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众佛之怒

    更新时间:2016-10-02 19:21:15本章字数:3147字

    脑门都被自己拍红了,离晔蹲在荼蘼花前,手抚着摇曳枝桠问:“仙子啊,你要是还有一星半点神识,就告诉我,崇华那厮现在躲哪里去了。那厮为了救你命都不要了,跑西天去偷佛舍利,这下怕在劫难逃啊!”

    不知荼蘼花是真听懂了还是预知到什么,竟然真的摇了摇花枝,缤纷花瓣落下来,摇曳一地,说不出的情绪。

    离晔神帝喜出望外,往前凑一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再给我点暗示啊。要不这样,他要是在东方你就摇一下东边的花枝,在西边就摇一下西边的……”

    “你信它,还不如用神识找一下我的元神还尚在阳间否!”

    虚弱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崇华捂着胸口倚着门板大口喘着气。

    玄青衣衫上全都是血迹,结上一层痂看不出原本颜色,大大小小的伤皮肉外翻,伤口触目惊心。

    离晔蹲在原地定定瞅了一会:这是崇华啊?

    那人周身破散仙气围绕,双眉如剑,双目灿若星辰,眉目如画间是杀伐之气,脸颊略有消瘦,但还是那张剥了皮他认得骨头的脸,是崇华!

    十万八千年修为的老神君忽而从地上跳起来,骂了句“姥姥”,火烧屁股似的跑过去。

    “谁把你伤成这样?”

    “回去再说!”

    胸口的伤还汩汩冒着血,他气若游丝。

    离晔神君一把托起崇华就去内殿。

    解开身上衣衫,纵横的伤口已经看不到一块好的皮肉,离晔气的脸都涨红了:“这群出家人怎的也下手这么很。”

    崇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看离晔反应,他应该是猜到自己此行为何了,如是也省了解释。

    捻了个印伽,离晔招来云梦大泽一只五彩凤凰,凤凰口中衔着一支灵芝草。

    他将灵芝草碾碎,用凤凰血和成糊覆在崇华的伤口上。

    贴在后心的手掌源源不断的输送他的法力,崇华脸上开始恢复血色。

    离晔难得正经一回,深锁着眉头,凝神为他疗伤。

    忽觉一股力道推了他一下,顿时心生不快,还不等他开口,崇华先说道:“不用浪费精力在我身上,你带了乾坤轴没有?”

    乾坤轴是上古宝物,幻化三千大千,此等重要的东西,离晔还留着紧急关头保命呢,自然要随身携带。

    虽然赌气还是如是说:“带着呢,怎样?”

    “佛舍利的妙用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将阿君带入乾坤轴,你帮她重塑魂魄重植仙骨,我为你护法!”

    “可是你现在的身体?”离晔显然不赞同崇华的做法,极于打断。

    崇华咳嗽一声,摆摆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的很,能活着回来,自然就无大碍。眼下,救阿君要紧,再者……”他一顿,目露忧虑:“耽搁久了,怕佛陀找上来。”

    七十二佛陀被他打的伤的伤亡的亡,余下的人回去搬救兵恐怕很快就会找上来。

    崇华所言不无道理,况且现在他的情况虽然气息微弱,一时半会的确死不了。万一佛陀找上来毁了佛舍利,那就功亏一篑了。

    打开乾坤轴,离晔带着白蔓君和崇华化成一道白光飞身而入。

    乾坤轴自成三千世界,每一千世界中各有三千小世界,重重世界万千象,就算佛祖找上来,一时半刻也分不出他们确切位置。

    将佛舍利喂入白蔓君口中,剩下的事便是要借助离晔十万八千年的神君之力,助她炼化合为一体。

    只是这样对离晔本身实在损耗不小。

    崇华这么重色轻友还重色轻友的十分仗义的举动让离晔心里忿忿,却还是乖乖就范。

    盘腿坐上一处莲花台,高高耸入云端。

    崇华望着脚下万千浮云皱一皱眉,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闲心弄这些虚无的东西。

    显然崇华自认仙界最风流的男神仙,是十分享受这种高高在上又莲花护体的感觉的。

    将白蔓君至于花心,他嚷一句:“你知道什么,莲花是佛界圣物,本身具有佛灵,对炼化佛舍利一事有事半功倍之效。”

    崇华闭口不语,对老友的恶趣味假装视而不见。

    炼化佛舍利不是一件容易事,离晔的仙术虽不至于与佛界法术相抗,到底不是同气连枝,难免进度慢点。

    崇华看着干着急,按捺不住就要伸手,被离晔突然睁开的眼睛一眼瞪回去。

    他自己的伤都还没好,这会再炼化佛舍利,这不是作死吗。

    “老实待着,你要是敢过来,我就不管了!”

