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为一人

    更新时间:2016-09-07 20:32:53本章字数:2021字

    白蔓君将那香气控制的极好,近身的几个天将已经开始身体乏力,而远在上方观战的天帝尚未察觉。

    瞅准时机,拉着元宝的手一带,盈身翻飞,已然跃出争斗的包围。

    陡然急转的情势让天帝大惊,伸出的手带着重怒下的轻颤,“来人,来人,快将妖孽拿下!”

    从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眼下白蔓君显然是触到他的逆鳞了。

    若说原本是想要罚他们母女到北极寒岛去小惩大诫,那么现在是真的动了杀意。

    他们犯了什么过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天帝威仪会因此受到挑战。

    越来越多的天将涌进来,将白蔓君团团围住。

    掌心里的小手开始冒着细汗。

    低头去看元宝微微泛着潮红的脸颊,白蔓君心里一动,视线上移,果然一双眼眸中是若隐若现的金色。

    “元宝,听娘亲话,娘亲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但是你不可以……”

    轻轻的摇头,白蔓君用哄小孩子睡觉一样的口吻,安抚着元宝。

    他们现在的确处于劣势,单凭仙力她一个人都很难脱身,何况是带着元宝。

    可是天香破的威力正在一点点扩散,要让这些神将全身绵软无力的本事她还是有了。

    可若是元宝召唤出体内的魔力,惑魅金瞳的力量,别说是几百个天将,就是在座的天帝恐怕也有所忌惮了。

    到时候整个云霄殿,顷刻就要夷为平地,那么他们母子真的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堕仙了。

    一个被佛祖驱逐的人,如果再背叛仙界,等待他们的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比重重围阻更可怕的是元宝动了杀念。

    起初对娘亲的安抚,元宝尚能听进一二,安分的跟在娘亲身边。

    但随着一只长剑划破白蔓君衣袖,鲜红的血液喷薄而出,被努力抑制的魔力就像不受控制的洪水猛兽,一点点侵蚀他的心智。

    圆润可爱的眼睛,正渐渐改变了颜色,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这回白蔓君是真的急了,一面要安抚、保护元宝,一面要与围拢上来的敌人缠斗。

    身上负了伤,大大小小的伤口使鲜血浸透重重衣衫,体力越来越不济,耳边刀剑相向带着呼呼风声,似乎还有那些人势在必得的得意之声。

    身陷重围,她现在还能指望谁再在绝望之中给她一点希望。

    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往紫宸殿的方向,哪里紫气缭绕仙雾腾腾,缥缈虚无的好似幻象。

    心中一声冷嘲,她自己都鄙视自己,事到如今,她又在期盼什么呢?

    “如果今天娘亲死在这了,元宝不要哭好不好?”

    她温柔的声音,带着浅笑,面对殊死相搏,说的好像不过是一夜不归的小事。

    元宝浓黑的深瞳已经不见了原本颜色,此刻金黄之中全是刀光剑戟。

    耳边是母亲轻声的呢喃,可是到底说的是什么,过耳不过心。

    一道仙障破空而来,连带着法器直奔元宝,白蔓君迎下一掌攻击,反身将元宝箍在怀里,整个后背完全暴露给敌人。

    若能护住元宝,就是真的死了,又有何妨。

    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兵器相接的声音渐渐稀疏下去,一股暖意萦在身边,温暖的如同旧时婆罗殿晨曦的春光。

    曾经萦绕了她五百个日夜的感觉,烙进肌肤,刻进经脉,挫骨消魂也不可能遗忘。

    亦不可能辨错。

    这是属于他的气息,

    那个人,他来了!

    心中忽然放下所有坚持,任凭自己找到依靠般,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元宝身上,紧紧的,紧紧的,要拥进骨血一样。

    时光仿佛润过千年,又好像只是交睫之间,纷乱的喊杀声归于沉寂,空气中弥漫着不知谁的鲜血味道,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拉起她,一路向前走着,越过无数敌对的视线,越过所有不甘的目光,他就那么擎着她的,像是一场祭献,更像是一种仪式。

    “白蔓君是我崇华的人,在二十三重天上是,在整个六界中也是。”

    他一字一顿,宣告着自己的所有权,宣告着不容人窥觑的占有。

    从那袂玄青出现在天阶下,天帝的视线就整个胶着在崇华的身上。

    昔日战胜魔界至尊,飞升成仙的战神一样的存在,墨发翻飞,衣袂连衽,让人根本就移不开视线。

    此时兵戈事了,崇华携着白蔓君走过来,才让天帝渐渐回了神智。

    他此刻的立场,是与自己对立的。

    九天至尊紧紧锁住眉头,雷霆的怒意震彻九霄:“帝君这是何意?”

    “崇华的前世今生天帝不会不知道,没有白蔓君就没有今日的崇华,又哪来的人镇守你的东海!”

    他说话语气不轻不重,不卑不亢,却字字透着一股子威压,好像他才是整个天界的主宰,任何人在他面前,不过自取其辱的蝼蚁。

    天帝只道崇华弃佛,选择仙界,是为了一个女子,却真的不知道,原来他找的那个女子,竟然就是白蔓君。

    此刻被提及东海,脸上怒意稍减,取而代之的是不易察觉的忧虑,东海为患已久,没有崇华助力,那里势必要成为他的一根肉中刺,并且越来越强大。

    说到底,天帝对崇华的欣赏,不过是对力量的一种觊觎。

    六界之中,若说智慧与力量并存,普渡与超度齐并,舍崇华其谁?

    至于元宝,只要崇华肯开这个口,今后害怕没人挟制吗?

    权衡之下,天帝阴沉沉的脸色渐渐多云转晴,开口已是温和的多:“帝君这是想为碧落仙子母子求一个情分了?”

    他特意加重了“求”字的重音,眼睛里尽是猥琐的算计。

    不加迟疑,崇华肯定的说了一个“是”。

    “好,三月之内,我要看到南海天下太平。”一闪而逝的得意在眼角稍纵即逝,仿佛那个利用人情算计人心的人根本不是他。

    “好。”铿锵有力的回答落地有声,崇华说完,抱起元宝,拉着白蔓君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宝殿。

    笔挺脊背毅然苍凉,却足够为那人遮风挡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