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鸳鸯戏水

    更新时间:2016-09-11 10:57:37本章字数:3126字

    守城护卫眼睛一瞄,连忙说:“好像见过!”

    黑男有点不悦,喝道:“见过就见过,没见过就没见过,何来好像见过之说?你到底见过没有?”

    “见过!”

    “那还不快说他们去哪了?”

    “好像往药铺街那边去了吧!”

    “你,赶紧去通知城主,让他下令封锁全城,你们守着西门,只许进,不许出,听明白了吗?”

    黑男一一指着几名守城护卫吩咐道。

    “是大人!”

    顿时,一名守城护卫迅地去通知城主。

    一黑一白两点迅地上马,飞速奔向药铺街。

    一路所行,快马扬鞭,尘土飞扬,引得街道两边的人,都纷纷伸出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看那一黑一白二人的去向,好像是去药铺街啊?”

    “药铺街?还真是。大热天的,看他们俩的样子好像没伤啊,怎么赶得这么急?”

    “急?药铺街?难道他们俩找的那两人?”

    “哪两人?你说的到底是谁?”

    “你难道忘了先前有一少女和一少年?”

    “对呀。仔细想起来,那少女好像在哪见过?哦对了,开天宗不就在追杀她吗?”

    “开天宗?那那个少年人是?”

    “轩辕剑!”

    “快!”

    “什么?轩辕剑出现了?”

    ……

    顿时酒楼内耳尖的人纷纷跃下楼,朝药铺街那边追去。

    很快,原本稀少的大街上就已人满为患,挤得水泄不通,守城护卫听说,连忙调人过来维护秩序,只是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主,哪里会把小小的守城护卫放在眼里。

    压根就不理睬守城护卫的劝告,一窝蜂的朝药铺街奔去,真怕去晚一步,就会错失了一个可以成为大陆霸主的机会。

    ……

    “城主府。

    “什么?南王府来人了?”

    城主蓦地站起略有一惊。

    “是的大人。”

    守城护卫说。

    “既然能够惊动南王的人亲自追捕,看来那少女和少年的身份绝不简单。快传令下去发,封锁全城,快!”

    城主连忙吩咐道。

    “是城主!”

    守城护卫正要离去,这时后边忽然传来一道——

    “报----”

    声音还没落下,一个城主府守卫就已慌忙跑了进来。

    “何事如此慌张?”

    城主府脸色不悦。

    “启禀大人,城中的各门各派高手都涌向药铺街,城中的护卫兄弟们人力吃紧,请大人速速调兵前往维护秩序!”

    城主府守卫禀道。

    “药铺街?”城主府好似想到了什么,盯着守城护卫,说:“你刚才说南王府的人也去了药铺街?”

    “是!”

    “坏了,一帮刁民,快,传我之令,速速调兵阻止那帮刁民,不许打扰了南王府的人办事!”

    城主慌忙下令。

    “是大人!”

    ……

    看着楼下兴奋的人们,听着他们口中说出的话,紫烟雨的心紧张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看那些人的样子,我们暴露了。可楚枫的伤害没有好,怎么办?怎么办?”

    紫烟雨心急如焚,在房间里来回走来走去,一点法子也没有。

    她很想悄悄的带着楚枫从后门离开。

    可楚枫现在中了剧毒,昏迷不醒,万一被人发现,那可就糟了。

    紫烟雨走的越来越急,房间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楚枫那边的药材味也一点不差。

    ……

    寻遍整条药材街,一黑一白两点总算凑齐了楚枫抓的全部药材,拿到一家医馆找一名大夫一问,才知楚枫所抓之药,是用来疗毒伤的。

    出了医馆,一黑一白才发现不知何时,医馆前的街道两旁都挤满了各门各派的人。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一黑一白并没有表明身份,迅地离去。

    那些人也不主动挑事,一窝蜂的挤进医馆,想打听一黑一白到底问了些啥问题。

    “大哥,满城尽是江湖人物,咋办?”

    女子问道。

    黑男淡淡一笑:“放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让他们先探探路,我们在后面坐等渔翁之利就是了!”

    “还是大哥想的周到!不过我们出来这么久了,另外两家的人,却始终没有动静,小妹担心……”

    女子又说。

    “五妹放心,有我在,他们两家只会空手而归!”

    黑男目光一凝,自信满满的说。

    “大哥说的话,小妹我从来就深信不疑。”话音方落,女子的鼻子忽然一动,道:“大哥,你闻到什么没有?”

    黑男点了点头:“药材味!”

    “莫非……”

    嘘!

    “不要惊动了他。”

    黑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明白!”

    迅地,一黑一白二人迅地离开了药材味很浓的地方,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继续朝来时的路走去。

    “好险。幸亏他们没有发现。不然,就遭了。楚枫啊,楚枫,你到底啥时候能够醒来啊!”