    这遭威胁还真管用,那个在天界简直要横着走的崇华帝君闻言,摸了摸鼻子,然后乖乖坐下。

    离晔额头已经开始冒出细汗,头顶蒸蒸白气昭示着他的修为损耗迅速。

    白蔓君却还是一棵荼蘼花的模样。

    崇华紧皱双眉,心有余而力不足,离晔用尽周身仙法,仍不见明显效果。

    暗暗用神识在花茎中探查一圈,不觉脸色大变。

    他知道白蔓君散了神识,碎了魂魄,仙骨受损,却不知她体内所谓仙骨不过不过只剩残破一抹记忆。

    然,这一切崇华到底知不知道?

    看崇华执着用佛舍利救白蔓君一事,应该是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确定这一重,离晔闭嘴不谈。

    崇华如此骄傲的人,白蔓君就是他所有希望,如果连这最后一点念想都断了,他恐怕也就只剩一身驱壳了。

    可如何才能瞒天过海,让崇华信服白蔓君尚未幻化真身,只是时候未到呢?

    离晔正想着,忽觉乾坤轴内一阵天翻地覆,暗叫一声“不好!”尚未来得及收回掌,直觉眼前一道身影飞过,崇华留下一句“阿君就交给你了”,人便没了踪影。

    乾坤轴被人颠覆,看来他们是请来了大人物,而且已经勘破乾坤轴的天机。

    如此崇华必须拖延时间,让离晔有机会将佛舍利炼化。

    从乾坤轴中飞身而出的崇华,让困成金刚阵的十八位手捻佛珠,口诵梵文的菩萨困在当中,三十五尊佛请来四尊镇住东南西北四角,婆罗殿里一时佛气大盛。

    莫邪剑持在手中,崇华双眉一凛:“诸位今日是来与崇华决一死战的吗?”

    一菩萨尊一声佛号,“迦叶,前世你已经酿下大错,这一世休再执迷不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交出西天佛舍利,佛祖定会宽恕与你。”

    周身冷戾之人唇角忽然嗜血一笑,崇华道:“佛舍利已经炼化,诸位想要取回完整的佛舍利是不可能了。”

    几位菩萨对视一眼,又向四位大佛请示,最后一一亮出法杖。

    这一役是在所难免,今天婆罗殿里不见血恐怕是不可能了。

    当初崇华以一敌七十二,又被翻天印砸中背心,早已是强弩之末。

    这会有四位大佛加持,再加上金刚阵的大日法力,片刻功夫便觉招架不住。

    佛舍利乃佛界至宝,象征着无穷佛法,舍利在则佛常在,佛用善念教化众生,终得圆满,这舍利便是所有善的圆满。

    如今舍利被盗,不仅是佛法受到挑战,更是对佛的不敬。

    佛怒,则天下祸,祸天下苍生,这祸别说一个崇华承担不起,就是西天诸位尊者也承担不起。

    今天诸位菩萨困下金刚阵,就是要崇华就地伏法为天下佛一个交代,自然手下不肯留情。

    踉跄数步,崇华口吐鲜血险些倒下,一口气堵在胸口硬撑着,莫邪剑拄在地上,他注视着乾坤轴被金刚阵摧残的失了灵光。

    离晔应当还没有找到炼化的法门,阿君还差最后一步才能修成真身。

    离晔以为自己没有察觉,他日日与阿君为伴,如何会不知。

    万千法相集于一身的迦叶尊者,二十三重天上崇华帝君,深沉目光注视着缥缈乾坤轴,岿然不动的背影无比苍凉。

    淡色唇角忽然扯开一抹笑,壮烈而决绝,一如万千般若后涅槃凤凰。

    别了,阿君。三生石畔,我先走一步,许愿树下愿为你结下万千红结,我用一生,不,用生生世世灵愿超度,惟愿奈何桥边,与你永不相见!

    菩萨手中法杖当胸穿透,一具肉身再承受不住生命的重量。

    血液在一点点流逝。

    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凝眸在乾坤轴上的身躯却没有倒下。

    哪里承载着他所有的希望。

    法杖接着法杖,诸佛之怒降在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身上,尤显得不足为道。

    西天梵歌响起,十八位菩萨唱响往生咒。婆罗殿里声色全息,万千象于无象。

    尘归尘,土归土。

    那一日玉翘百年如一日的从紫阳宫洒扫出来,在门口遇见闲散过来的白蔓君。

    红着的眼眶还来不及收拾,慌忙给身后之人打个手势。

    元宝正一头一脸的灰,从泥堆里爬出来一样,垂着脑袋一下撞到玉翘身上。

    “玉翘姐姐,你怎么不走了?”

    “嗯咳!”玉翘使个动静。

    元宝微愣,“怎么,你嗓子不舒服吗?”

    绕过碍眼的玉翘,元宝扒门就往外走。

    素色衣衫的人歪着脑袋看着一大一小紧张的不得了的两个人,故意沉下脸色道:“说了多少次了,别乱跑别人家,瞧瞧你们两个,弄得跟小鬼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碧落仙子虐待你们!”

    白蔓君拉过元宝用帕子擦干净圆润脸蛋,直到灿若星子的眸子嵌在白净的脸上,如同画里走出的比丘一般,才满意收了手。

    玉翘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长长叹一口气。

    有些事太沉重,忘记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