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这盆狗粮我拒绝

    更新时间:2016-09-26 00:19:30本章字数:3055字

    此番返回二十三重天,白蔓君总觉得崇华哪里不一样了。

    每日相对,似乎倍加小心。他眼中的温柔她不是不懂,却难以给以回应。

    难得一日崇华没有纠缠,元宝坐在门槛上和玉翘丢石子。

    忽然离晔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大呼小叫的,完全不复神君形象。

    “碧落仙子快去天宫看一看吧,把崇华帝君劝回来,真打伤了天帝可不是闹着玩的。”

    白蔓君听闻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帝君……帝君去天宫找天帝讨说法,天母拒不承认当日之事,结果……结果帝君一把浩天戟把天帝宝座掀翻,都把天帝打到桌子底下去了,帝君正在气头上,除了你还有谁能劝得动!”离晔神君上气不接下气的将事情说一遍。

    听完离晔所述,白蔓君慌了神,跟着直奔天宫而去。

    她就觉得崇华不对劲,原来是憋着一股气往这使呢。

    天帝是三界主宰,万一真有个闪失,岂不是要天下大乱,崇华糊涂怎么做得下这等事?

    待白蔓君赶到天宫,崇华莫邪剑的剑尖正指上天后喉间,“说,哪里来的忘魂香?”

    天后大惊失色的眼神不断瞟向别处,身上瑟瑟抖着,身为天后颜面自然重要,小命也不能不要啊。

    她慌乱的目光正好被崇华捕捉,这殿上也没有他人,想来与芷言仙子和百花仙子都脱不了干系。

    冷戾双眸利剑一样横扫过来,吓得人一个激灵,他绝情的口吻一字一顿宣判:“参与此事者,谁也别想逃脱!”

    “崇华——”

    白蔓君大喊一声,挡在剑前:“这里是天宫,你是疯了吗?”

    “疯?”他冷笑:“天帝不会不知我为什么会到九重天上来,若是没有白蔓君,纵你天界天花乱坠与我又有什么干系。”

    天帝这时候从宝座下面爬出来,不断拭着冷汗,“碧落仙子,快把你家帝君拉回去,母仪宫之事,本天帝自会给你一个说法。”

    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不颜面了,放眼天将里谁能是崇华的对手,这撑天的玉柱都倒了十几根,再闹下去天就塌了,天塌了他个天帝还做个屁呀!

    崇华收了剑,眸光凛冽的看着天帝,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架势。今天他不要出个结果来是不会离开的。

    天帝没有办法,甩甩袖子,只好继续妥协。

    “天后自今日起禁足在母仪宫,芷言仙子和百花仙子贬入冥界镇守幽魂塔。不得征召永世不得走出幽冥界。”

    这样的结果已然是天帝最大让步了,就算天母伤白蔓君在先,毕竟白蔓君如今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反倒是天帝颜面扫地,天宫都被崇华毁了一半,再大的冤屈也扯平了。

    “如此,崇华便告辞了。”

    他负手立在天阶之上,睥睨而下,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宰。

    天帝抹抹额头冷汗,目送几人离开,差人将两位仙子押往冥界。

    此事总算告一段落,谁知不出几日,竟然传来百花仙子被押解途中出逃的消息。

    白蔓君对此不以为意,崇华反倒每日倍加谨慎。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他干脆直接搬到碧落宫来,不管白蔓君如何横眉冷对,就是一张热脸贴上去,死缠烂打也要同寝同食。

    “阿君这番受苦了,人都瘦了一圈。这是我新学的菜式,特意给你补身子的,快来尝一尝。”

    一盆不知红的绿的什么端上来,白蔓君微皱一下眉,嫌弃的别开眼。

    元宝一只小手偷偷伸过去,还没等碰到里面红红绿绿的东西,被崇华一筷子打到手上,“边去,这是给你娘亲的!”

    转而又堆上笑脸:“阿君快尝尝,冷了就不好吃了。”

    元宝抽抽鼻子,对见色忘义的父君十分鄙视。

    利用完就丢,他可是他亲儿子啊!

    自打那日离晔帮着崇华找回白蔓君,自认为就是碧落宫的大恩人了,这位天界之上最懒散的神君,来碧落宫的时候倒是勤了些。

    远远闻见香气,趴到桌子边根本不管崇华能杀人的眼色,捧起碗先喝了一口。

    “嗯,不错,帝君手艺有长进,比我宫里的厨子强多了。”

    崇华剑眉一立:“吃完没,吃完赶紧回去,自己多碍眼不知道!”

    于是,伟大的神君大人跟着元宝小仙童一起蹲在地上看着厚脸皮的帝君继续热脸贴冷屁股。

    “你说,他们每日都要演这么一遭累不累?”离晔把一根草棍叼进嘴里问。

    “爹亲见到娘亲五识六感都没了,还哪有什么累不累。”元宝很没道义的贬损自己亲爹。

    “你说,他们会不会故意秀恩爱给咱们这群单身狗看,太没公德心了。”离晔继续抱怨。

    元宝翻了个白眼给大自己十万八千岁的老神君:这盆狗粮我拒绝!