    看着楼下离去的一黑一白,紫烟雨抚了下胸膛直言直语的说。

    只是她高兴的太早了点,刚松了一口气,窗外就传来一道:“快进客栈,那小子就在上面!”

    “真的是药材味?快上去,决不能让那小子跑了!”

    “哈哈哈,轩辕剑,老子找了你好久了,今天终于要如愿以偿了!”

    ……

    声声入耳,听得刚刚庆幸侥幸逃过一劫的紫烟雨脸色陡然一变。

    “不好,还是暴露了。”

    咻!

    紫烟雨连忙转身如箭一般的冲到楚枫面前,迅地扶起楚枫,准备逃走。

    啊……

    砰!

    由于刚才太急,紫烟雨一时间忘记了楚枫没穿衣服,嗖的一放手,楚枫立马又倒在了浴盆中,顿时溅起一道道水花。

    “咋办?”

    紫烟雨前一秒钟还在犹豫着该咋办,下一秒就拿起地上的属于楚枫的衣服,顾不上男女有别,立刻扶起楚枫,准备逃去。

    砰!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踢开,撞击到墙上,响起了一道撞击声。

    啊……

    紫烟雨以为又人追杀上来,吓得一时没站稳,栽倒在浴盆中,而楚枫由于处于昏迷之中,没了人扶持,也跟着倒在了浴盆中,不偏不倚,正好压在了紫烟雨的身上。

    “你个大坏人,起身,起身啦!”

    啦字方出,外面就响起一道轰隆隆的唏嘘声。

    哇……

    “你们,好有雅兴。”

    顿时,房间寂静无声,所有冲进来的人一时间都被眼前香艳的一幕吸引住,忘记了闯进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与此同时,房间里的男女主角,也安静得不能再安静。

    楚枫昏迷不醒,也就罢了。

    紫烟雨看见头顶上正望着她和楚枫的人,羞愧的满脸通红,一道女儿羞涩的模样尽显而出,尴尬的立马拉住楚枫,遮住了她的脸,不敢再见人。

    “哈哈哈哈哈。我说小姑娘,你们俩做都做了,你还怕什么羞啊?怎么样?被破的滋味如何?一定很爽吧?”

    一名壮汉戏虐的说。

    “什么?被破?你什么说什么?什么被破的滋味。本姑娘要杀了你!”

    冲!

    紫烟雨气得再也躲不过去,立马推开楚枫,从水中嗖的冲起。

    嗤!

    那名哈哈嘲笑的大汉躲闪不及,喉咙上多了一道血色印记,呼吸上带来的紧张感,让他连忙捂着他的喉咙,可惜一切太迟,只过了三秒,就倒在了地上,成为了今天冲进房间,第一个死去的人。

    顿时,房间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被突然而来的一幕给镇住。

    不过这片安静只持续了两秒不到,就有人回神过来,扑向紫烟雨。

    这时紫烟雨方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身子一闪。

    噗!

    率先扑来的那人速度太快,一时没有收住,噗的一声头栽进浴盆。

    “救命啊……”

    咔擦!

    浴盆里响起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就见栽进浴盆的人飞向天空,呈抛物线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嘭!

    “哎哟!狗日的,你死就死了,撞我干嘛!”

    栽进浴盆的人忽然落地,压倒了守候在门口的一大片人,顿时,叫骂声响起,守候在外面的人再也等不及要冲进里。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泛起,跟着,房间里有白雾生起。

    “什么情况?哪来的白雾?”

    “不好,雾有毒,大伙开撤!”

    ……

    霎时,过道、走廊、楼梯里乱成一团,挤成一团,由于人数太多,有的人纷纷跳下酒楼,还有的却成了慌乱中的牺牲品。

    一时间,原本插翅难飞的棋局,就此破除。

    咳咳咳!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我穿衣走人!”

    先前的一幕,紫烟雨整个人蒙住。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浴盆里发生了什么。

    忽然她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后,她好似想到了什么,迅地转身。

    “啊……你……你……下流!”

    紫烟雨连忙捂着眼睛惊叫。

    “你要是不想死在这里,就赶紧给我穿衣扶着我逃离此地。”

    楚枫无语的又咳几声提醒道。

    “这……”

    紫烟雨总算恍然二人的现在处于什么环境,再也顾不上楚枫的裆部那玩意有多大,慌忙慌脚的拿起楚枫的衣服胡乱套在楚枫身上,迅地扶着楚枫跨出浴盆,准备从窗户边逃去。

    就在这时,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好一出鸳鸯戏水戏。妙,妙,真妙啊。可惜女的穿着衣服,不然,这出鸳鸯戏水戏就更好看了!”

    “什么?是谁?给本姑娘滚出来!”

    “出来,就出来!”

    呼的一声,屋顶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大洞,强烈的光线照了进来,刺得楚枫和紫烟雨二人连忙遮住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