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剑真贱

    更新时间:2016-09-05 11:49:19本章字数:3132字

    “那是当然!怎么?看兄弟你的表情,好像对轩辕剑志在必得?”

    第一人逗着说。

    噌!

    嗤!

    话音方落,第一人的嘴边还带着笑意,另一人倏然拔出放在桌子边的剑,刺了过去。

    “你……你……”

    咔擦!

    另一人把剑迅地从第一人身子里拔出来,接着又补了一剑,第一人带着一份不信的面孔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杀了你,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白痴!”

    说完,另一人就收起剑,正要离开。

    这时他才发现四周的人,不知何时把目光全都放在了自己身上。

    “你,你们,想干什么?”另一人慌忙的拿着剑比划着,以防遭到暗算。

    “哼!没想到你连自己朋友都暗算,留你在世上,岂不是祸害?诸位朋友,我们一起杀了他如何?”

    一圆脸,光头提议道。

    “好!”

    霎时,坐着的客人们都腾地站起,齐齐朝杀死自己朋友的人围了过来,唯有楚枫依然坐在原处一动也不动,好似旁边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小二,我要的面怎么还不上上来?都快饿死了!”

    楚枫不和谐的催促道。

    “嗯?”

    众人不满的回头一望,见旁边只是一个黄毛小子,看他的模样确实是饿了很久,也就不再关注,继续朝杀死自己朋友的那人步步紧逼过去。

    被围着的人,在听见楚枫的叫唤声,众人都带有不满回过头时,以为众人可以因此而转移目标。

    可他没想到众人只是稍微停顿了下,就又朝他逼近。

    顿时他有点后悔。

    后悔为何心那么急。

    眼看众人越来越近,他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求饶,只求众人能够饶了他一条小命。

    光头大汉刚才早已把轩辕剑的事听在耳中,心里也打的少一个人,少一分竞争的心思,压根就不把跪着的人话放在耳中,正要拔刀砍去。

    就在这时——

    “啊?杀人啦?”

    “嗯?”

    众人眉头陡然一皱,迅地顺声望去,见前方站着一名刚到此地的少年人,少年人看上去年约十九,张大了嘴,满脸惊愕之态,而他的脚下却躺着一把剑,剑柄上写着三个古体字:“轩辕剑!”

    众人的目光同时露出一道贪婪,同时惊呼:“轩辕剑?”

    “轩辕剑?”跪着的那人眼中陡然一亮,一改先前那副求饶的怂样,腾地跃起,挥剑杀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找死!杀了他!”

    顿时,西洲第一客栈陷入混战,瞬间,就接连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盏茶功夫后,有一人运气好抓住了轩辕剑,惊喜万分:“哈哈哈,轩辕剑是我的,是我的了!”

    咔!

    那人刚露出喜色,就被另一人砍倒:“现在不是你的,是我的了,哈哈哈!”

    咔!

    “白痴,我还没同意呢!”

    又有一人夺取了轩辕剑。

    ……

    就这样,你来我往,众人为了轩辕剑争得你死我活,谁也不服谁。

    砰!

    忽然,某人一时没有拿稳轩辕剑,失手把轩辕剑抛向空中,迅地轩辕剑不偏不倚落在了正在吃面的楚枫桌子上。

    顿时,西洲第一客栈内寂静无声,所有人目露凶光的齐齐看向楚枫。

    “小子,不想死的,赶紧把轩辕剑扔过来!”

    满脸占着血的光头大汉冷冷的说。

    楚枫呆呆的看了眼轩辕剑,转过身来,满脸笑容,呵呵道:“对不起几位大哥,我对轩辕剑真没什么兴趣,是它自己跑来的,真不关我事!”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扔过来?”

    光头大汉加重声冷冷的说。

    “给!”

    呼!

    楚枫微微一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真的把轩辕剑扔了过去。

    呼!

    众人纷纷腾腾跃起,冲向空中。

    当当当!

    空中立即响起了刀剑交接的撞击声,声声入耳,渗得店小二和老板瑟瑟发抖,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啊……

    终于有人损落掉落下去,可即便空中鲜血四溅,弥散着血的腥味,可众人为了能得到轩辕剑,依然争个你死我活,谁也不愿放下唾手可得的轩辕剑。

    砰!

    忽然,轩辕剑又落了下去。

    众人低头一望,见轩辕剑又落在了楚枫桌子上,不过这时的楚枫已吃完了面,正在喝祛暑汤。

    “又是那小子?”

    “费什么话,先做了那小子!”

    “好!”

    ……

    协议刚达成,众人正要动手,楚枫立马笑呵呵的说:“大哥,大侠们,我真的对轩辕剑没兴趣,是它自个跑来的。大哥大侠们想要,我给你们。”

    呼!

    楚枫又把轩辕剑扔向空中。

    “轩辕剑?”

