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一波又起

    更新时间:2016-09-06 20:30:04本章字数:2139字

    他才是最没脸待在这里的人,别人都能为元宝尽一份心力,他却时至今日才知道孩子的身体里竟然还残存着这样的隐患。

    白蔓君原本气色就虚,这一哭,脸色更是惨白的难看,玉翘正待去劝,忽然一只肉呼呼的小手先一步抚上惨白的脸颊:“孩儿让娘亲担心了。”

    元宝醒了。

    房间里的人登时都松了一口气,崇华正要过去查看元宝伤势,忽然身前一道墨色的影子一拦,语气不善:“帝君这下肯跟小仙走了吧!”

    他起了起身,对上元宝一双墨色瞳仁,又扫一眼白蔓君,被那不理不睬的样子瞄的心凉了半截,于是点了点头哄元宝道:“叔叔有些事,先走一步,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虚弱的小脸咧着嘴笑笑,软软糯糯的嗓子说着“好”。

    听着两个人的脚步声走远,白蔓君的脸色才稍有缓和,状似随口一说,却距离感鲜明:“以后碧落宫的事能不麻烦帝君就不麻烦帝君。”

    仙子吩咐的事情,玉翘尽管去做就是,心里却也清楚元宝待那人不同,遂抬了头看他。

    苍白的一张小脸,带着浅浅的笑,他随口一说:“玉翘姐姐,我要吃肉丸子”。

    小小年纪恁的懂事,让人看了心揪着疼,昨夜隐忍的一幕忽然闯进心头,玉翘的眼泪呼啦就滚了下来。

    “你,不问娘亲要一个解释吗?”玉翘走后,房间里就剩母子两个,白蔓君想了好久,才下定决心似的问元宝。

    元宝只是窝在娘亲怀里,感受围绕在身边的每一丝温暖,“不要。娘亲只管喜欢就好。”

    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过元宝柔顺的黑发,白蔓君的眼神盯着那人刚才坐过的椅子,空洞的很。

    当年一次任性妄为,非但没得到执念中的那个人,到头来触了佛怒,毁了自己,牵连孩子,说到底,最错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元宝可怪娘亲?”

    怀中再次沉睡过去的孩子无法给她回答,白蔓君也不是真的想要一个答案,只是将怀里温温软软的小身体,搂的更紧。

    或许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累得那一世凡心萌动,终究她不是一无所获。

    兀自出神,才出去的玉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不好了仙子,天帝派人来拿元宝了!”

    白蔓君的脸上思虑重重,她在二十三重天上呆的相安无事,只除了那一次。

    天帝极少有想起她的时候,此一番宣召,想来多半是为了元宝。

    怀中的小人儿,睡的尚沉,纤细手指,拂过元宝略带苍白的面颊,依依不舍。

    袖间隐有清风浮动,带着香甜味道,玉翘看了皱皱眉头,眼看着元宝就此沉沉睡去。

    这种安眠香,怕是要让他睡上十几个时辰罢。

    十几个时辰啊,仙子是有多担心此行凶险?

    重銮殿上,天帝宝相庄严的坐在天阶之上,脸色严肃的看着白蔓君拾阶而上。

    刚要敛衽行礼,还未开口,一旁尖细的一道嗓音火急火燎的窜出来,“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小煞星的娘亲,天帝明鉴,千万不要养虎为患!”

    冰冷的眼神直直射过去,白蔓君冷昵着她。

    昨夜之事,当时不觉,过后仔细思量,显然是有人故意安排,否则好端端的,她呆了几百年的地方,怎就误入了毒沼,还有人看守?

    不用问,这一切与眼前两人皆脱不了干系。

    冷哼一声,白蔓君嘴角扯开一个嘲讽的笑,“都道芷言仙子在碧落宫被元宝抹了一身泥巴,怎的当时不见你指着他的鼻子骂小煞星,这会倒是好胆量!”

    芷言仙子正要反驳回去,忽然白蔓君话锋一转,语气中多了几成讥诮:“莫不是只顾着往新来的帝君怀里钻了?哦,我倒是忘了,仙子早被帝君勾了魂,神智不明也是情有可原。”

    说完也不看她那红一阵白一阵的脸,继续把未行完的礼补完。

    天帝抖抖颌间重须,带着些许恼意质问:“芷言方才言说惑魅金瞳重现,可是实情?”

    “是。”

    她既来,便是要把此事说明白,藏着掖着也没意思。挺着胸膛昂着头,稍稍错开天帝威严,却将两个指证她的人气势全比了下去。

    “元宝昨夜魔性发作,曼君没能及时赶回,索性没有闯下祸事,只是可惜了一把好锁。”

    “什么叫没有闯下祸事,崇华帝君的手难道不是因为你儿子才毁的吗!”

    芷言仙子截过白蔓君的话头,恨不能所有罪责一股脑推到白蔓君身上,最好天帝治她个万劫不复的罪,好解她心头的恨。

    那个清冷的人,微微偏转了身子,正对上她趾高气昂的视线:“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崇华帝君的手可是自己弄伤的,目的是要毁了极地寒铁打造的锁,以卵击石,跟我儿子没有半点关系。”

    她这话说的极是无情,天帝听后脸上的怒意更甚。

    昨夜之事他从芷言口中听出大概,除了惑魅金瞳如何妖孽,如何不除之势必为患之外,便是崇华帝君如何勇猛,如何奋不顾身的救人。

    此时白蔓君倒是将责任摘的干净,完全不领崇华的情。

    对崇华,天帝颇多赏识,对白蔓君的反应自然多了些反感,原本打算一碗水端平的事,稍微倾斜了态度。

    沉着声音训斥下来:“惑魅金瞳重现之事,仙子既然承认,可要记得当初承诺!”

    天帝乃是三界主宰,天胄之气浑然天成,说这话时又偏重了几分语气,怒意中声威显震。

    旁人听了尚要瑟缩三分,作为当事人的白蔓君则是浑身血液一凝。

    她最怕的便是这当年之约。

    百年前,元宝初现惑魅金瞳,伤了仙僚仙根,她与天帝有约在先,若是不能保证元宝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不再伤人,便要将人锁在北极寒岛。

    昨夜虽不是元宝亲手伤了帝君,到底是因他而起,此间又有小人龃龉,此事恐怕不得善了。

    北极寒岛,终年冰雪不化,杳无人烟,纵是千年修行的仙人也未必扛得住那里的冰寒之毒,何况是只有百年修行的元宝。

    只是事到如今,不管怎样的结果,她都不会让元宝小小年纪承担就是了。

    “若非昨夜我没能及时赶回,元宝断不会生了魔魇,还请天帝明察,失责之罪,曼君愿一力承担!”

    说着白蔓君竟是缓缓的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