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百里香

    更新时间:2016-09-06 13:36:44本章字数:3106字

    俊俏男子看着女子,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哪知道?不过梁少龙此人也确实不简单,我们不可大意!”

    “也是。据说他十二岁时,就入选国王御林军,十五岁提升为御林军五虎将之一,虽说排名最末,可在当时已是同辈人中的翘楚。二十岁时突破了地境巅峰,达到天境。现在,估计应该也快突破天境了吧!”

    女子回想着说。

    “嗯。行了,我们三人的任务就是盯着梁少龙,至于他想干什么,不关我们事。”

    俊俏男子又说。

    “嗯。就是不知大哥小妹他们到了没?”女子忽然有点担心。

    “嘘!小声点,别让梁少龙发现我们兵分两路!”

    俊俏男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恩!”

    ……

    “兵分两路?有点意思。”梁少龙暗自笑了笑,就不在理会,瞬息间就呼呼大睡,进入了梦乡。

    ……

    西洲。

    离开西洲第一客栈已有三日了。

    楚枫马不停蹄的日夜兼程,连赶三日,来到了一座峡谷前。

    峡谷两旁石山耸立,若是战乱时肯定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利。

    只是现在嬉戏大陆处于和平时期,此地也就成了一必经的寻常官道了。

    楚枫感慨一声正要朝峡谷走去,忽然,他的耳边响起了异样声。

    “嗯?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有古怪!”

    楚枫顺声迅地飞跃而去,很快就跃到前方五百米处的一开阔之地。

    四周杂草丛生,在炎日照射下,都弯着腰垂丧着气。

    就连春日里最活跃的虫子,此时也无精打采的都躲藏在阴暗之处趴着不愿出来。

    可就在此等炎热环境之下,楚枫看见杂草丛林前方一地势较开阔处有十来个男子围着一名女子。

    “开天宗,难道就只会以多欺少吗?”女子冷冷的说。

    哈哈哈!

    为首一人大笑几声,忽然一静,沉声说:“我开天宗自创立以来,一向就是以多欺少。怎么?紫姑娘你不知道?”

    “哼!无耻!”紫烟雨道。

    “废话少说。紫姑娘,看着家师和令尊有交情的份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

    为首那人说到这目光邪恶的上下打量着紫烟雨。

    “否则怎样?”紫烟雨冷冷的一问。

    “否则,我们师兄弟先女干后杀,再抢。紫姑娘,你觉得如何?”为首那人戏虐的说。

    “无耻!下流!”

    紫烟雨气的挥舞着短刀冲了过去。

    当!

    可惜短刀和长剑相比,毕竟天生就没有优势,更何况紫烟雨本就是一名弱女子,论力量,哪里会是男子的对手。

    短刀还没到,男子的长剑就已砍了过去。

    当的一声,紫烟雨的手臂一麻,短刀如脱缰的野马一般,飞向空中。

    砰!

    紫烟雨还没反应过来,男子就迅地飞跃过去一脚踹飞紫烟雨,砰的一声就跌落在地。

    咳咳咳咳!

    紫烟雨起身连咳数声,一双美目中有的只有憎意,狠狠的瞪着出手的那名男子。

    “怎么?想起来?紫烟雨,你没这个机会了。兄弟们,我先上,你们接着轮了她!”

    为首男子兴奋的叫唤的说。

    “大师兄,您快点,我们可都排着队呢!”

    “小六子,你急什么,都排好了,一个一个来。”

    为首的男子带着一份坏笑,一步一步的逼近紫烟雨。

    “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

    嗤!

    女子吓的不轻,话还没说完,朝她一步一步逼近的男子不知为何如没头的苍蝇似的忽然在自己面前倒了下去。

    顿时,剩下的男子全都一脸骇然,一时间忘记了搜寻到底是何人出的手。

    “十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

    “是谁?出来!”

    一名矮胖子男迅地爆喝。

    呼!

    话音方落,众人就见一道人影闪过,再次看清楚时,女子身边多了一名少年人。

    “刚才是你动的手?”矮胖子男子冷冷的问道。

    楚枫笑着说:“我说矮胖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一个弱女子,你们打也打了,羞辱也羞辱了,依我看,还是算了吧!”

    “放你麻痹的狗屁!师弟们,杀了他,为大师兄报仇!”

    矮胖子懒得同楚枫废话,直接下令要砍死楚枫。

    “唉!为什么你们就这么不懂事呢?算了!我还是代你们的师长调教调教你们下吧!”

    楚枫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我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居然说要调教我们,干死他!”

    “杀!”

    “杀!”.

    ……

    顿时十来人挥舞着长剑迅地围攻过来。

    就在这时——

    噌!

    忽然一道白光泛起,四周霎时好似起了一层白雾。

    “什么情况?怎么起雾了?”

