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一节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6-08-10 16:49:18本章字数:3070字

    总序

    上古第一剑客轩辕紫皇,在沧海尽头海枯石烂,击败不死战神苗冷光,此后隐退昆仑,将毕生绝学著成《中原泣》。《中原泣》共十九本,记载十九种旷世武功,练成任何一种足以独霸武林。可惜,轩辕紫皇重返沧海尽头之际,抚琴伤怀,竟烧毁《中原泣》,独不舍最后一本《韶韵》。他忧叹,得韶韵者,宁负天下。遂拆《韶韵》九成,藏于奇异之地,销声匿迹。

    第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本章小序

    漏夜,无风,露水点缀。一个约摸七岁的女孩,穿浅绿色宽松丝绢,散发赤脚, 借门缝的半夏籽燃烧的光,窥视一对脸上爬满愁容的夫妇. 忽而,听见十分微弱的呼吸声,慌忙溜入青藤棉被,佯睡. 一位比她大九岁的美少年,也穿浅绿色,轻推门,侧坐床边, 小心翼翼地探进棉被,被她抓破表皮。少年缩回,苦笑道:"逗你玩, 出手这么狠。" 女孩侧卧,抚摸少年的伤痕, 故意责备:"谁让你打扰我睡觉。" 少年道:"假睡可不是你的长项。" 女孩低头,眼泪粘在眼眶里,细语:"诺哥哥,娘亲和父亲是不是又因为我而不开心。" 少年思索,柔声:"小师妹今晨在映雪山击退数十只冰原狼,师父和义父深感欣慰。" 女孩笑了,眼泪反倒溅出,问:"真的吗?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 少年似野猫窜进棉被, 打哈欠, 枕双臂, 道:" 困困, 早点睡吧, 小师妹, 明天还要去听云杉老头的中原有戏。” 女孩略微挪动, 蜷缩, 背对少年, 嘟囔着:"每次问你不愿意回答的就会岔开, 讨厌。”

    两人渐渐熟睡。稀疏的风,弹落几点催花雨。

    正文

    大暑,黄昏,烈日隔着云层,贪婪地吸取万物的体力。 远处,鱼肆的苍蝇贴在杀鱼刀,泄掉嚣张的气焰;近处,十四来丈的云杉垂头丧气,脱去往日的威严。奇怪的是, 千岁楼依旧生气勃勃。黑压压一片人头, 老翁、大人、小孩;不会武功的、花拳绣腿的、身怀绝技的, 都聚在这酒水自带, 不供住宿的朱红古楼。

    霎时, 众人目光投在一位银发老叟身上。只见老头,粉白大褂,发髻插细毛笔, 提陈年花雕,阔步走向金丝楠书案, 鸦雀无声。 他坐在琉璃榻, 清清嗓子,气如洪钟, 说:“本是云杉客, 执意恋人间……”幼童接起:“怎奈秋风瑟,抱笔睡千年。老翁赶紧说正文。”

    “别急, 待老朽喝口花雕。”云杉老人将整壶咕噜倒入, 道:“好酒。”他捋捋白须,"诸位, 中原有戏, 今日可讲的是大戏。”“明镜山庄三年一度的初露锋芒在十三日之后举行。这初露锋芒不过是年轻的江湖人士切磋武艺, 胜出者得到富可敌国的柳正风不想要的神兵利器。”

    话音刚落, "柳庄主义薄云天,刚正不阿,老先生何以冠上沽名钓誉之罪?" 一少年叱责。云杉老人斜眼端详, 这少年浅葱罗衫, 腰束玉带, 面若皎月, 眼如明星, 虽嗔怒而全无戾气。 “老朽一时酒意兴起, 胡言乱语, 想必柳正风若知一定见谅。”云杉老人眉开颜笑。 少年以为他有愧意,将三尖两刃银蛇枪竖立,起身作揖:"老先生继续,多有得罪。"

    “初露锋芒本意尚好, 可惜呀, 自夏侯家遭遇灭顶之灾, 人心惶惶, 江湖反倒一片死寂。宝兵在, 英雄无。” 云杉老人忽然眼泪纵横. 感慨半晌,他提高音调:"但是,今年的初露锋芒,是老朽最期待的一次。" 他迫切寻觅翡翠色醒木,蓦地记起昨天用来打偷吃香米的老鼠,只能卷起袖子, 道:"诸位,今年的初露锋芒可谓声势浩大。轩辕家第六十六代当家天佑国平王苏梓二十三年首次出山,南宫家第六十五代当家世称宸帝南宫阙征服重黎归来, 北冥门第五十八代门主太虚真人云苍子提前结束闭关, 中原三圣均应邀参与初露锋芒的评判。”语罢,座下群起沸腾,云杉老人甚是欣慰,眼睛眯成月牙状,拂拂衣袖,道:" 不过,凡夫俗子就安分欣赏武林盛宴,因为今年的应征者大多乃不世之材。”

    “这么说, 天下第一美男, 北冥门少门主云若灵, 也会一展英姿." 一脸上腮帮挤得出红泥的村妇, 扭扭粗腰, 用绣桃花红帕掩面, 使出娇滴滴的语气道。云杉老头, 噗呲一笑:"若灵出行, 茶靡花开。众佳人备好茶糜花, 拭目以待." 云杉老头偷瞟一眼梁上轻微晃动玄影, 道:"宁教人削发为尼,莫许芳心碧羽黑猫。老朽更希望黑猫和云若灵一决雌雄, 必定倾尽天下少女心。”

