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并蒂沙华

    更新时间:2016-09-13 14:23:38本章字数:3093字

    “嘘~”女子将食指放在唇边,拉着白蔓君就往楼上跑。

    才走出来的崇华就这样又被堵回房间里。

    红衣女子拍着胸口喘着气,端起桌子上的冷茶不管不顾的仰头牛饮,末了爽朗一笑:“我叫叶红,多谢大侠仗义相救之恩!”

    仗义相救算不上,她是被她拉着上楼的。

    若是从前白蔓君定然甩了袖子走人,今日也不知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鬼使神差的受了她一声谢。

    如果知道以后有那么多牵扯要与这个女子一起,白蔓君死也不肯受了那一声谢。

    只是此时此刻,她纵然是仙,仍然算不尽这世间所有因果。

    “你在躲仇家?”

    凡间也算游历过,听说过些江湖恩怨。大户人家的小姐定然不会夤夜只身来往,那么便是江湖中的豪爽之人了。

    红衣女子表情怔愣一下,很快接过话茬:“没错,我就是在躲仇家追杀,你怕不怕?”

    淡笑着摇摇头,她的身上有金盏的影子,让白蔓君蓦的觉得亲切。

    有机会定要介绍她们认识,没准那一世还真是失散的姐妹也未可知。

    楼梯处传来踢踏脚步声,叶红侧耳听了片刻,忽的往窗前一蹿,神色慌张:“如果有人问起见没见过,千万不要告诉他!”

    不待白蔓君反应过来,不待蹲在窗口的红影跃下去,一声门响,一道喝止之声:“你要到哪里去?”

    月白色衣衫,白月色脸庞,眉眼温和,温文儒雅,走进来一个俊秀书生。

    叶白从窗上趴下来,拍拍手掌尘土,掸掸衣上薄灰,嘻嘻贱笑着委身过来:“我能到哪里去,茶水已经备好,自然是等叶白大人大驾光临!”

    借花献佛的抓过桌上瓷壶,揪起个杯子就要斟茶。

    壶嘴点了三点,不见一滴茶水落下,已经备好的茶,看来是没水了。

    纤弱小手重重砸在桌子上,也不觉得疼,扯开嗓子大喊:“小二,续水!”

    “嘿嘿,叶白大人请上座!”火红的袖口抹抹凳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叶红不仅喧宾夺主,而且鸠占鹊巢。

    那个被叫做叶白的男子倒是十分知礼的深深鞠了一躬,对着一直默不作声却无法忽略其存在感的崇华客套道:“小妹唐突,还望二位见谅!”

    还以为是一场江湖恩怨的好戏,结果是兄妹阋墙的闹剧。

    崇华将小二才送上来的热茶在唇边吹冷,送到白蔓君面前,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才淡悠悠说道:“无妨,无伤大雅。”

    他不是喜好凑热闹的人,此时却坐的稳如泰山,显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白蔓君不解,却也不戳破。

    对栖过来的叶红,礼貌性的笑笑,对待旁人,她总比对崇华和颜悦色。

    叶白无视傻乎乎的妹妹,撩袍坐下解释道:“我兄妹二人遭仇家追杀,在此讨一杯茶水,坐坐便走。”

    叶红瞪着眼睛喝茶,顺带跟白蔓君挤眉弄眼。

    “不知二位欲往何方?”勾了一侧唇角,崇华的视线扫过白蔓君浅淡相宜的容颜,看向叶红。

    “忘川,你要不要一起啊?”叶红忽然一本正经的脸色,飘忽的声色,还真相地狱勾魂的鬼差。

    崇华无所谓的挑眉,似是玩笑:“好啊。”

    没想到应允的这般爽快,叶红与叶白对视一眼,俱是一怔。

    场面有那么一刻冷场,还是叶红先跳了起来,“还不是你,没事找什么劳什子簿子,这下好了吧,惹来杀身祸,看你如何收场!”

    杏眼一番,给兄长一个大大白眼,继而笑靥如花的看着白蔓君:“这位姐姐长得真好看,要不是我们这一遭是去送死,真要带上你了,光是看着,路上就不寂寞。”

    不用看,白蔓君也知道崇华是什么表情,权当没看到那人忽然转冷的气场,她欣然道:“没想到我们还真顺路,既然如此,不如一起吧。”

    这回叶红干脆吓掉了下巴,半晌才用手推回去,结结巴巴道:“你……你不是认真的吧?”

    白蔓君一脸困惑不解:“如何不能认真?”

    “忘……忘川诶,幽冥鬼都地府啊,这种骗小孩子的话你也信!”

    “信不信自在人心,既然你说有,那便是有,你去得,怎的我就去不得?”

    “既然夫人要去,那为夫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将白蔓君面前彻底冷了的茶换掉,崇华说的好不体贴。

    “看来我二人身份,二位早已看穿,敢问二位仙山何处?”

