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将军

    更新时间:2016-09-07 13:38:27本章字数:3079字

    楚枫没想到酒醉的男子居然来了个声东击西之计,微微一笑:“大叔,那把剑可是不祥之物……”

    “不祥之物你还随身带着?我不信!”

    楚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酒醉男子打断。

    “嬉戏大陆,还没有我葫芦酒仙不敢碰的东西。”

    话音方落,客栈里一片哗然。

    “什么,他就是葫芦酒仙?怎么不太像啊?”

    “是啊,据闻葫芦酒仙英俊潇洒,号称嬉戏大陆三大美男子之一,怎么会长成这样?如真是,那可真是闻名不如一见啊!”

    “是啊,我说兄弟,你可别毁了我的偶像啊!”

    ……

    一时间,客栈内议论声起。

    有的惊诧,有的质疑,还有的在沉思,当然也还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心沉醉于客栈独有的香味中。

    只是这一切,楚枫都不关心,他现在只关心葫芦酒仙手中的那把轩辕剑。

    “大叔,我真没没骗你。你手中的那把剑,谁拿着,谁倒霉!”

    楚枫提醒一句。

    “切!你小子的意思是说只有你才有资格拿啰?”

    葫芦酒仙倒了一口酒后反问。

    “这……”

    噌!

    可惜楚枫的话还没出口,葫芦酒仙就已拔出了轩辕剑。

    剑出,白光闪现,霎时,客栈内升起了一层白雾。

    “什么情况?怎么起白雾了?”

    “好像和那把剑有关?”

    “剑?”

    顿时,客栈内的人齐齐看向葫芦酒仙。

    可他们看到的却是一脸惊愕,长大了嘴,瞪圆了眼的葫芦酒仙,再也没有了先前那般洒脱和淡定。

    “什么情况?葫芦酒仙怎么傻了?”

    “不知道啊!或许和那把剑有关吧!”

    “又是剑?难道那把剑真的非凡剑?”

    ……

    呼呼呼!

    话音方落,就有三人呈三角形飞向葫芦酒仙,伸出手抓向葫芦酒仙手中的那把剑。

    “大叔,小心!”

    楚枫其实很想拿回那把剑,只是他隐隐约约察觉到客栈内有几道气息不弱,于是他没有出手,可他还是没有忘记提醒葫芦酒仙要当心。

    咔!

    啊……

    “连我葫芦酒仙的东西也敢抢,找死!”

    嗤!

    霎时,就听见三声杀猪刀般的惨嚎声。

    声止,雾散,人现时,地上多了三具尸体,葫芦酒仙手上的那把剑也呈现在众人眼中。

    “那是……”

    “轩辕剑!”

    “什么?”

    “难道乱世又有降临了吗?”

    “管他乱世不乱世,抢剑,快!”

    “是师兄!”

    ……

    一时间,客栈内的大部分人疯了似的冲向了葫芦酒仙。

    “我去!不就是一把破剑吗?你们要不要这么拼命?”

    “破剑?葫芦酒仙,你忽悠我是吧?真是破剑,你把他给我!”

    “这……”

    “怎么,不想给?诸位,杀了葫芦酒仙,我们再商议剑归谁如何?”

    “好!”

    “杀!”

    当当当!

    霎时,拳风阵阵,刀剑相交,客栈内一片混乱。

    炷香功夫后,忽然一声啊的声音响起,客栈内陡然间安静下来。

    楚枫等人定睛一望,见葫芦酒仙还站在那,不过身上已是伤痕累累,浑身沾满了猩红的血。

    至于他的四周,却全是躺着的尸体,无一个活口。

    从面色来看,有的不甘、有的不信、有的惊恐,还有的没有表情。

    咳咳咳!

    不知过了多久,葫芦酒仙连咳数声,这才划破了客栈的安静。

    只见他目光移到楚枫身上,喷出一道血柱,好不容易缓了一口气,才指着楚枫:“此剑,果真是不祥之……”

    砰!

    可惜葫芦酒仙的话还没说完,就再也没有力气说下去,砰的一声倒在了一具尸体上,至此,嬉戏大陆上的三大美男子已去一人,从此只剩下二人。

    楚枫叹了一口气:“我说了是不祥之物,你不信。现在你总算信了,可命却没了,有何用?”

    “不,有用。”

    “嗯?”

    楚枫顺声看去,这才发现东南角和东北角有两人一直没动。

    两人察觉到来自楚枫的目光,同时站起,走到葫芦酒仙身边,东南角那人从葫芦酒仙手里躲过轩辕剑,东北角那人却盯着楚枫不动。

    “你们也想要剑?”

    楚枫说。

    “小子,放下你背部的姑娘逃生去吧!否则,他们就是你的下场!”

    东南角那人冷冷的说。

    楚枫有点不明,微微一笑,道“你确定?”

    “小子,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东南角那人冷冷的说。

    “什么人?”

    楚枫笑着问。

    “开天宗!”

