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被围

    更新时间:2016-09-09 13:40:46本章字数:3167字

    紫烟雨几日来一直被楚枫抗在肩膀上满世界跑,早已对楚枫心生了一道爱慕之心。

    此时听楚枫这么一说,她也不好再多隐瞒,只好说出了实情。

    原来她家位于中洲和西洲交界处。

    父亲在当地小有名气,年轻时云游大陆时,和中洲的开天宗现任宗主相识,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二人一块闯荡大陆,屡经生死之劫,成了患难之交,感情可以说好的不得了。

    三年后,紫烟雨的父亲回到了老家,开天宗宗主回到宗门继任宗主之位。

    又十年后,紫家有了一子一女,子,是紫烟雨的哥哥,女当然就是她本人。俗话说一子一女凑成一个好字,双喜临门。

    因此,紫家在外人看起来非常幸福。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只是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

    幸福美满的生活,直到一天开天宗宗主的到来,忽然终止!

    多年不见,老朋友到来,紫烟雨的父亲当然是欢迎至极,热情周到。

    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来招待朋友。

    起初二人谈的很开心,聊着以前快意恩仇的美好日子。

    只是一切都在午夜之时,在紫家人全都进入梦乡时发生了剧变。

    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吧,紫烟雨半夜时尿急,去茅厕应急时,她忽然听见黑暗中燃起了数十道火光。

    当时她以为只是路人,并没有在意,嘘嘘的应急。

    只是就在那时,她听见屋子里传来喊杀声和惨叫声。

    由此,才知道刚才出现的数十道火光不是路人,是来索命的魔鬼。

    她再也顾不上嘘嘘嘘应急,连忙提起裤子,想进屋子去帮忙。

    只是她才跑出茅厕,就砰见了正在搜寻她的人。

    她起初以为那些人只是父亲年轻时的仇家。

    可当开天宗宗主从屋子里走出来时,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开天宗宗主搞的鬼。

    她当时不明白开天宗宗主为啥要那么做。

    开天宗宗主可能觉得她已无路可逃,说出了实情。

    原来她父亲和开天宗宗主年少时曾进过一座古墓,从里面得到了两本修炼秘籍。可要想修炼秘籍上的本领,必须静心修炼。

    于是二人方才放弃继续闯荡大陆的计划,分手回到各自的地方。

    若干年后,二人都学有所成,功力突飞猛进。

    紫烟雨的父亲因有了家室,放弃了修炼有成后,继续游戏大陆的打算,一心一意的在家陪他的妻儿。

    可开天宗宗主却没有放弃。

    他不只没有放弃,野心还因功力的精进得到了扩张。

    为了能够达到更高的境界,开天宗宗主忽然响起了他的好兄弟,也就是紫烟雨的父亲。

    由此开天宗宗主有了一个毒辣的计划。

    计划就是用兄弟之情骗取紫烟雨父亲的信任,乘紫烟雨父亲没有防备时,杀他个措手不及,并用紫烟雨和他哥哥的性命威胁她父亲,交出那本秘籍。

    只是开天宗宗主的计划虽成功,却也失算了一点。

    那就是紫烟雨父亲的嘴很硬,无论开天宗宗主怎么威胁,紫烟雨父亲都不愿意说出来。

    开天宗宗主一气之下,杀死了紫烟雨的母亲。

    可紫烟雨的父亲看见倒在血泊中的妻子,脸上虽写满了伤痛,却还是不愿意交出秘籍。

    开天宗宗主接着又杀死了紫烟雨的哥哥。

    然,不知为何,即便如此,紫烟雨的父亲还是不愿意交出秘籍。

    至此,开天宗宗主觉得再逼问下去也没用,只好亲自动手杀了紫烟雨的父亲。

    然,开天宗宗主知道紫家还有一个人没死,那人当然就是紫烟雨。

    为此,派人一边搜寻紫烟雨,一边翻找紫家屋子。

    只是屋子内翻了半天,啥都没有,至于紫烟雨却是自投罗网。

    开天宗宗主说完一切后,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可他没想到黑暗中忽然有一颗石头偷袭,一时间措手不及。给了紫烟雨一个逃脱的机会。

    紫烟雨也不傻,加上多年来父亲的教导,她在修炼上也下了一定的苦功夫,对付开天宗宗主带来的弟子,搓搓有余。

    经过一番艰苦厮杀搏斗,紫烟雨总算杀出了重围,逃了出去。

    可事情并没有因此而远远结束。

    因为开天宗责令所有弟子追杀她。

    双方一路厮杀,直到出了峡谷,那时的紫烟雨已成强弩之末,为了活命,凭着一口气,硬撑着。只要开天宗的弟子出手,她知道她再也睁不开眼了。

    可她运气很好,正当她虚张声势,拖延时间时,楚枫正好出现,一招之下,将开天宗的弟子全部干掉。

    至此,她才松了一口气。

    也因楚枫而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听完紫烟雨的讲述,楚枫总算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笑了下,说:“算了,看在你家破人亡的份上……”

    “你说什么?”

