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欲火中烧无处发泄

    更新时间:2016-09-10 01:13:54本章字数:3065字

    报仇雪恨是假的,张牙舞爪的演了半天,也没人上前拉他一把。

    旁边的几个侍卫看戏一样小声轻笑着,元宝脸上挂不住,悻悻的收了手,小脸蛋蹭着崇华衣摆。

    “爹亲,你去了哪里,怎么去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回来,又伤的这样重,元宝都担心死了。”

    “爹亲不过是和人打了一架,没事了,元宝乖,不哭。”

    忍着身上伤痛,崇华弯腰抬起元宝小脑袋瓜,泪汪汪的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

    低头,玄青色衣衫上鼻涕眼泪早濡湿了一片。

    破罐子破摔的,崇华卷起袖子去擦元宝的鼻涕眼泪,“爹亲答应元宝,以后都不走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好?”

    “嗯。”浓重鼻音,重重点了一下头,小家伙天真的问:“爹亲和谁打架,输了还是赢了?”

    被这童真的话逗得开怀大笑,厚重手掌抚上元宝发心:“爹亲打架,从来没输过。”

    他是战神,是二十三重天上的崇华帝君,论打架,如何能输。

    打帝君回来以后,二十三重天一度鸡飞狗跳了好一段时日,唯一清净处,恐怕也就只有碧落宫了。

    金盏那一日喝的大醉酩酊,白蔓君想去紫阳殿寻元宝回来都不得脱身。

    第二日早早的备下醒酒汤药,亲自端了送过去,敲开门却只有只言片语的一张字条,人早没了踪影。

    好在说明了只是回水月洞天打理下家务,不日再来拜客,白蔓君提到嗓子眼的心才又放下。

    金盏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心思细腻得很,泛情掩盖下,是一颗纯情无比的心。

    紫阳宫那扇门她是如何不想进,玉翘去了几次,元宝全当了耳旁风,根本不为所动。

    白蔓君思虑再三,正想亲自走一趟,门外吵吵嚷嚷一阵人声喧哗,几个道貌岸然的白胡子老道你推我搡着,正要进来。

    “仙君有何贵干?”只身站在门口,拒人千里之外。

    白胡子老道似乎有所顾忌,彼此交换眼神,最后推出个最道貌岸然的老头子。

    那人先沉声假咳一声,才自矜开口:“碧落仙子素来与人无争,我等老君也是敬佩的很,只是膝下幼子是不是也该好生管教,还我等一个清修之地!”

    那老君胡子眉毛白花花一把,白蔓君隐约有印象是而是三重上的仙君,与她却是也是素无瓜葛,只是说到元宝,何时跟他们几个又扯上关系了?

    身子稍倾,看似恭敬,实则疏远道:“不知幼子闯了什么祸,烦劳仙君告知,碧落定严惩不贷,只是若是罪不在幼子,恐怕还要几位仙君随我到帝君处讨个说法了!”

    母亲都护短,平日里她如何管教元宝是她的事情,但若有人找上门来告状,心里自然是偏向元宝。

    最道貌岸然的老头身后,挤出来个不那么道貌岸然的老头,声音粗犷趾高气昂的嚷嚷:

    “谁不知二十三重天上的掌事帝君和碧落宫是一家的,你们家小子捣毁了我的仙炉,这事崇华帝君那说不出个所以来,我们也不怕闹到天帝那去!”

    “就是,真以为有了崇华帝君护短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天上还有天条呢,在目中无人也不要枉顾天理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哪里有那么大胆量,我看这事没准就是崇华那小子纵容的,要给我们几个老头子颜色看,咱们也别在这浪费口舌了,干脆绑了那小子去找天帝得了!”

    三人成虎,你一句我一句说的真的似的,白蔓君被吵嚷的头疼,也听出了大概。

    前来闹事的几位仙君,大底都是仙府上被毁了东西,火气大得很。把罪责推到元宝身上,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若是这些人子虚乌有的诬陷,她定不会善罢甘休,但若是真的,元宝这下篓子可捅大了。

    “既然认定是我家元宝所为,几位仙君找出证据,我们直接面见天帝就是。”

    既然给她扣了个跟紫阳宫不清不楚的帽子,她也不愿再往自己身上揽脏水,干脆找个大家都认为可以公正处理此事的人,免得落人口舌。

    白蔓君遣了玉翘去找元宝,自己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就要去天殿。

    走出去几步,察觉身后没了声响,回头欲催促一声,只见几个老头子身边不知何时都多了个仙童,此时交头接耳的不知在嘀咕什么。

    见白蔓君站定,为首的那个最道貌岸然的老头听完仙童汇报,忽的抻开了一脸褶子,面色通红的走到白蔓君跟前。

    “方才是我们莽撞了,今日之事还请仙子见谅,改日定带上重礼到碧落宫赔罪,仙子大度,我们这就告辞了!”