    刚刚达成协议的众人立马又撕毁了协议,纷纷加入争夺轩辕剑的行列中。

    这一争,也不知争了多久。

    直到最后两个浑身没有一处完好的人掉落下来时,西洲第一客栈才安静下来。

    不过此时的西洲第一客栈,已成了废墟,唯有楚枫坐着的那处还完好如初,好似刚才的争斗,压根就不存在似的,一点影响也没有。

    而店小二和老板依然还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看眼前的一切。

    咕咕咕!

    楚枫喝完了最后一口祛暑汤,回想了下祛暑汤的美味,这才扫了眼落在地上抽搐着身子的众人,摇了摇头,叹道:“不就是一把破剑吗?值得你们如此拼命吗?”

    “什么?轩辕剑也是破剑?尼玛有没有点常识好不?”

    地上有两个还没死去的重伤之人闻言,立马气得翘了辫子,上了黄泉路跑去阎王爷那报道去了。

    楚枫微微一笑,起身慢慢走到掉落在店小二身边的轩辕剑旁,捡起来一看:“剑鞘到是好东西,就是不知剑,是否真如其名?”

    说完,楚枫轻轻拔出轩辕剑,顿时就见一道白光泛起,非常耀眼,他迅地把剑重新放回剑鞘:“剑也是好剑,难怪都要抢。剑果真是贱啊!”

    楚枫从怀中拿出一点碎银,放在了店小二耳边:“小二,银子给你留下了。剑,你要留下吗?”

    “不,不,不,大哥,不,还是大爷您留着吧。”店小二吓的吞吞吐吐。

    “唉,算了,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小二,再见,希望我们有机会再见!”

    楚枫拿着轩辕剑朝前方继续走去,很快就消失在密林丛中,只留下一片废墟的西洲第一客栈。

    当然还有一张完好如初的桌凳,和店小二老板二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板和店小二耳边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只闻得到血腥味时,二人才敢爬起。

    刚起身,二人眼中有的只有一片狼藉和染红了血的地面。

    “完了,完了,这里成了凶地了!”

    老板欲哭却无泪,店小二也是一脸垂丧,琢磨着失业后,下一步该去哪比较好。

    轰轰轰!

    就在这时,大地忽然颤抖起来,老板和店小二脸色大变,正要速速逃离,只是他们的脚还没迈出,背后就传来一道咻咻咻割裂空间的声音。

    “这是……”

    老板和店小二好奇的同时转过身望去,顿时两人同时张大了嘴,瞪圆了眼珠,整张脸刹那间僵硬,半会后才同时挤出一句:“箭!”

    嗤!

    砰!

    话刚出口,老板就被突然飞射过来的铁箭射中心脏,带着一份不甘倒了下去,吓得店小二双腿发颤、发软,裆部的液体都流了出来。

    吁!

    难闻的液体气味刚扩散开来,就有数十骑骏马飙至。

    为首一名身着将军铠甲的男子拿着马鞭,令人拿出一副画像,瞪着小二:“画像中的少年,你可见过?”

    这时店小二方才回神过来,浑身发颤的慢慢看向画像,顿时,一张原本瞪圆的眼珠子刹那间突出的就要掉落出来,整张脸好似看到魔鬼一般,扭曲的不成人样。

    “嗯?”将军见此,压低声冷冷的说:“看你的表情,一定见过?说吧,他往哪去了?地上的人,是不是都是他杀的?”

    店小二支支吾吾的憋了半天,才颤抖的指着某个方向,战战兢兢的说:“朝,朝,朝那,边去了!”

    咔!

    将军一刀劈了下去,跟着就带着人马迅地追去。

    而店小二的额头上却流出一道猩红的血痕,很快以额头中间为界,分裂开来,断成了两半倒了下去。

    至此,西洲第一客栈彻底化为一片废墟,只留下了一具具尸体和猩红的血地。

    ……

    中洲城外三千里某官道上,有十匹军马正火速前行,一路所行,尘土飞扬。

    也不知跑了多久,梁少龙忽然抬手停了下来。

    “梁将军,您为何要停下来?”

    一名士兵不解的问道。

    梁少龙跳下马,找了一阴凉处坐了下来:“西洲离中洲有万里之遥,不急,我们歇会再说!”

    “呃?也是!”士兵点了点头下令所有兵士下马歇息。

    与此同时,梁少龙的目光却时不时瞄向某处,忽然,他好似看到了什么,嘴角边浮出一抹冷笑,便不再理会,躺在地上惬意的闭目养神起来。

    众士兵见上司都不着急当然也都学着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瞬息间就都进入了梦乡。

    ……

    可士兵们不知道的是在官道某处却潜伏着一男二女。

    男的看上去只有二十有五,两女的看上去也不到二十。不过个个都生的俊俏,那男子若不是身着男女服饰,估计没人会觉得男的也是女人。

    “哥,你说梁少龙为何忽然停下不赶路了?”

    男子左边一女不明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