    倏尔,乌云聚会,狂风大作,楠木窗被生生剥离,惊醒沉浸在幻想之中的云杉老头。"暴风雨降临的征兆,勿惊。言归正传,老朽列举一下值得期待的比试者。" 云杉老头用手擦去额头的汗水,接着道:" 南宫家七星宿排位第三的十一岁天才危燕, 东曦门副门主卫国大将军之侄张留渊, 西虎门破阵四虎之一季鹰, 百步门门主六眼沙. 当然,少不了神秘莫测的无名门,只可惜除非他们成为死人,我们才有幸得知名字.”

    “这次比武胜出者获得的可是旷世奇兵吗? 竟引起武林空前回响."一穿粗蓝麻衣, 戴蝶纹银镯的采珠女不禁问道. “珠女, 问得好, 柳正风这次献出的是紫电……”云杉老人兴致正起, 不料五个衣衫褴褛, 面目狰狞大汉握着金龙抓破门而入. 他们破口大骂:"狗娘养的,连傲因堂堂主夫人的玉簪也敢偷,活得不耐烦." 只见一位穿金蝶恋花暗紫箭袖,烟紫缎带束发插血沁羊脂镂雕地狱花玉簪的少年,素手轻触横置方木桌的秋雨惊梦梧桐木剑,静默.倏地,一只金龙抓飞扑少年背后,少年反手挥剑即收,一个大汉仰面倒地.接着,五只金龙抓从背后齐上,少年极不悦,迅速转身使一招”回旋驭龙”,这”回旋驭龙”卷着致命的杀气,五只金龙抓刷刷反冲向五个大汉,说时迟那时快,五只金龙抓竟在认定必死无疑的大汉面前骤停,空气残留难以辨认的茶香.”得饶人处且饶人.”云杉老人语气凝重.”前辈,见谅.”少年握剑坐下,”滚.”五个大汉抱着金龙抓仓皇而逃.

    “这紫电乃是张扬之剑.说它张扬, 因为凡人一眼能辨认出它绝非普通兵器。传说, 世间最后一只紫凤凰,积累千年恩怨,集香木自焚,遇暴雨,故死而不得复生,其精魂化作一把宝剑,名曰紫电.”云杉前辈若无其事地继续述说。他见众人听得甚是仔细, 越发欢喜, 越发添加拙见, “老朽窃以为紫电名过其实, 昆吾、承影均有显赫战绩, 独紫电因佩剑者乃夏侯家历代当家人而名满天下。”无视坐下唏嘘,道:”所以,此次锋芒毕露,两家六门志不在紫电,而是想一探夏侯家新任当家人庐山真面目.”

    “前辈又胡说了, 夏侯家前任当家人夏侯蔓后继无人, 怎有新任.”采珠女道.“ 夏侯蔓选择自焚,除了她向世人宣称的同三大使者共存亡,最重要的是造成夏侯家灭亡的假象,使江湖松懈对夏侯家漏网之鱼的追捕杀戮,”云杉前辈望见窗外黑云挣脱砚台的墨水沉沉欲坠,不觉加快语速,慷慨激昂,“江湖肤浅,认为夏侯蔓是亡家之主。殊不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夏侯蔓自焚之前,必定委托好下一任继承人。诸位,接下来,将是夏侯家一洗耻辱的时代,是复仇还是螳臂当车,是辉煌还是大势已去,欲知后事,敬请期待。”云杉前辈长舒一口气,侧卧在琉璃塌上,端详千百张面孔流露抑或掩饰的神情,恐惧、忧伤、冷淡、兴奋、怀疑、轻蔑交织成无形的蛛网,越张越大,还未等到猎物就因天地变色这一幕被迫仓皇散场。千岁楼,渐渐,以安静为伴侣。

    “前辈,可知出手相救那五个大汉的是何人。”少年握着秋雨惊梦梧桐木剑,立在琉璃塌旁,半躬身。“老朽不过是一个说书人,不懂武功,还以为是你手下留情了。”少年趁云杉前辈打哈欠,瞬间抽下细毛笔,道:“这只毛笔,取的是冰原狼尾毛,粗看无异,透月光,沁红点,别名雪梅。天下不超过十人能活着从映雪山归来。”“好眼力,姑娘。”云杉前辈微闭双眼,“鲛人泣珠,将内力积于茶水,散成水珠,恰好化解你那招回旋驭龙的杀气。”“北冥门?”少年问。云杉前辈窃窃笑:“茶靡花贵,姑娘慎重。”“云若灵,多谢,前辈。”少女冰冷的眼眸中藏了一丝暖光。“还未知姑娘芳名。”云杉前辈翻身背对着少女。“乔堇。”少女提剑径直离开千岁楼。云杉前辈露出倦意的笑:“夏侯堇,好名字。中原有戏。老朽先小憩,等暴风雨。”

    噼里啪啦,似阎罗王屠宰小鬼的声音,暴雨,众望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