    叶白面上越加恭敬几分,礼貌得体的让人挑不出半分错处。

    崇华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仪态,宝相庄严的好像坐在紫阳宫的正殿之上:“崇华。”

    “可是二十三重天上,崇华帝君?”叶红像是得了莫大新闻,喜不自胜笑的花枝乱颤。

    “同名而已。”他淡然的喝着茶,宠辱不惊说的跟真的一样。

    巴掌大的小脸堆下来,叶红失望至极。

    白蔓君看看那个说起慌来脸不红不白的男人,报上自己的名字:“我叫白蔓君。”

    这个名号显然不如帝君的响亮,叶红没精打采的“哦”了一声,趴在桌子上装死。

    叶白察言观色许久,似乎并不介意各中真假,“如此,结伴同行也不失一件乐事。”

    窗外的焰火落索散场,几个人找了一家客栈就要宿下。

    花灯节前来观灯的外地人不少,永安城一时人满为患,客房炙手可热。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意的,却只有两间客房。

    一路上自来熟的叶红早熟络了白蔓君,知她是个面冷心热的,跟那个冷脸仙君完全不是一码事。

    双手自觉攀上白蔓君臂弯,“我和阿君住一起可好?就让崇华和我哥……”

    “我们住一起!”

    霸道的声音宣告着自己的所属权。

    “你……你不是……”叶红结结巴巴。

    阿君不是早就表明立场,他们不过是同路的道友,根本不是那种关系,他怎么还说的那么理所应当。

    偏巧崇华帝君就是觉得那么理所应当。

    他哄白蔓君来下界,一是为了帮白蔓君收拾收拾下面不听话的小喽啰立立威,在天帝面前抬高一下身价,再者就是要出双入对,过过二人世界了。

    偏偏就有不怕死的,挤破脑袋往他们跟前凑。

    叶红炸了毛的鸡似的挡在白蔓君面前抱不平:“你这人怎么能这样,阿君都说了跟你不熟,是想逼良为娼还是霸王硬上弓怎么的!”

    那人凤眼微扬,眉梢轻挑,看着白蔓君的神色柔和的一汪水似的,一脸认真的说着不要脸的话:“不妨一试!”

    “你……”叶红指着崇华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白蔓君一步当先喊了小二前面领路,把对峙的两个人甩在身后。

    叶白淡笑着摇摇头,跟着白蔓君走了上去。

    房间还算雅致,干净整齐,就是床稍显小了些。

    叶红后知后觉的跑上来,把门一关,死死倚在门口。

    这间房间她要定了,跟叶白那个死人同处一室,杀了她也不肯。

    “叶白的房间就在隔壁,慢走不送!”

    白蔓君看着这样莽撞的叶红实在忍不住轻笑:“你这是做什么!”

    “抢房间啊!”眨着无辜的眼睛,叶红调皮的看着她。

    难道她做的还不够明显?

    “我知道你是在抢占房间,可是……”白蔓君说着,身体闪向一边,露出身后的位置。

    那里一身玄青色衣衫的人正一脸优哉游哉的喝着茶,俨然是比她先到。

    竟然无耻到动用仙法!

    叶红气的牙根痒痒,“阿君,你是在那里结识的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白蔓君无辜耸肩,“我也不想认识他,要是谁帮我收了他,买一送一都成”。

    “娘子好狠的心啊!”优哉游哉喝茶的人踱步过来,双手盘在白蔓君腰间,下巴抵在她肩头,对不识时务的女人道:“叶白说了给你留门,慢走不送!”

    “凭什么!”嚣张气焰只来得及说三个字,瞪视过去的双眸生生给瞪了回来。

    他是二十三重天上战神一样的存在,死在他手下的亡魂数以万计,属于王者的气势在一个夺命阎罗身上散发出来,就算是天帝也要怯上几分,何况只是一个叶红。

    周身打了个寒颤,不知不觉向后退了几步,叶红才敢打开感知呼吸一口空气。

    是错觉吗?那个人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让人惧怕到不敢觊觎的力量。

    眼睁睁看着被吓跑的叶红,白蔓君脸上坚持的最后一点笑意也没有了,推开还在紧抱着她的男人,冷声问:“可以撒手了?”

    如果可以选择,他的回答当然是“不”!

    但是,现在不行。

    他们才刚刚开始,阿君对他还有敌意,路漫漫其修远兮的追妻之旅才刚刚开始,崇华知道慢工出细活,吃豆腐这件事急不得。

    悻悻的收了手,摸摸鼻子,嬉笑着凑到白蔓君眼前:“我让小二送了热水过来,净净面,舒服些。”

    她环视房间内一周,把一床被子扔到地上。

    跳过差点砸到脚面的被子,绕到白蔓君身后:“晚餐都没见你吃什么,要不要再来点宵夜,瞧你瘦的,都皮包骨了。”

    枕头砸在被子上,发出噗通一声响,白蔓君淡淡瞥着崇华:“你睡地上!我困了,洗脸吃饭什么的,帝君自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