    那边不知道崇华说了什么惹恼了白蔓君,只见白蔓君猛然站起,滚烫的一碗汤全洒在崇华身上。

    于此白蔓君脸终于在冷不下去,眸中满是关切。

    一只手伸出去,又顿在半空,终究没有握上去。

    崇华眼底的失落悄然掩去,还是换上一副温婉笑颜:“瞧我这手笨的,我再去熬一碗给阿君。”

    离晔与元宝对视一眼,前者走到白蔓君面前,撒娇似的叫了一声娘亲,后者跟上了崇华。

    灶台前,离晔倚着厨房的门,嘴里咬着一根黄瓜,语重心长道:“帝君,你家女人也太无理取闹了,该立威的时候就得立威,要不然以后就算你追到了,也是受气的主。”

    被锅底灰熏得一脸黑,崇华抬起头神色郑重:“我家女人是用来宠的,神君若是看不惯,请回!”

    离晔摇头继续啃黄瓜。

    重塑崇华爱情观,第一回合,完败!

    元宝脑袋搭在白蔓君腿上,冲着玉翘一顿挤眉弄眼。

    玉翘开口:“仙子不在时,帝君整个人都要疯了,三十三重天都要被掀翻个个找您,就为这份心,仙子好歹承他一份情,为了仙子,帝君赴汤蹈火,纵然前尘难断……”

    白蔓君脸色一青。

    玉翘咬牙说下去:“毕竟几百年过去,帝君想也知道错了。”

    白蔓君不在那几日,那个面笼寒霜恨不能三界之中搅得天翻地覆的男人浓重的怒意以及错失白蔓君的悔恨,深深烙印在脸上。

    就是玉翘看着都难免心疼。

    她看得出仙子对帝君不是没有情,但是不明白仙子为何就是不肯给彼此一个机会。

    紫阳宫的守卫从后院走进来,端着青竹玉的盘子放于白蔓君面前。

    嘿嘿嘿傻笑一通,挠挠后脑勺:“仙子,我家帝君新熬的羹,吩咐我端来给您尝尝。”

    方才玉翘的话言犹在耳,手滞了又滞,还是端起碗来尝了几口。

    玉翘说的应该没错,他的手艺或许真的长进不少,只是从前的崇华做的东西什么味道,她真的不知道。

    苦涩滋味打从心里蔓延过,白蔓君脸上晦涩一笑:“代我谢过你家帝君。”

    总是那般,淡漠中带着疏离。

    侍卫搔搔脑袋,嘿嘿笑着,收了碗盘,“帝君在后院说要采些花入羹,晚一会再来见仙子。”

    “帝君要采什么花?”见白蔓君总算给崇华一分面子,玉翘急着促成他俩的事,紧着张罗:“我和仙子一同去瞧瞧。”

    “帝君说紫琼花开得甚好,不知入羹味道如何,大底是在紫琼花圃吧。”

    什么——

    白蔓君一惊,猛地起身,提裙匆匆赶了出去。

    紫琼花开得好看,她种了一园子,可是,紫琼花有毒啊!

    崇华不善草药,万一误食,岂不是她的罪过。

    行至矮墙处,紫琼花圃间,一人长衫而立,玄青色衣衫缀于紫色汪洋中。仿似淡然一抹孤舟,身后九尾天罗开遍,满目繁华锦绣成灰。

    白蔓君敛眉凝目过去,匆匆喊了一声:“迦叶!”

    被留在殿里的元宝和玉翘,一大一小看着早没了人影的院子。

    “玉翘姐姐,你说娘亲是喜欢爹亲呢,还是喜欢爹亲呢,听说爹亲有危险,急的什么似的赶出去。”

    玉翘点点元宝小鼻尖:“仙子心里一定是有帝君的,元宝不急,要不了多少时日,爹爹和娘亲就和好了。”

    那样的日子她可是等了几百年了呢。

    门口玄青身影一闪,崇华捧着一碗热烫正走进来。

    “帝君可真够快的,这才多大一会功夫,第二碗又送了来,仙子都要被你喂胖了。”玉翘打趣。

    崇华把碗放下,对着手吹冷气:“胖了才好,阿君就是太瘦了,抱着都没手感。”

    玉翘抿嘴微笑,忽然听崇华问:“你家仙子呢?”

    “仙子?”玉翘一愣,“仙子不是找帝君去了吗?”

    对视的两人面色俱是一凝。

    崇华没见到白蔓君,更没遣什么侍卫送汤过来。

    白蔓君走了有一会了,期间并未听到任何异动。

    面色凝重的几人不约而同奔出去,去所谓的紫琼花圃。

    她身飘如落叶,从十几丈外的地方直直的坠下来。

    崇华手疾眼快挺身跃起,双手一圈紧紧抱住被震落下来的白蔓君。

    她双目紧闭着,身上紫琼花的味道冲鼻,崇华皱眉将白蔓君交给玉翘,转身追着一道白色身影,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