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南王

    更新时间:2016-09-15 11:22:08本章字数:3078字

    眼看卧操就要扑过来,四周已无路可逃。

    或许是人在绝境中往往能够想出求生的本能吧。

    紫烟雨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楚枫当初背着她在百里香客栈的画面。

    当时自称酒仙的人用计,从楚枫身上拿走了轩辕剑。

    由此,引发了争夺轩辕剑的混战。

    最终楚枫和她得以顺利逃脱。

    此时的局面,不也和那时一样吗?

    “小姑娘,别害怕,我保证会让你爽翻天的!”

    倏然一道臭味飘来,一道无耻的话在耳边响起。

    紫烟雨总算做出了决定,大喝一声:“天上的人,轩辕剑拿去!”

    “什么?”

    东方不败和正企图破掉紫烟雨身子的卧操脸色顿变。

    他们俩千算万算没算到身为开天宗圣女的紫烟雨,为了活命,竟会放弃轩辕剑。

    这有点不符合常理啊。

    各大门派,但凡圣子圣女都有一个不成名的规矩。

    只要被选中,在执行门派任务中,就算是死,也不能丢尽门派的脸。

    否则即使活下来,门派也会全力追杀,将其驱逐出去。

    眼下紫烟雨奉命下山夺取轩辕剑,牺牲了那么多人,好不容易拿到轩辕剑,她居然会果断舍弃。

    尼玛难道就不知道就算现在能活下去,也挨不过门派的追杀么?

    更何况放弃的还是轩辕剑!

    东方不败和卧操脸色大变,倏地一愣。

    可天上正在打斗的六人却都是眼中大方精芒。立即停止战斗,纷纷飞向轩辕剑,想抓到轩辕剑,成为门派的功臣。

    “我艹!不好!抢轩辕剑!”

    东方不败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即喝醒了卧操。

    顿时,二人腾地跃起,飞向空中,也抓向轩辕剑。

    瞬息间,六人再次大战在一起,谁也不许对方拿到轩辕剑。

    “好险!好险!”

    紫烟雨抚了下胸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乘六人混战之际,迅地没入左侧的密林中。

    砰!

    只是紫烟雨刚进去,就如飞出去的炮弹一样,飞了出来。

    嘭!

    “是谁?”

    紫烟雨缓过气来,迅地爬起,盯着左侧密林中说。

    啪啪啪!

    “不错。为了活命,连轩辕剑都可以放弃。”

    “你到底是谁?”

    紫烟雨的脸色陡然一沉,直觉告诉他说话之人危险系度很高,警戒之心陡然上升。

    这时,密林中才缓缓走出一浑身上下全是黑色的男子。

    “你是……”

    紫烟雨迅地朝右侧退了数步。

    倏地,她发觉自己的身子不知为何动弹不了,迅地转过头一望,见身后不知何时忽然间多了一个浑身上下全是白色的女子。

    “你……你们……”

    “小姑娘猜的没错。我们兄妹就是黑白双煞!你今天能落在我们兄妹手中,也算是你的造化。五妹,杀了她!”

    “是大哥!”

    白女闻言,一双修长的白指甲忽然变长,长的如五把锋利的刀,就要插进紫烟雨的身子里。

    “不,救命……”

    “嗯?”

    空中大战的八人很有默契的陡然停止,齐齐朝下一瞄,同时一惊。

    “南王的人?”

    南王,当今国王陛下膝下第二子。

    和太子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

    唯一不同的是太子比他早半个时辰出生。

    正因如此,他只能屈居老二。

    也因此事,从小,他就不甘总是屈居第二。凡是太子能做到的,他也一定要做到。

    凡是太子要的东西,他也要得到。

    凡是太子没有的玩意,他更加要有。

    除此之外,他最令人闻之害怕的是他的两个爱好。

    一个就是玩女人。

    对于一个王子来说,位高权重,玩玩女人,也无可厚非,实属正常。

    可他玩女人却与他人不同。

    喜欢将一堆女人聚集在一块,让她们全都光着身子让他播种。

    若是播种不成功,一律杀掉。

    播种成功后,待生下孩子后,孩子之母也杀掉。

    这是其一,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收集各门各派的修炼秘籍。

    据闻,从他十岁开始,就下令王府家丁收集大陆上各大门派的修炼秘籍。

    凡是不上交的,一律灭其满门。

    起初,有几个小门派不愿意,他以十岁之龄,亲自率兵灭掉了那几个不愿上交的门派。

    为此,国外雷霆大怒。

    可二王子深受国外宠爱,吹了几次枕边风,国外念在他年纪尚小,也就饶恕了他。

    可令国王没想到的是二王子从此以后竟爱上了灭人满门。

    十一岁那年,为了逼一个中等门派交出秘籍,他再次亲率大军前往那中型门派所在地,啥也没说,调集当地驻军,合力将那中型门派灭掉,从中拉回了大量的修炼秘籍。

    他挺聪明,得到的财富有一半上交给王国,一半全分给了出力的将士,就连修炼秘籍,和修炼资源,他也分了一半出去。

    正因如此,他赢得了将士门的欢心。

    当国王要处置他时,十万大军齐齐跪在王宫城墙外请求国王饶了他一命。

    从那时候起,国王已知二王子已成气候。

    十一岁尚且如此,那成年之后,又将会有何种成就?