    忽然前倨后恭起来的态度让白蔓君有些不明所以。

    这几个说起来都是仙资颇深的仙君,走到哪不是趾高气昂的,突然对她毕恭毕敬起来,还真人让匪夷所思。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先赔了不是,她自然也不好咄咄逼人。

    只是转身一脸怒容的杀向紫阳殿。

    今日事诸多蹊跷,定然都与紫阳宫那位脱不了干系!

    元宝口里叼着包子,手里攥着《封台天下》的卷轴,兴味索然。

    “《封台天下》里哪有什么异样乾坤,金盏姨娘的话果然都是骗人的!”

    从前听金盏说过,三千世界冥冥万象,斗转山河自成乾坤。然而《封台天下》的卷轴里,三千世界三千因果,竟是要比这真实的万象还要精彩。

    他这才偷偷找了几个有名气的藏宝阁,翻箱倒柜的找了几天,借了来。

    只是这结果,真是可惜。

    “你娘亲和金盏仙子感情很好?”

    元宝说话总把金盏姨娘挂在嘴上,崇华听了,庆幸白蔓君几百年来幸好有一人陪伴,同时,心里不知打翻了什么,酸酸的难受。

    “当然!”元宝仰起头,咕噜咽下口里的肉包子,“我初来的时候,金盏姨娘抢着抱了好几天,还说要随了她的姓,我不依才作罢。”

    金元宝?崇华眉头挑了挑,太阳穴突突几下,这帮女人怎么都这么恶俗!

    还好,他家元宝品位不俗,知道不能答应。

    “那元宝为什么不依呢?”崇华略作欣慰的问。

    “当然不能依了,又不给钱!”他回答的理所当然。

    他就不应该多此一举的问,果然近墨者黑,以后元宝跟金盏妖孽的接触,一定要控制再控制!

    父子情深的戏码演的正酣,守门的侍卫忽然进来报,碧落仙子求见。

    崇华先是一惊,脸色继而欣喜,娘子大人不请自来,这可是少有的事。

    与爹亲反应大相径庭,元宝一口包子噎了半天,人骨碌滑到桌子底下:“千万别告诉娘亲我在这,要是问起就说随金盏姨娘贻害苍生去了!”

    才要把小家伙从桌子底下提溜出来,白蔓君不耐烦的一脚踹开紫宸殿的门,来势汹汹。

    “元宝,出来!”

    不用看她也知道元宝一定在这,自从崇华帝君来到二十三重天,她就没有一日消停的。

    见面不直接指责就是她客气,论客套根本不可能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被娘子大人的气势震得反应都慢了半拍,崇华见色忘义的放弃亲生儿子,一拐一瘸到了白蔓君面前,温润笑容如和煦春风:

    “什么事惹得阿君不快,说出来夫君为你做主。”

    眼尾冷冷扫过,白蔓君绕过崇华向杯盘狼藉的桌子走进。

    察觉小家伙要暴露,崇华急忙闪身拦在前面:“有什么事好好说,你看你这气势汹汹的模样,眉头皱的都要长皱纹了,长了皱纹就不好看了,还是多笑笑好。”

    满腹狐疑现在都在白蔓君心里缠绕,元宝到底惹了什么大祸,那些不依不饶的老头子怎么就突然打道回府了。

    她自然有账要跟崇华算,只是眼下她只想把元宝捉回去。

    “让开!”

    冷声呵斥,白蔓君手下一急,重重的推了出去。

    咣当两声响,先后在紫宸殿起伏。

    头一声伴着嘶嘶抽气的是崇华,他重伤未愈,抵不过白蔓君用力一推,一下便摔倒在地上。

    二一下是元宝,他猫在桌子底下,自然把崇华摔倒的一幕看的一清二楚,一着急,忘了自己还藏在桌底避难这马事,一跃而起就要冲过去,能不撞头吗。

    顾不得迎接他的是关小黑屋还是竹笋炒肉,扑到崇华身上关切询问。

    鬓角冷汗涔涔,脸上却装得无甚大碍,崇华笑意吟吟的安慰:“没事。”

    “怎么会没事……”

    他人小,心眼却不小,爹亲说他打架从来没输过,要不是身上的伤,怎会会连娘亲轻轻一推都禁不住。

    心疼又气愤的小脸蛋转向白蔓君:“两口子床头吵架床尾就和了,娘亲干嘛下重手,爹亲身上还有伤呢!”

    白蔓君咬着牙眼珠都要瞪下来,她辛辛苦苦养了几百年的儿子,崇华才出现几天,这个不孝子就转换阵营背信弃义了!

    “他身上有没有伤与我何干,你跟我回家,你的账还没算呢!”

    元宝吓得缩缩脖子,十分没出息的往崇华身后靠了靠,逞强道:“我……我又怎么了,娘亲好大火气,收拾完爹亲又来收拾元宝,莫不是欲火中烧无处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