    “不知啊!”

    “啊……”

    “师弟,啊……”

    ……

    三个呼吸功夫后,白雾才散去,再次恢复正常时,紫烟雨看见的却是地上躺下的十多具再也没有了呼吸的尸体。

    “他们……你……”

    紫烟雨好像从来就没有见过血一样,只是看了几眼,就再也承受不了地昏了过去。

    “你见不了血,还拿着一把刀满天下跑?真服了你!”

    楚枫摇了摇头扛起紫烟雨迅地离开了杂草丛生之地,朝峡谷那边走去。

    ……

    半个时辰后。

    有数十骑骏马风卷残云般赶到峡谷边。

    吁!

    “将军,为啥停下来?”一名士兵不明的问。

    将军的鼻子微微一动,嗅了嗅,双目迅地朝右边前方一望,拿着马鞭指着那边说:“有血腥味,过去看看!”

    “血腥味?是将军!”

    很快,数十人下马徒步走到杂草丛生那边。

    顿时就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来具尸体。

    “过去探探!”将军说。

    “是!”

    一名副将迅地走过去蹲下,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禀道:“将军,血还是热的,凶手估计还没走远。”

    “哦?我们赶到西洲第一客栈时,血也是热的。现在还是热的。看来,凶手就是我们要追的人。只是,他为什么一路大开杀戒呢?”将军皱起眉头略有不明。

    “将军,西洲客栈的人都是混战而亡,此处的人却是一剑封喉!”副将又禀道。

    “是吗?”将军这才慢慢走过去,将每一个死者的致命伤口扫了一眼,果不其然,每个人都是一剑封喉,一招致命。

    顿时,将军陷入了沉思之中,半会后沉吟道:“能有如此实力之人,其修为应该不在本将军之下。看来此行,有点棘手。走,我们速速追去,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城池,让当地派人协同我们一块缉拿要犯!”

    “是将军!”.

    话音方落,数十骑骏马扬起道道灰尘绝尘而去。

    不久,夜色降临,来福镇。

    夜色漫漫,繁星点缀,一缕银白色的月光倾洒下来,照射在楚枫身上,看上去仿如神仙降临凡间。

    只见他背上扛着还没醒过来的紫烟雨,快步的迈入来福镇。

    很快楚枫就来到一家名为百里香的客栈。

    还没进去,他就闻到了一股舒心的香味,仔细一品,仿如已到仙境,让人一天下来的疲劳之感,顿时全无。

    “客官,您来了,请进!”

    一名伙计连忙笑呵呵的迎了过来。

    楚枫笑着点了点头,扛着紫烟雨慢慢的迈入百里香客栈。

    刚跨一只腿,楚枫耳边就响起了叽叽喳喳的吵杂声。

    只是当他整个人全没入客栈时,原本嘈杂的声音陡然间消失不见,有的只是寂静!

    因为客栈内吃喝之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楚枫后背上的那名绝色美女身上。

    楚枫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和眸子里蕴含着的坏心思,径直走到柜台边:“老板,给我来一间上好的厢房,另外把你们店最好的酒菜全给我上上来!”

    “好的,客官您稍后!”老板笑呵呵的收了钱,吩咐小二引着楚枫朝楼上走去。

    嘘!

    “我靠,好美的姑娘,你们说那小子是拐来的,还是偷来的?”

    “应该不太像吧。少年人出手大方,一看就知道不是缺钱的主,哪里用的找拐卖,或偷?”

    “也是。不过我总觉得少年人腰上的东西很有灵性!”

    “腰中的东西?”

    数人闻言齐齐朝楚枫腰中望去。

    “以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来看,应该是把剑,而且还是一把绝世好剑!”一长胡子老头说。

    “绝世好剑?”

    另一人目光一凝,略有所思。

    就在这时——

    砰!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我喝多了,小兄弟,撞到你没有?”

    众人正在闲聊楚枫身上的剑时,楼上忽然有一名浑身补丁,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的中年男子,一时不慎,滚了下来。

    楚枫见此,右脚闪电般的向前一伸,拦住了正要滚到楼下的男子。

    “大叔,不能喝酒,还是少喝点的好!”

    “呵呵呵,小兄弟人真好!”

    说完,中年男子笑呵呵的主动让出一条小缝,示意楚枫上楼。

    “谢谢!”

    楚枫微微一笑,扛着紫烟雨一步一步的朝楼上走去,几步后就从中年男子身边经过。

    就在这时突变再起。

    刚才还朝楚枫说谢谢的中年男子倏地伸手抓向紫烟雨,楚枫身子迅地一闪,堪堪躲过中年男子的偷袭,

    哈哈哈!

    中年男子纵身一跃,人就已落在一楼大厅,哈哈大笑起来,手里多了一样长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