    考虑到这方面,国王再次饶了二王子,并封他为南王。

    拥有建立军队的权力,当然数额限制在十万之内。

    从此,二王子,也就是南王的大名传遍了整个大陆。

    所有人都知道二王子的品行。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太子日益感觉到他的位置岌岌可危。

    可根据王国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太子只能身居宫中,不许再外独立建府。

    一消一涨。

    太子虽名义上是太子,可手中无兵。

    南王仗着这点,屡次在朝中藐视太子,压根就没把太子放在眼中。

    按理说国王应该会制止南王,可不知为何,国王任由南王胡作非为。

    也不帮太子打压南王。

    长此以往,日子久了,南王的势力一日比一日强大。

    太子虽贵为储君,却只是一个光杆司令,在国事上处处要受南王的气。

    三年后,朝中大臣大部分都站在了南王那边。

    就连太子的亲舅舅也投靠了南王。

    一时间南王风头盖过了太子,在朝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太子那边却冷冷清清。

    不久,太子妃再也受不了冷清,郁闷而死,太子府中只剩下太子一人。

    太子伤心过度,只留下两名老仆和三名女仆,国王知道后也不关心,竟然真的准许了太子的做法。

    从那时候起,王国上下所有官员都以为南王将来会取代太子,继承国王的宝座。

    可令所有人都大出意外的是,七日后,国王在早朝中忽然宣布,说他在多年前曾宠幸过一个草原之女。

    那个女人给他生下一个儿子。

    由于是私生子,国王一直秘而不宣。

    只是暗地里养着。

    最近做梦,忽然梦到了那孩子的母亲。

    为此,国王宣布封那孩子为北王。

    王旨刚刚宣布,就有太监用那尖尖的嗓子传召北王上朝。

    于是乎,在满朝文武、还有太子和南王的注视下,北王款款走入大殿,接受了国王的赐封,正式建立王府,也可招纳府兵,限额也是十万。

    南王那时方知国王一直以来虽没有处罚他,其实心中一直都在防着他。

    从那一刻起,南王已知他的高调和疯狂,已让国王非常不满。

    可他的势力已大,国王又不好把他怎样,只好又封一王,和他抗衡,维持朝局平衡。

    果然,北王不负国王所望,短短数年就迅速成长为王国上下唯一一只可以与南王抗衡的势力。

    可即便如此,南王的母亲毕竟还在,北王的母亲却早已不在人间。

    因此,北王虽可以与南王叫板,在根基上却始终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为此,北王主动向太子示好,与太子结盟,让南王深深忌惮,不敢再对太子轻易嘲讽。

    从那时起,王国的局势才安稳下来。

    不过南王安静,并不代表着他的势力减弱,相反,有太子和北王虎视眈眈,他一日也不敢大意,势力也因此在悄悄壮大。

    一黑一白两兄妹就是今年来投靠南王的两名高手。

    “咯咯咯!北王的人也来了,大哥,看来今天,我们有得玩了!”

    白女笑着说。

    “嗯。五妹,先杀了紫烟雨,再来解决北王的人!”

    黑男吩咐道。

    “是大哥!”

    “可恶,黑白兄妹竟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俊哥,我去会会白柔。”鲁人参气得摸了摸他那光溜溜的头说。

    俊哥很潇洒的煽了下扇子,脸上浮出一抹笑容:“嗯。不过你要记住,前万不要伤了白柔妹妹的脸蛋。我还要和白柔妹妹热热炕头呢!”

    “放心,不就是不弄花她的脸么?我这就去将白柔擒来给你!”

    话音落下,鲁人参就迅地朝下飞扑过去,所过之处,立即刮起了一道浓浓的飓风,风力之大,足可以掀起一头壮牛。

    可见鲁人参是多么的怒!

    “莽夫一个,也敢擒我五妹?不知死活!”

    活字未出口,就见一道黑点飞了起来。

    再次出现时,就见黑点已化为黑男,一双黑手与一双巨手相击在一块,顿时掀起了滔天气浪。

    轰轰轰!

    爆炸声接连响起,余波呈弧线,朝四周扩散而去,二人各自朝后退撤了百米,才堪堪稳住身子。

    “没想到你个光头武夫,还有几分实力。”

    “哼。废话少说,再接我一招!”

    “如你所愿!”