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陡生突变

    更新时间:2016-09-22 19:00:20本章字数:3056字

    “我且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双目如剑,崇华掀开云锦被,露出蒙头沉睡的白蔓君。

    白干揉揉眼睛,瞪着床,再揉揉,继续瞪,等确定不是自己眼花,床上躺着的的确是白蔓君,另一半没醒的酒彻底醒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就是过来睡个觉,没人说还有隐藏关卡啊!”

    说到这忽然想起,自己那是醉的模糊,隐约听到有人说天后备了一份大礼。

    难道这是有人有意为之?

    白蔓君双目紧闭,脸色异常,显然是被人暗算。

    白干双眉都拧成个麻花了,脸上羞愤之色升腾如火。

    冥幽王虽然为人胡闹了点,在魔界还算是个不赖的魔王,从没听说犯下什么人神共愤之事。

    可崇华此刻哪里想到那么许多,在他看来,完全是白干联合天后对白蔓君设计,逼他就范。

    莫邪剑出手,见血封喉。

    两天人影迅速纠缠在一起,白干只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一边抵挡一边解释:“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我也不知道阿君如何会在这,但事情绝不是你想的样子……”

    被人算计也就算了,这黑锅他可不能背。

    可不管他如何解释,崇华根本就听不进去,招招致命直奔白干死穴。

    白干被追打的嗷嗷叫唤,抱头鼠窜,直到一头撞到一个软软的物体。

    一缕头发被削落地,可怜他丰神俊朗的容貌的,此时俨然与猪头无异。

    而被撞的另一个柔软物体却没时间如他想的那般多,骨碌着从地上爬起来,抓住崇华衣袖:“帝君,我家仙子呢!”

    来人正是玉翘,她安顿好元宝,随崇华之后赶过来。

    原本跟丢了,后来听到这里轰天巨响,才又找回来。

    两人不由分说打的不可开交,她来不及劝阻,一心只想找到白蔓君。

    可是,原本应昏睡在床上的白蔓君,此时哪里还有人影。

    空无一人的大床,只余一条破败的云锦被。

    这才火急火燎的赶来问崇华。

    崇华眉峰一皱,望向远处不成样子的院落,才想起来刚才盛怒之下只顾着打架,竟然没先把阿君送回碧落宫。

    此时如梦初醒,速速前往乾和苑,里里外外全翻了个便,俨然半个人影也无。

    匆匆赶过来的白干捂着腰,大口大口喘着气:“你……你就只顾打架,阿君……阿君不见了都不知道!”

    不用他指责,眼看空落落的院落,崇华就已经后悔不及了。

    幸而帝君第一时间镇定下来,没有被白蔓君失踪的消息冲昏头脑,沉声吩咐:“玉翘去紫阳宫搬救兵,传我命令集结所有兵将给我找人,白干你去那个方向!”他向一处云深草密处一指。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白干清楚的很,十分有度量的不与崇华计较,听话的过去找人。

    在天上他带来的人不多,能帮忙的更少,找不找得到人,只能看天意了。

    这里杂草丛生,显然荒废已久,大概是天上哪位被贬谪的神仙曾经住过的园子。

    手分拨开草丛,目光一寸寸看过去,别说活人,就是条活虫也没见啊!

    越往前杂草越高,乌漆墨黑的让人心里瘆得慌。

    打了个寒颤,硬着头皮走过去。

    烂木奶奶不开花的,他就是魔,是妖魔鬼怪的祖宗,谁敢出来吓唬他!

    忽然脚下一空,妖魔鬼怪的祖宗白大魔王被吓得叫了一声娘,掉进一个洞里。

    屁股一痛,风度翩翩丰神俊朗,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冥幽王此时疼的呲牙裂嘴。

    这他丫的也太高了,谁没事在这盗洞?

    看好高度,他提气就要哦飞上去,这洞虽然深,还不至于难住他。

    双脚刚刚离地,猛然闻得洞内窸窸窣窣有响声。

    立马来了兴致,嘴一歪,白大魔王笑的奸诈无比。

    传说许多宝贝就是藏在人迹罕至的山洞壁窟里,莫不是他歪打正着撞见宝贝了。

    虽然这是天上,可是谁找到的算谁的,就是天王老子也别想在他身上拔毛。

    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里摸,突然眼前豁然一亮,一片幽碧湖水泛着盈盈闪闪的光,水面之上飞起无数光点,闪人双目。

    在看四周,怪石嶙峋自称其画,美轮美奂堪比仙境。

    呃……这里好像就是仙境。

    白干一拍脑门,又走了数十丈,眼前更加开阔,湖边的一抹白色映入眼底,登时让他来了精神。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要找的人,不就在这吗!

