处理起来井井有条,如此这般的驾轻就熟,看来这种事该是常有发生。

    玉翘仍是锁着的一双眉头,简单回了句:“老君炼制的仙丹。”

    “嗯”微点了下头,崇华还待再问,只见玉翘站了起来复又跪下,血迹干涸的额头再次碰到地上:

    “今日之事玉翘代我家仙子谢过帝君了,救命之恩,碧落宫以后涌泉相报!”

    她一个仙婢竟是能代替碧落宫做出如此承诺,崇华不禁对玉翘深沉的多看了一眼。

    行至元宝榻前,吩咐玉翘起身:“我已经派人去请药君了,去接碧落仙子的人也已经往回赶了。现在,你来跟我解释一下今天是怎么回事。”

    元宝已经陷入沉睡,东方的天际已见启明,这一夜竟是就这样过去。

    玉翘看了一眼元宝不时耸动的眉峰,想必身上还是痛的难忍。心不觉跟着抽痛一下,叹了口气,再次看向崇华。

    “帝君可听说过惑魅金瞳?”

    传说魔族之祖逻起生来便具有一双金色瞳眸,称之为惑魅金瞳,此瞳妖异,每月十五月盈之夜,需以生血祭奠,得以保存真身万古不灭,其能力强悍更是远胜魔界宝器。

    同时,这双瞳眸兼具仙魔妖三者法性,全凭施为者一己心念,可以魅惑苍生蛊惑人心,也可以生杀于无形。

    魔族曾经凭借一个逻起、一双惑魅金瞳,扰乱六界,抗衡天界,一时间竟然险些将那一任的天帝逼下天銮宝殿。

    逻起殒灭后,魔族能力日渐消弭,天生金瞳者寥寥无几,继承惑魅金瞳者更是没有。

    至于仙界生来便是惑魅金瞳者更是不曾听说。

    此时玉翘提到惑魅金瞳,崇华心头一凛,难怪会有人不惜动用极地玄铁建造了一间屋子来关元宝,想必也是顾虑他天生的力量。

    至于元宝还能安安生生的待在二十三重天,想来这三百年应该是没惹下什么祸事,否则也不至于被保护的如此周全。

    观崇华忽明忽暗的了脸色,玉翘就知道他对惑魅金瞳之事绝非一无所知,至于崇华知道的那些,自然不是她要讲的部分,她要说的,是关于元宝的部分。

    二十三重天上素来冷清,但难免有好事的仙家听闻碧落仙子飞仙后竟然生出一个娃娃来,想要来看个究竟,那些人说话难免有些不中听。

    元宝动了怒火,无意中召唤出惑魅金瞳,竟是将那个仙家的仙根折损。

    也是那时候白蔓君才知道,元宝的身上竟然还藏着这样一桩惊天秘密。

    为了保全元宝,白蔓君以退为进,直接找上天帝,不知究竟和天帝达成什么条件,只是打哪以后,碧落宫里便多出了这么一间北海极地玄铁打造的屋子。

    惑魅金瞳被唤醒后,每月要以生血献祭,此乃邪术,天界自然容不得。

    于是老君淬炼北冥金莲练了仙丹,每到月圆之时服用,可以暂缓元宝体内的魔性。

    元宝体内的魔性一直控制的很好,小孩子很有悟性,心地纯良,知道打压其中妖魔的一面,善加利用神仙之法,也从没酿出什么祸事。

    这黑屋子改了原本用途,每当元宝闯祸后,便成了关他禁闭面壁思过的场所。

    只是天帝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铁锁上下了禁制,此禁制与白蔓君血脉相连,如若元宝不服管制,企图妄动魔力冲破此间禁制,作为生母,白蔓君就会被反噬。

    与惑魅金瞳的利害关系,白蔓君并不瞒着元宝,所以元宝才会不管身上疼痛难忍也要压制自己的魔性,不与外界碰触分毫。

    其实,以现在元宝对惑魅金瞳的控制,是有能力冲出那里的,只要他冲破禁制,玉翘只需要放一碗自己的血,元宝便不会被体内压抑的魔性折磨到痛不欲生的地步。

    可是顾念娘亲,他不敢,亦不能。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沉重,母慈子孝的让人压抑,尤其这故事的主角正是他最亲最近的两个人,崇华从玉翘开口道来,一双眉峰就没舒展过。

    玉翘讲完,沉沉的舒了一口气,似要吐出胸中压抑许久的浊雾似的:

    “关于元宝的事,还请帝君保密,孩子还小,对天界构不成威胁,况且他小小年纪已经承担了太多,命运不该如此残忍,再在弱小的生命中加诸更多不公!”

    将视线缓缓从元宝的脸上移开,爱怜、不舍与内疚让崇华胸口堵得难受,保护自己的孩子是他的责任,此时竟需要一个仙婢提醒。

    “他的事,我不会吐露半个字。”

    房间里一下子陷入沉默,该说的都说完了,只等着元宝醒来。

    忽然间,门外传来敲门声,有天将在门外回话,“碧落仙子回来了。”

    玉翘的脸上终于生了一抹喜色,神色微微放松,就要推门去迎白蔓君。

    身形一动,还不等她奔出去,门被吱呀呀从外面打开,走进来几个人,竟然是抬着白蔓君回来的。

    两个人俱是一惊,玉翘慌忙赶过去接过白蔓君扶到床上安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