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楚枫

    更新时间:2016-08-16 09:45:41本章字数:3100字

    赵子龙的脸迅地抽搐了一下,瞬间就下令备马火速赶往杨家。

    杨家和周家一样,都是开国之时封于西洲,当时杨家家主的官职比周家家主还要高一阶,所以千年来,在西洲地区,杨家一直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可就是这样一个繁衍了千年的第一世家,四千人口,竟也在一夜之间全被灭口,赵子龙的心性就算再沉稳,此刻也坐不住了。

    马如天马,从城西到城东相隔百里,可不到半天功夫,就已到达。

    刚到杨家门口,赵子龙等人就闻到了一道非常冲鼻的血腥味。

    他快步迈入杨家府中,看到的和城西周家一样,地上的残肢到处横飞,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甚至比周家还要悲惨。

    很快,赵子龙就来到杨家家主的房间,和周家家主一样,杨家家主和杨家夫人的头颅也不翼而飞。

    经过一番盘问,才得知杨家家主和夫人的头颅也在祠堂。

    顿时,赵子龙好似想到了什么,马不停蹄的赶去祠堂,结果看到的画面和周家一样,头颅都正正方方的放在祠堂正中间。

    祠堂,一个汇聚历代祖先牌位的地方。

    凶手为什么要把头颅都放在这里?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这是赵子龙此刻的第一想法。

    只是不容他多细想,门外又传来踏踏踏的疾驰步行声。

    声音太熟悉,今天一大早就已听到了两次,让赵子龙的心迅地紧绷起来,双眉刹那间也紧锁,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等待着来人到底又有何事?

    很快,有两身着捕快的中年男子迅地来到赵子龙身前,禀道:“将军,大事不好,城南涂家一夜之间全被灭口!”

    “什么?涂家也被灭口了?”

    顿时,官员们都炸开了锅,一个一个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每个人都明白西洲城可能真的要变天了,说不定,还会波及到自己。

    一时间,官员们都瑟瑟发抖,原本稳如擎天柱的腿,也不免微微颤了起来。

    这一切,赵子龙及收眼中,可他还是稳住,双目盯着另一人,冷冷道:“你不会是想说城北齐家,也灭口了吧?”

    那名捕快吞吞吐吐了半天:“是的将军!”

    “啊?四大家族全灭了?怎么会这样?”

    霎时,有几名胆子小的官员当场吓得瘫倒在地,一张脸上瞬间就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一时间,四周陷入了寂静之中,静得仿如身在地狱。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子龙才从震惊中回神过来,目光在众人身上来回一扫,道:“诸位认为此事该怎么处置?”

    “这……”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决定才好。

    要知道在千年前,魔族曾统治嬉戏大陆。

    当时人族和其他种族都是奴役,日子苦不堪言。

    后来人族实在无法继续忍受下去,在四名年轻人的带领下揭竿而起,经过数十年的厮杀,才把魔族赶出大陆,取得了嬉戏大陆的统治权。

    而这四个年轻人分别姓周,杨,涂和齐,其中以周姓年轻人为首。

    大陆局势已定后,为了防止魔族卷土重来,国王封杨、涂、齐,和自己的随从周勃为西洲四大王族,世世代代镇守西洲,寓意为扬周吐气。

    可眼下,象征着人族大兴的四大世家,居然一夜之间,同时灭口。

    这预示着什么?

    在场的每一人都想到四个字——魔族重现!

    只是众人都只是猜测,在没有确切证据之下,都不敢轻易说出那四个字,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都不敢说吗?”赵子龙瞪了瞪众人,道:“魔族都消失千年了,你们居然连提都不敢提,那王国还需要你们做甚?”

    话音方落,黄大人慢慢走到赵子龙身前,弓着身子:“将军,既然您知道,那还提他做甚?”

    “嗯?”赵子龙略有不明,目光中带着一份疑惑:“黄大人是什么意思?”

    嗤!

    “什么?”忽然,赵子龙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一刀凉意,他不明的低头一看,才知不知何时自己的肚子多了一把泛着白光的大刀。

    “你……你们……居然……”

    此时赵子龙才明白四大家族为何一夜之间会被灭口,原来是有内鬼,而这内鬼居然是自己身边的人。

    就在这时,一道杀了他三个字在耳边响起,赵子龙迅地转身一拳轰飞暗算他的捕快。

    跟着他也不留恋,拼着全力,仿如一头猛虎,冲入人群中大杀四方,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废物,全特么都是废物。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追!”

