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唱双簧

    更新时间:2016-09-08 20:38:27本章字数:2058字

    手腕堪堪接住,崇华也意识到方才是自己无礼了。脸上显了一抹歉意,正要松手,认打认罚。忽然门外一声响,有人不请自来。

    “娘亲,娘亲,你好些没,元宝来看你了……”

    白白软软的肉包子似的小人,一脚才迈进来一步,另外一只脚如何也买不进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

    爹亲正握着娘亲的手,娘亲斜坐的身子,此时正衣襟半敞。

    好像,他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场面。

    “呜~”一声惊呼吐出一半,又被咽了回去,肉呼呼的小爪子糊到脸上,叽叽歪歪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你们继续……”

    右手分开的指缝间,一只圆溜溜的大眼睛,正泛着狡黠的光,偷偷的瞧过来。

    “过来!”

    不约而同的,连个人竟然异口同声的抓住一不小心造出来的罪魁祸首。

    娘亲还是一贯的冷着脸,向来谈笑妍妍的爹亲此刻脸色也不大好看。

    小包子横着挪过来,蹭到白蔓君身前,想了想,又往崇华身上靠了靠。

    “是玉翘姐姐说,娘亲受伤了,元宝才过来看望娘亲的,我真的不知道原来爹亲……哦帝君也在,更不知道你们在做羞羞的事情。”

    越说声音越小,头越低,鬼机灵的眼珠瞄着自己的脚尖。

    深呼吸,再深呼吸,白蔓君努力控制住自己要收拾这个小家伙的冲动。

    什么叫在做羞羞的事,这娃到底是谁教出来的!

    还有,刚才他在叫崇华什么?爹亲?

    冷条条的视线,从元宝身上转移崇华身上,逼视着必须给她一个答案。

    他倒是大方的很,手指刮了一下元宝的鼻子,“孩子也没说错,难道他的爹亲不是我吗?”

    从见面他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白蔓君甚至自欺欺人的想,或许她能够侥幸的回避元宝的事,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他们还可以维持这段距离。

    事实是,她果然想的太天真了。

    他什么都知道,从头至尾。

    只是,不问而已。

    这一下,崇华帝君倒是有了名正言顺住下来的借口。

    碧落仙子重伤,他作为二十三重天的主人自然应该好生照顾。

    白蔓君素来对崇华敬而远之,有人献殷勤,她索性心安理得的享受这殷勤。

    以为那一日谈到元宝,她会解释什么,可是等了许久的帝君,等到药君瓶子里的灵丹妙药都见了底,也不见白蔓君有只言片语的解释。

    于是,他只能选择沉默,继续的等下去。

    或许,真的时机还未成熟。

    冷清惯了的碧落宫前突然车马喧起来,天帝对崇华帝君态度上的包容,让所有人都有一个清清楚楚的认知,就是这个人是谁都惹不起的,需要巴结奉承的。

    “都打发回去。”第一百二十次开口,冷淡的口吻吩咐玉翘下去办事。

    无聊的一群趋炎附势的小人,她白蔓君没时间搭理。

    玉翘的嘴张了张又闭上,哀哀的叹了一口气。

    她一个仙婢,纵然那些游神散仙得罪惯了,可门外的那位,实在是她得罪不起的。

    悠悠的瞥了一眼,白蔓君刚要问“可还有事”,玉翘便转身退下,露出身后那位最不受待见的不速之客。

    “阿君,我今日刚煮的糯米粥,快尝尝,放了甘菊在里面的。”

    玉翘说阿君喜欢黏黏糯糯的东西,元宝说阿君喜欢甘菊清淡的滋味,于是自作聪明的帝君发明了甘菊糯米粥,不无殷勤的献宝一样捧上来。

    斜斜瞥一眼黄乎乎一片,柳样双眉蹙了又蹙,“这东西,帝君确定能吃?”

    恭敬的尊称,刻意的疏远,不加掩饰的嫌恶,她总是能把拒人千里之外这件事做的淋漓尽致。

    人前宝相庄严的崇华帝君,此时就像一个拼命想得到大人夸奖的孩子,努力的展示自己一番心血的成果,“能吃,当然能吃,我尝过了,甜的很。”

    嘴角是抚不平宠溺的笑意,眼底带着淡淡柔情,他将碗向前又推了推。

    “拿下去吧,我……没胃口。”

    转过头去,狠心拒绝这迟来了五百年的柔情,广袖一拂,到底没忍心将“不吃”两个字说出口。

    耳边只听“呛啷”一声响,伴随着一声抽气声,白蔓君回头,正看到崇华局促的收回手,以及眼底没来得及掩饰的失落,和落在地上黄乎乎一片的甘菊糯米粥。

    “我,不是故意的。”

    像是触到心底埋在肉里的一根刺,被子下紧攥的手掩藏住痛苦的不甘。

    问自己,白蔓君,说好的麻木呢?

    “没事,其实也没那么好吃,回头让玉翘做一碗送过来,你身子不好,该多吃点东西。”

    烫红的手背掩在宽松的袍袖下,崇华的声音里听不出半点起伏。

    阿君,你不知道那些绵里藏针的话针针见血,总是轻易就能刺得我体无完肤。

    绯色红云染到天际,兽炉里熏香燃尽大半,白蔓君昏昏沉沉醒来,干渴的喉间未来得及要一口水喝,就听帘幔外面低低的私语声。

    “好可怜哦,帝君早早的就起了来熬糯米粥,不知道扔掉了几锅,才有那么一碗让他满意的。”

    碧落殿里唯一的仙婢,玉翘的声音。

    “烫伤那么大一片,叔叔一定疼死了。”

    软软糯糯,是元宝的声音。

    “就是,就是,帝君那么关心仙子,自己受伤都不肯吭一声,接连救了母子两个,还要起早贪黑的照顾人,真是可怜。”

    “哎……”

    “哎……”

    外面一大一小两个,明显在唱着双簧,演给她听,白蔓君摇头苦笑一下,目光逐渐迷离,思绪也开始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婆罗殿里,青灯古佛。

    迦叶尊者的案头,数千年如一日的佛卷经文。

    长长的梵音,冗繁的诵经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就是在那样冗长的岁月里,在迦叶的识海中,一颗种子悄然萌发,渐渐长大,荼蘼芳华。

    当修长的藤蔓不知多少次苞出花芽,识海幻象中的一切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想。

    她是那么的渴望外面的一切,渴望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渴望置身在真实中,以及,迫切渴望着对视,那个将她造出来的人灼热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