    湖水旁愣愣出神的正是白蔓君,此刻她抱着双喜,歪靠着一棵石柱,双目没有半点焦距,盯着不知名的某处。

    白大魔王嘿嘿一笑,一脸猥琐的摸了过去:“阿君,你怎么在这,我找得你好苦啊!”

    坐在那的人充耳不闻一动不动。

    摸摸鼻子,白干走到她近前蹲下。

    左右瞧瞧,没见哪里受伤才放下一颗心来,“我们都担心死了。”

    白蔓君还是不答言。双目怔忪的似在极度悲痛的过去,又好像心死在当下。

    收敛起脸上的不正经,白干挨着白蔓君坐下:“他生气,大概是误会什么了,你也别往心里去,男人嘛,难免冲动。”

    他得知白蔓君不见了的时候,脑袋也空白片刻,不难想象,当崇华亲眼所见自己和他心爱的女子在一张床的上时候,该是怎样的怒火中烧丧失理智。

    六界之中知道迦叶和白蔓君前尘往事之人不多,很不幸的,他就是寥寥无几其中一个。

    他也不想知道,奈何有一个磨人的姑奶奶,总喜欢讲一些六界趣闻。

    提起崇华,白蔓君眼神闪烁一下,片刻归于死寂,闭上双眼,无言拒绝。

    白干叹了一回气,继续道:“我承认我就是来天上搅乱来的,根本没有什么正经目的,也知道你和崇华之间的感情,更知道你和我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至于今日之事实属意外。”

    顿了一下,忽然暴跳起来:“他个烂木奶奶不开花,谁知道你们神仙这么多龌龊法子,简直比我们魔界都不如,有什么事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打两架,哪那么多花花肠子。”

    义愤填膺完毕,忽然想起似乎自己和崇华打了无数架也没解决什么问题,反而被人揍得鼻青脸肿跟头猪似的,悻悻闭上嘴。

    洞中静谧安逸,如果不是外面找白蔓君都找疯了,白干真想在这住个天荒地老。

    尽管很想让崇华疯一疯,他还是理智的选择劝白蔓君:“今天的事我会和崇华解释清楚,你心里不要有负担,他那么爱你,不会嫌弃你的。”

    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赶紧闭上嘴巴,想了想急促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才躺倒床上,被窝还没捂热乎呢,就被崇华扔地上了!”

    白蔓君的脸青了又白。

    “啊,不对,阿君我的意思是说……”

    “不用说了,”白蔓君忽然打断他,“让我静静,你走吧。”

    摸摸鼻子,白干转身悻悻离开。

    守在洞口外,看着满天繁星,刚想寻个什么口诀稍信给崇华,转念一想,让他急一会,也没什么不好。否则自己这顿打不是白挨了。

    洞内白蔓君盯着平静无波的水面继续凝神。

    几百年过去,她还是最傻的哪一个,轻易被人设计,到头来拖累身边人。

    不管这一次是谁算计她什么,她都心如死灰的想离开这里。哪怕是换一个地方散散心也好。

    她凝目出神,浑身放松戒备,毫无察觉方才还没有一丝波澜的水面,忽然之间风起云涌起来。

    水中似是慢慢升腾起一座城市,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俨然另一个世界。

    等到白蔓君发觉,这一切突然之间破裂,碎成千千万万片,扎回水里。

    之后水雾弥漫,模糊人的视线,空气潮湿的憋闷起来。

    身体上的不是让白蔓君视线渐渐回笼,警戒的看向四周。

    之间碧色水中忽然一个庞然大物迅速向她游来,血盆巨口,仿佛一下子就能吞掉一头猛兽。

    腾空而跃,白蔓君躲过一道水柱的攻击,双手合十捻动仙诀,在自己身前围出一道屏障。

    然而庞然大物还不死心,一击不中再来一击。

    白蔓君仙力微弱渐渐支撑不住,花香迷药对它收效甚微。

    她只能且战且退,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暂且避一避。

    可是这里仙力雕琢的玉柱并没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几道水柱喷射下来,接连折了几根。

    山洞眼看要坍塌,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来的白蔓君哪里找得到出去的路。

    几个圈就把自己转懵了,双眉紧缩思考应对之法。

    守在洞口外面的白干,在听到一声闷响之后,还以为是打雷了,抬眼看一眼天空,依旧满天星斗,连片云彩都没有,哪里来的雷声。

    又是一声闷响,这回听清楚了,声音来自地下。

    “不好!”

    暗叫一声,飞奔下去。

    阿君还在里面,要是遇到凶兽可就麻烦了!

    骂了自己一句乌鸦嘴,白干站在洞里不知所措,刚刚还水波潋滟的奇幻光彩,现在坍塌欲倒,哪里还能跟美字沾边。

    最重要的是阿君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