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北王来人

    更新时间:2016-09-12 10:58:30本章字数:3187字

    呼!

    一道风吹过,消失无感时,楚枫和紫烟雨面前多了一位长发飘飘,修着一对月亮般的眉毛,一双眸子中有的只是魅惑别无其他,就连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红色,显得很花俏。

    正因如此,方才令楚枫和紫烟雨二人感到颇为诡异。

    因为眼前的人明明是男子,可从上到下却是一副女人的打扮,这让他们俩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果然。

    楚枫和紫烟雨正琢磨着哪里不太对劲,从屋顶落下的男子忽然开口:“两位雅兴这么高,何不移步我玄机门继续呢?”

    此话一出,楚枫和紫烟雨立马浑身鸡皮疙瘩顿起,跟着就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指着陌生男子说:“你,你,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男子正要说什么,门外忽然又响起一道哈哈大笑的声音,声音很大,仔细一听可以辨别出声音中夹杂着一份嘲笑。

    果不其然。

    陌生男子闻言原本如女子一般的的脸蛋儿,陡然化为灰色。

    “盛源,又是你?你怎么像个跟屁虫一样,一直追着我不放?”

    “我追你?呸呸呸!”

    话音音未落,就有三道影子从窗外跃了进来,彻底堵住了楚枫和紫烟雨的逃路。

    “东方不败,我就算是去追街边的女乞丐,也不会追你这个死人妖!”

    “可恶。我最恨人说我是人妖。找死!”

    死字方落,东方不败就已化拳为爪,一脸狰狞的抓向盛源。

    砰!

    盛源的招式很简单,直接一拳轰去,瞬间轰的一声,二人就迅地分开,谁也没有奈何了谁。

    “东方不败,别以为你是玄机门最杰出的弟子,我就不敢杀你。识趣的,赶紧离去。否则,别怪我大开杀戒!”

    盛源刚稳住身子就冷言威胁。

    “哈哈哈!卧操!盛源,你什么时候也配和我玄机门的圣子相提并论了?”

    “什么?”

    盛源和他身边的两人脸色刚变,屋顶上又缓缓落下一人,只见他生得人高马大,可相貌却是奇丑无比,左边的脸,好似被人像剁肉一般剁过,乱成一团,右边那脸,却比东方不败还要俊俏,当真是卧操!

    “他怎么长成那样?我艹!”

    楚枫翻了下胃,想吐,却又不好意思吐出来,只好发了一句牢骚。

    可他没想到他的话刚说完,奇丑无比之人却朝他投来一道笑意,道:“小兄弟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啥名?”楚枫听得云里雾里的。

    “卧操啊!”

    “卧操?我干!你真叼!”

    楚枫这时方才明白奇丑无比的男子为啥会那么说了,连忙伸出了大拇指赞了一下。

    “多谢小兄弟的点赞。就凭这点,小兄弟只需留下轩辕剑,我们玄机门可以保证你安然离开甘城!”

    卧操满意的说。

    “这……”

    楚枫瞥了眼身边的开天宗三人,意思不明而喻,显然是要卧操和东方不败二人帮他们俩赶走开天宗的盛源三人。

    卧操微微一笑,朝东方不败点了点头,二人很有默契的风卷残云般的朝盛源三人席卷而去。

    “蠢货。二位师弟,杀了死人妖和丑八怪!”

    “是师兄!”

    顿时,客栈房间内狂风掀起,打斗声连绵不绝。

    也不知打了多久,忽然轰的一声,房间四壁再也承受不住五人的散发出来的气浪立即爆炸开来。

    “啊……楚枫,当心……”

    “不用管我,快逃!”说完楚枫就把手中的轩辕剑抛给了紫烟雨。

    紫烟雨深深的看了眼楚枫,迅地朝某个方向逃去。

    很快,楚枫就要跌落在地,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他的身子没有继续往下掉落,反而还在朝空中上升,心中疑惑顿生,测过头一看,见不知何时东方不败已抱紧了他。

    他知道小命已保住。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推着东方不败:“放开我,快放开我,死人妖!”

    “什么?”东方不败脸色一沉,果真放开了楚枫。

    嘭!

    顿时楚枫觉得浑身的骨头好似散架,疼的不能再疼。

    “你……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不是你要我放的吗?”

    “你……”

    楚枫气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人家东方不败说的确实是事实,他无言反击。

    “行了,说吧,你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历?”

    东方不败问道。

    “她?紫烟雨?你什么意思?”

    楚枫有点不明。

    就在这时,楚枫耳边又响起了另外一道熟悉的声音:“那丫头拿走了轩辕剑,你说东方不败是什么意思?”

    “拿走了轩辕剑?轩辕剑不是我给她的么?什么意思?难道?”

    楚枫迅地琢磨了半会,才知自己一定中了紫烟雨的诡计。

    连忙爬起将紫烟雨的来历说了出来。

    话音方落,东方不败和卧操二人就皱起了眉头,而且皱的越来越紧。

    “怎么啦?难道我说的不对?”