    “怎么又是开天宗?”楚枫嘴边的笑容忽然凝住,斜瞄了眼紫烟雨,见她依然昏迷不醒,略有所思。

    “要我放下可以,剑必须还给我!”

    “还给你?哈哈哈哈!小子,你吓傻了吧?兄弟,别和他废话了,直接剁了他得了!”

    东北角那人冷冷的说。

    “好!动手!”

    就在这时,客栈外忽然传来一声雷鸣般的爆喝声——

    “住手!”

    “嗯?”

    开天宗二人皱着眉头齐齐顺声望去,见门口不知何时多了数十名军人。

    其中为首一人,看其气势,实力应该不在自己二人之下。

    顿时,二人心生警惕,背靠背的靠在一起,不敢有丝毫大意。

    数十名军人以整齐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为首那将看也不看东南角和东北角二人,目光直指楼梯上的楚枫。

    “把画像拿来!”

    “是将军!”

    打开画像,为首那将仔细的对照半会,合拢画像,哈哈大笑几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话音方落,为首那将手指楚枫,冷冷道:“拿下他!”

    “是将军!”

    楚枫见此,眉头紧皱,一直笑呵呵的脸,此刻也笑意全无,看着步步紧逼的士兵,他一步一步的后退,看起来心有所怵。

    “你们还在磨蹭什么?还不快冲过去!”

    将军一声令下,他的副将一马当先,挥舞着一把长剑猛地冲过去。

    当!

    楚枫倏地一闪,副将砍偏,剑正好深入了木质楼梯中。

    “官,官爷,您……”

    啪!

    将军一巴掌甩飞老板,朝两人使出一个眼神,两士兵会意的把老板和店小二打晕,扔出了客栈。

    霎时,客栈内只剩下楚枫和紫烟雨,还有东南角、东北角二人。

    “嗯?”将军略有不满,双目直射向东南角、东北角二人,眸子中闪现出一道寒意:“开天宗的死人,我们今天已见过十来个了。你们两个若是不想成为死人,最好还是赶紧离去,否则,休怪我不给开天宗面子!”

    东南角和东北角二人虽不知将军到底在哪见过同门的尸体,不过眼下轩辕剑在手,回去后,宗门一定会大大有赏,自己两兄弟在宗门的地位也会直线上升。

    和荣华富贵相比,那些已死的同门也就算不了什么。

    于是二人朝将军呵呵的笑了几下,收起轩辕剑准备速速离去,以免夜长梦多。

    只是他们二人还没挪脚,楼上就传来——

    “他们手上有轩辕剑!”

    “咯咯咯!”

    东南角和东北角二人咬得牙齿咯咯作响,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杀了多嘴的楚枫。

    只是他们还没动,将军和士兵们的目光就转移到他们俩身上。

    “将,将军,您别听那小子胡说……”

    “拿出来看看!”

    “将,将……”

    “我说拿出来看看!”

    东南角挤出一丝笑容呵呵的想蒙混过关,只是将军并不吃他那一套,两次复述,要他把剑拿出来。

    东南角和东北角二人对视一眼,都知事到如今,想瞒也瞒不住了。

    一旦拿出来,当兵的肯定会逼着交出轩辕剑。

    若是不交,当兵的一定会大开杀戒。

    二人的眼神迅地相撞在一起,迅地做出了一个决定。

    “将,将军,您看!”

    东南角笑呵呵的慢慢抽出剑鞘里的轩辕剑。

    剑出,立马就泛出一道白光,跟着就起了白雾。

    “嗯?怎么起雾了?”将军一脸疑惑。

    咔!

    啊……

    “什么?大胆!杀了他们两!”

    话音方落,数十名士兵齐齐杀向东南角二人。

    当当当!

    火星四起,在朦朦胧胧的白雾中,隐约可见。

    只是白雾越来越弄,眨眼间,将军就看不清前方的情形。

    “不好,雾有毒!”

    将军刚反应过来,就听见白雾里发出一道道人临死前的惨嚎声。

    他的心此时莫名的忽然痛了一下。

    “怎么会痛?”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心痛,肯定有所提示。

    果不其然。

    他忽然间好似想到了什么,迅地朝楚枫那边望去,刚才还站在那的楚枫,不知何时早已消失不见。

    “该死的。中计了!兄弟们,快撤出来,追凶犯!”

    只是直到话音消散,将军也不见有一人出来。

    顿时,他朝后倏地踉跄数步,噌的一声拔出了腰中的佩剑,左右晃动,戒备着四周。

    这时白雾渐渐消散,慢慢的,将军看见白雾刚才笼罩之处,有的只有他的兄弟和东北角、东南角二人的尸体。

    他环视四周,还是没有发现楚枫和那名女子的影子,他的心更加紧绷起来。

    刹那间,客栈陷入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静得只能听见将军自己的重重的呼吸声。

    这种状态持续了炷香功夫,将军再也受不了安静的环境,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发汗的手挥舞着长剑,颤声的爆喝:“出来,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还在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