    黄大人见赵子龙在数十人的围攻下,抱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心思,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气得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一干捕快和将士深知若是让赵子龙逃脱,后果将不堪设想,想也没想,都迅地追去。

    一路追,一路和赵子龙厮杀,一路也留下了双方的血迹……

    看着高大的西洲城,楚枫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十六年来,他一直居住在大漠,从来就没有到过外面的世界。

    一直以来,在他心中,觉得世界应该是金灿灿的黄沙,偶尔可以遇见绿洲。

    可他没想到一路东行,黄沙慢慢的变少,绿洲却越来越大。

    直到今日他走进西洲城,才知道原来世界并非全是黄沙,也有青砖砌成的高墙,有巨石垒成的堡垒,当然也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尤其是充满青春气息的女人。

    这不,现在的楚枫正盯着一名前凸后翘,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少女一动也不动。

    那少女也很开放,随意的瞥了眼楚枫,冷哼一声,把胸前那对突起挺的更突,扭转小蛮腰一扭一扭的离去。

    看得从来也没见过女人的楚枫口水流了一地。

    “尼玛太诱人了。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楚枫擦了擦嘴边的口水,一副色眯眯的模样,看上去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忽然——

    砰!

    “我艹!谁撞我?”

    楚枫正在品鉴着过往的美女,正在兴头上,忽然有一人撞过来,他一时没有防备,砰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环视四周,见四周的人都纷纷躲避,神色中都带着惊吓和害怕。

    对此,他顺目一望,见前边一身着将军铠甲的男子,浑身都沾满了血,拿着一把白晃晃的大刀,一手捂着受伤的要害之处,一拐一拐的朝前迅地逃去。

    “难道是他撞的我?”

    想到这,楚枫正要起身去帮一手。

    只是他还没起身,后面传来——

    “闪开,都快闪开。赵子龙图谋造反,我们正奉命捉拿!”

    话音方落,跟着楚枫就看见数十道身影从自己身边闪过,定睛一瞄,不是捕快就是军人,

    顿时,他立即打消了帮忙的念头。

    只是他的耳边却响起了人们的议论声。

    “他们刚才说什么?赵子龙?”

    “是啊!是赵子龙!”

    “赵子龙不是我们西洲城的城主吗?他怎么会造反?”

    “是啊。赵将军一向爱民如子,怎么会造反呢?是不是搞错了?”

    ……

    扫了眼附近几名正在议论之人的神色,楚枫眉头上扬,忽然,他好似想起了什么,腾地站起望向赵子龙逃去的方向:“赵子龙就是四洲城城主?我要找的人不就是他吗?”

    霎时,楚枫仿如猎豹,呼的一声,人们只看见一道风刮起,就已看不见他已去了何处。

    盏茶功夫后,西洲城某巷子中。

    “哈哈哈哈,赵子龙,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赵子龙看着前面一步一步逼近的捕快和军人,转过头瞄了眼巷子后面的墙壁,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已无生路。

    “你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被灭九族么?”

    赵子龙说。

    “灭九族?哈哈哈!那也是你死了之后的事!兄弟们,上!黄大人说了,生死不论。”

    “杀!”

    瞬息间,数十人如箭一般冲杀过去,迅地和赵子龙厮杀在一起。

    当当当!

    刀剑声刺耳,也刺眼,更刺心。

    赵子龙虽猛,武道境界也高,可惜他已年迈,再加早已受了重伤,只坚持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拉着二十人一同共赴了黄泉路。

    看着倒在地上,双眼不愿闭上的赵子龙,剩下的捕快和军人们静静的呆了半晌,才从赵子龙刚才那勇猛如神的战斗力量中惊醒过来。

    呼!

    一名站在赵子龙尸体身边的捕快深呼吸了一会,蹲下来合上了赵子龙的双眼,跟着在赵子龙身上搜寻了半刻。

    “怎么样?找到没?”

    一名军人担心的问道。

    那名捕快又在赵子龙身上来回搜了一遍,迅地转过头,摇了摇头:“没有!”

    “什么?不可能!我找找!”

    可惜那名军人来回搜了三次也毫无所获。

    砰!

    两人惊得坐倒在地,半会后同时惊呼:“咋办?”

    顿时,深巷内陷入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不知该如何回去交差。

    忽然,一道冷风不知从哪刮起,还夹杂着一丝丝阴冷之气,霎时,活着的捕快和军人们同时打了个冷颤,再也不敢逗留,扛起赵子龙的尸体,迅地离开深巷,朝黄大人那边奔去交差。

    与此同时,早已赶到附近,潜伏在某处观看的楚枫,双眉扬得更高,心中的疑团更大:“他们到底在找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