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收了这个妖孽

    更新时间:2016-09-20 18:57:17本章字数:3066字

    要不是知道白蔓君也是这副脸孔对崇华的,白干真要以为她是有意针对自己了。

    抚了一下自己受伤的小心肝,白干不知打哪掏出个手炉来抱在怀里:“不管阿君多冷多伤多无情,小白都打定主意不走了,今儿我就住在碧落宫,吃喝拉撒全在这,直到焐热阿君的心为止!”

    那个长的仙资非凡的男人自称小白的时候,金盏嚼了一嘴的甘蔗渣子,噗的一声全喷了出去。

    一边笑一边咳,一边用手指着堆在青玉桌子上的男人嘲笑道:“还小……小白,你酸不酸啊?”

    白了金盏一眼,白干问白蔓君:“这是哪里来的妖孽,要不要我帮阿君收了她?”

    看在这是他自打进了碧落宫说的唯一一句人话,白蔓君没有直接拿了扫帚赶人。

    于是摸摸鼻子,悻悻打道回府的白大魔王,思前想后的转了个圈,直接去了天后宫。

    第二日,他直接捧着天后懿旨,带着锅碗瓢盆洗漱用品,赖在碧落宫真不走了。

    元宝小仙童不胜其烦之下,偷偷跑去紫宸殿,肉呼呼的身体窝在崇华怀里,手里捧着一堆果子。

    “爹亲不要元宝了吗?怎么都不去看元宝?”

    崇华苦笑,他倒是想去啊,可也得进得去碧落宫的大门啊。

    明明从幽冥司刚回来的时候,阿君对他的态度还挺知冷知热的。

    后来也不知怎么了,就变得不冷不热了,到了现在直接在宫门口下了禁制,他想去也去不了。

    “白干前天送了娘亲一对翡翠手镯,说是魔族王宫里才有的东西,他说娘亲是天底下第一美丽的女子,只有娘亲的美貌才配戴天底下最好的东西。”

    崇华手不轻不重的在元宝身上顺毛。

    “昨个不知又从哪搜罗来不少宝贝,连金盏妖孽都被他收买了,每天见面老脸笑的跟菜花似的。”

    崇华帝君继续抬手顺毛。

    “今天白干弄来个白玉瓶子,也不知装的什么东西,娘亲喝了一口脸色绯红的睡了一整个下午。爹亲,你说他会不会色胆包天给娘亲下药啊?”

    顺毛的手终于不动了,僵在半空中失了魂似的。

    崇华皱紧双眉,问元宝:“你娘亲都说了什么?”

    “娘亲说……”小家伙故意假装认真回忆,努着嘴吊人胃口:“好像说……让他暂时住下,以后还有……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什么的。”

    人腾地站起来,只一身中衣慌张的踏进夜色里。

    被留在紫宸殿的小家伙忽然笑的一脸奸计得逞。

    不过是几句话,爹亲就不淡定了,金盏姨娘教的果然有用。

    在崇华的印象里,白蔓君不是轻易相信人的人。

    如果是单纯的魔王白干,她必定不会有好印象。

    关键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在幽冥司以西方鬼帝的身份相处许久,朋友之谊还是有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就算阿君对魔王下聘一时耿耿于怀,也很快会心软的。

    她最是面冷心热,听不得人一句好话。

    如果那样的话……崇华不敢再想下去。

    敢挖本君墙角者,虽远必诛!

    进了宫门直奔白蔓君寝殿,一把推开房门,他脸色难看的问:“白干给你吃了什么?”

    挽发的手一顿,透过银照的镜子,看向踏月而来的人。

    脸上带着愠怒,眼神急切,还有一身的中衣……他在害怕什么?

    “帝君这么晚前来,就是为的这个?”

    “不可以吗?”

    她勾动唇角,在镜子里印下一个完美侧颜:“当然可以,只是好像我没有义务必须回答你的问题。”

    “阿君!”他急了,眼睛里都是慌乱神色,“白干这个人不简单,你不能轻易相信他。”

    “不信他,难道信你吗?”

    眸间的冷清,更胜夜色,白蔓君开口赶人:“夜已深,帝君请回吧!”

    “阿君!”

    握着犀角梳的手蓦然一紧,她咬唇“你走!”

    咬牙又喊了一声,没有任何的回应,崇华只能忍痛离开。

    回头正迎上一张含讽笑颜:“帝君这么晚还来串门啊!”