    楚枫看出了些什么问道。

    “你被骗了。盛源三兄弟的境界,和我们哥俩不分上下。刚才我们五人大战,只能打成平手。可我们俩没想到那丫头忽然出手,而且她的力量比我们俩兄弟加起来还要强。或许是顾忌到城中现在觊觎轩辕剑的人太多,她只是击败我们俩后,就和盛源三兄弟一块离开!”

    东方不败慢慢的说道。

    直到此时楚枫才明白从头到尾,其实都是紫烟雨布下的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夺走他身边的轩辕剑。

    为了轩辕剑,紫烟雨不惜牺牲数十名开天宗的弟子,可见她的心是多么的毒辣。

    然,还有一个疑虑让楚枫颇为不明。

    “照你们的意思,她是开天宗的人?可当我中毒时,她为何不乘机直接拿走轩辕剑,非得等到入城后,才动手呢?”

    东方不败和卧操同时耸耸肩,道:“你问我们,我们问谁?总之,你中了那丫头的诡计。算了,看你的样子,一定不知道那丫头是什么来历。师兄,我们去开天宗!”

    “好!”

    话音方落,就见两道人影划过天际,瞬息间就已消失不见。

    楚枫环视四周,发现不知何时,原本拥挤的街道早已空无人影,此时他明白那些人一定都已去追紫烟雨。

    “紫烟雨?你好毒的心。不管你逃到哪里,我誓必抓你问个清楚!”

    咳咳咳!

    楚枫连咳几声,扫了眼四周,朝某处一步一步走去。

    这时远处某角落。

    “大哥,要不要做了那小子?”

    白点女人说。

    黑男右手一扬,道:“暂时不必。一切等轩辕剑有着落了再说!”

    白点女人明白黑男是在怀疑楚枫一定还有故事,另有隐情,不想打草惊蛇,会意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黑男最后一次略有深意的看了眼离去的楚枫背影,迅地上马:“走,去看看轩辕剑到底花落谁家?”

    “嗯!”

    ……

    半个时辰后,甘城城北某座山前。

    紫烟雨得到轩辕剑后,和盛源三兄弟迅地离开客栈,本以为可以顺利逃脱。

    可她们四人没想到她们跑了多远,城内的那些门派的人就追了多远,好像死癞皮狗一样,不管怎么摆脱,也摆脱不了。

    这都不说,她们四人还数次和其他门派的人交上了手。

    经过几次的交手,除了紫烟雨外,盛源三兄弟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好在三人的都已达地级巅峰之境,一点小伤还不足以让他们致命。

    唯一麻烦的是,眼下她们四人已进入了一个绝地,三面环山,唯有前面是开阔的平原。若不能逃出甘城,那等待她们四人的只有地府的黑白无常勾命了。

    “哈哈哈,盛源,你们三兄弟不是挺能跑的吗?怎么不跑了?”

    紫烟雨四人刚停住脚步,身后就传来一道嘲讽声。

    盛源四人同时回头一望,见来人正是青天宗三绝,绝红,绝绿和绝黄。

    “绝家三兄弟?”

    “对,正是我们!”

    话音未落,绝家三兄弟就已飘落在四人面前。

    “紫烟雨, 没想到你竟然会是开天宗的人。你们开天宗可真是好手段。”

    绝红冷冷的说。

    “哼!绝红,你们只有三人,我们有四人,你觉得你们可以拿走轩辕剑吗?”

    “他们或许拿不走,若是再加上我们两个呢?”

    盛源的话刚说完,空中又响起了一道凌厉的声音。

    七人同时循声一望,见前方飘来一个身穿花衣的和尚,和一个拿着扇子的白面书生。

    “你们是……”

    紫烟雨七人同时一问。

    “北王府鲁人参。”

    “北王府俊歌!”

    “什么?北王府?”

    紫烟雨七人闻言顿时一惊。因为她们千算万算,压根就没算到远在中洲城的北王府也来了人。

    当今国王有五子一女。

    北王就是其中一子。

    据说国王年轻时曾游览北边边境,有一次在草原中偶遇一倾国倾城的的北方女子,当夜就宠幸了那名女子,来年,就生下了北王。

    只是那名女子生下北王后不到三个月,就生了一场怪病,很快就撒手而去,国王为了纪念那名女子封女子之子为北王。

    北王从小就很聪明。

    传闻他在十三岁时,就已修炼到天级之境,如今已过去十五年,他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整个大陆,估计只有国王和宫中的几位老怪物知道。

    而更加令人生畏的是,北王在府中招贤纳士,广交大陆奇能异士,来者不拒,如今已成为了和南王可以抗衡的唯一一支势力。

    现在,北王麾下两名战将忽然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紫烟雨七人瞬间就已明白。

    只是辛辛苦苦布下一局,才夺来的轩辕剑,难道就真的要这样拱手让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