    楚枫话还没说完,紫烟雨就撅起了樱嘴不满,楚枫恍然他说错了嘴,连忙挥手道:“口误,口误,我不是咒你……”

    紫烟雨哼了一声,没有搭理楚枫。

    楚枫觉得无趣,耸了耸肩,准备和紫烟雨分道扬镳,各走一边。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吹打得四周的竹林哗啦哗啦作响,

    树林中有风,本就正常。

    紫烟雨一点也没在意,可对于出生大漠,从小就受到地狱般训练的楚枫来说,却觉得突然而来的风,带有一丝异样!

    再加上现在正处盛夏,林中虽说竹林成荫,可袭来的风中隐隐约约却夹杂着一丝冷意,让楚枫未免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诡异。

    嘘!

    楚枫立刻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迅地感应起附近的动静。

    “你咋拉?”

    “姑娘当心!”

    话音未落,楚枫就已扑倒了紫烟雨。

    紫烟雨气得还没发怒,她就看见她刚才坐着的地方忽然出现几支暗器!

    “这……”

    “嘘!”

    楚枫抱着紫烟雨朝一侧又连续翻了几个滚。

    嗤嗤嗤!

    空中忽然又落下几支暗器,正好落中了二人所滚之处。

    “好险!”

    紫烟雨此时方才明白了楚枫为何要扑倒自己,敢情他感应到了杀气。

    可杀气来自何处?

    难道是开天宗?

    可开天宗不是用剑吗?

    什么时候开始用暗器这种旁门左道的东西了呢?

    若不是开天宗,又会是谁?

    几个呼吸的功夫,紫烟雨就已想了许多许多。

    “傻想什么?快闪!”

    话音未落,楚枫抱着紫烟雨又纵身一跃,躲过了又一轮暗器的偷袭,

    只是这一切还没结束。

    隐藏在暗处的人,好似早已摸透了楚枫二人的想法。

    暗器刚刚落地,竹林周围,接着又有无数暗器,以用撒渔网的形势,从四面八方,向两人刺来。

    不过这一次,却不仅仅只有暗器,还多了数十把斧头,带着冷冷的白色光芒,打着旋儿朝楚枫二人飞斩过来。

    噌!

    楚枫再也不隐藏身手,迅地拔出腰中的那把令天下人都为之疯狂的轩辕剑,霎时,白光泛起,竹林中升起了一道白雾。

    剑出,雾起,白色光芒刹那间将整片竹林笼罩。

    铿!

    声起,器落,楚枫乘此轻轻点地,乘斧头还没到来之际,抱着紫烟雨朝一侧一扭,这时斧头刚好来到,只差那么一点,堪堪从楚枫二人身边划过。

    当!

    斧头纷纷落地,隐藏在暗处之人的阴谋再次落空。

    而此时,楚枫和紫烟雨已稳稳的立住,全神戒备的观察着竹林四周的形势,以防再有暗器袭来。

    见此,隐藏在暗处之人明白单单凭暗器,是不可能杀死楚枫二人的。

    呼的一声!

    有八个身穿青色长衣的男子凭空出现,每一个人手中都持着一把泛着白光的斧头,那些斧头看上去和刚才偷袭的斧头一样,一看就知是同一批人。

    唰!

    八名长衣男子缓缓的落在地上,目光中带着一道寒气,死死地盯着楚枫二人,以防楚枫二人逃离竹林。

    楚枫和紫烟雨嘀咕了几句,正要动手,倏然,身后又传来一阵阵沙沙作响的声音。

    呼!

    又有八名同样的男子凭空出现,缓缓的落在地上,也目露寒意的注视着楚枫二人。

    “看起来应该是青天宗的人。”紫烟雨说。

    “哦?走了一个开天宗,又来一个青天宗,姑娘,看来你的麻烦可真少啊!”

    楚枫逗着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赶紧干掉他们跑路吧!”

    紫烟雨一脸严肃的说。

    只是这时,楚枫二人又感觉到有三道冷风袭来,他俩的警惕心迅地又提高了一分,不敢有丝毫懈怠。

    果不其然。

    竹林某处忽然传来三道渗人的冷笑,那笑声如地狱里的厉鬼,不甘离开时间,不只怨气很重,声音听上去也冰凉冰凉,若是一般人,估计早就被吓晕在地。

    “嘿嘿嘿,难怪你们两个小娃娃可以屡次逃出天下人的追缉,原来拥有一身不弱的境界,只是可惜你们今天遇见的是我们三人,所以,嘿嘿嘿,两个小娃娃,你们还是乖乖的交出手中的轩辕剑,赶紧逃命去吧!”

    “轩辕剑?”

    楚枫二人同时惊呼。

    “看来不是我的麻烦多,而是你!”

    紫烟雨反过来逗着楚枫。

    “咳咳咳!我错了还不行吗?”

    楚枫尴尬的说。

    “算了,这次我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他们交给你了!”

    “啊?就我一个?”

    楚枫惊愕。

    “怎么?你不愿意?”

    “这……,好吧,我愿意!”

    楚枫服软的说。

    “呃?都这个时候了,你们两个娃娃还有心情调情?有趣,有趣!”

    “闭嘴!”

    楚枫和紫烟雨同时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