    俨然已经是一副主人姿态。

    “离阿君远点!”崇华警告。

    “这个,好像你说了不算!”挑眉,白干语带挑衅。

    这个人挑了他亲叔,宰了他坐骑,最不能让人容隐的是骑在他身上一阵痛扁,害得他差点毁了容。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远处斗嘴的声音渐远,那个玄青衣衫的人早不见踪影。白蔓君放下梳子,定定的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回到二十三重天她才知道,为了救自己,崇华自损修为,以身试毒,与叶白一战本就重伤初愈的他更是耗尽仙力。

    想来此一遭他为她牺牲至此,而她呢,除了拖累再无其他。

    她怪他隐瞒,怪他自作主张的牺牲,她承受不起。

    若是从前,她必满心希望的接受这一切,然后十倍百倍的奉还。

    可如今,她不再是佛前的那朵荼蘼花,更不是敢爱敢恨的白蔓君。

    她的身上加诸着破解不开的诅咒,不想再和任何人扯上瓜葛。

    任白蔓君如何想与他拉开距离,崇华都能自动无视。

    白干能自己带着铺盖卷死皮赖脸的住进碧落宫,他如何就不能!

    就如元宝所说,白干一天一个花样上天入地的给白蔓君搜罗奇珍异宝,碧落宫都要堆满了。

    那人长身玉立手舞足蹈的在白蔓君面前说着什么,白蔓君时而轻笑,时而凝眉深思。

    这一幕温馨的刺一般梗在崇华心上,一双眼睛尽是暴戾之色。

    元宝也气呼呼蹲在崇华身边,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嘟哝着:“真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终于白蔓君起身向这边走来,白干还狗皮膏药似的跟在后面。

    玄青衣衫的人眼里怒意燃得更甚,谁知身后小手一推,他一个趔趄奔了出去。

    只听后面幼稚童音笑了一下,他回头看向元宝。

    小家伙对他比了个手势,义愤填膺:“爹亲,这回看你了!”

    被动推到白蔓君面前的崇华还没想好如何面对,方才的怒火还来不及退却,此时看来倒有点怒气冲冲的模样。

    白干嗤嗤冷笑着:“烂木奶奶不开花,你就不能有迦叶一点的冷静温柔,看这满脸怒容的,可是对我和阿君举案齐眉不满?”

    此一番言论实在没有道理,他们方才不过是谈论几句金盏近日打水漂的银子,怎么就成举案齐眉了?

    白蔓君向侧移了两步,实在不想承认她认识这个厚脸皮没魔格的魔王。

    攥紧的手心蓦的出现一把宝剑,莫邪冷钝的剑锋,在阳光下晃人双目:“白干,你是要再比一场吗?”

    像是踩到了狐狸尾巴,白干猛地向后跳出五步远,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十分没有骨气的喊:“才不要,你个烂木奶奶不开花的,一言不合就动手,能不能斯文点!”

    和崇华打架,傻子才干。

    从第一次见面交手到现在,他就没讨到便宜过,那一次不是被揍的鼻青脸肿,何况现在还要动兵器。

    他是来下聘的,可不是送命的。

    可惜打还是不打,这件事不是白干说了算的。

    他跳出去五步远,崇华就追出去五步远,一把莫邪剑在手里上下翻飞遇佛杀佛,欲魔屠魔,白干早就没招架之力,被打的抱头鼠窜。

    烂木姥姥不开花的,都怪他那老不死的姑奶奶,非封印他身上一半的法力,否则怎至如此狼狈。

    一仙一魔,一青一白两道身影在碧落宫你追我赶鸡飞狗跳,桂树都不知砍倒几棵,青玉桌子掀翻在地,花花草草践踏得不成样子。

    白蔓君拢眉,面色深沉的看着眼前不成体统的两个大男人,对凑过来看热闹的金盏道:“告诉他们,一个时辰之内,我要看到碧落宫完好如初!”

    冷美人甩甩袖子离开,留下金盏妖孽嚼完半根甘蔗,慢吞吞走过去,拢着手喊:“喂,你们仙子说了,一个时辰之内,要看到碧落宫恢复如初!”

    打得不可开交的人终于停下手来,一个收剑负手而立,一个衣衫不整鼻青脸肿站立不稳。

    半天,金盏犹豫着要不要再重复一遍的时候,两个人忽然很有默契的迅速闪身,各划了一片地捻动仙诀。

    他们有没有在一个时辰内将碧落宫恢复如初不知道,只知道当天晚上崇华帝君和白大魔王的包袱统统被扔了出去。

    而此夜黑风高好办事的时候,天后母仪宫,百花仙子和芷言仙子两个正且歌且舞的在天后面前献殷勤。

    百花仙子一舞方罢,踩着一地姹紫嫣红走过来,芷言仙子正给天后满满斟了一杯酒,笑意妍妍:

    “听闻魔界冥幽王带着魔界不少好东西前来下聘,此一番姻缘成就,仙魔永世修好,天后可要少操不少心。”

    天后送近唇边的手一顿,乜斜着眼冷哼一声:“哼,可惜总有人不识好歹!”

    “天后此言何意?”百花仙子坐下来喘口气,紧着给天后布菜。

    “这事成不了了!”天后没好气道。

    百花仙子和芷言对视一眼,交换个眼神,紧追不舍道:“听说天帝也是乐的其成的,怎么会成不了呢?”

    “还不是碧落仙子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